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七十一课

《入菩萨行论》第七十一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在结束之前,我就向大家提示了这节课要讲的内容——对受害者自身的观察。一般来说,作害的因缘能够成熟,从受害者角度而言通常存在着三种过失一种是以往曾经伤害过他人;一种是自身存在的过失;再一种就是存在业力的过失。

 

通过这样概括地宣说,大家应该可以了知,成为受害者并非无缘无故。尽管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经常有无辜受害的感觉,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听到这样的结论,也许有人不服气,不过这是正常反应。希望大家带着这样的疑惑而愿闻其详。只要仔细地去听闻、客观地去思维,加之在生活当中去留意观察,我们就一定能够接受佛法的教义。佛法并没有故意倾向谁、故意批评谁,它是通过帮助众生了解缘由,从而能够远离痛苦乃至获得究竟的解脱。

 

下面我们进入颂词的学习,首先我们看第一个颂词:

 

       我昔于有情,曾作如是害,

       既曾伤有情,理应受此损。

 

颂词的意思是说,往昔对于有情我曾经作过如是的伤害,既然曾经伤害过有情,那么我理应受到如此的损害。

 

任何一个人不能否定,无始劫以来每个人都造下了无数的恶业,包括杀生、偷盗、妄语、邪淫等等,不言而喻,在造下这些恶业的过程中会有意无意地伤害到无数的众生。按照因果不虚的定律,这些果报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上对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深信。至于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到我们身上,作为凡夫我们无从知晓。但是因缘的演变准确而精细,不会有丝毫错乱,可以说,只要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或者事都是有因之果。

 

有的因是今生种下的,有的因则是前世种下的......今生的有些我们还可以回忆起来;但是前世的因,我们已经完全不记得。但是无论能否回忆起来,只要是曾经种下了因,在因缘和合的时候就一定会以果的形式显现出来。

  

大多数人通常有一种习惯,如果好事降临或者幸运降临的时候,人们更愿意相信是缘于自己曾经积累下的善因。但是如果是不幸的事情、被迫害的事情发生,往往就不那么情愿接受是自己的原因所导致的。尤其从当下那些似乎自己没有过失、无故受害的事件来看,难以接受是自己罪有应得

 

   站在世俗的角度,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从因果循环的角度,这是我们必须直面的客观事实。客观事实就是,因果于任何一位众生都是平等的,不会有不公,也不会有所偏袒,或者说,任何人、任何因素都不可能对这个客观规律有丝毫的影响。

 

那么,因果可不可以改变?当然可以改变。不过,如果想改变因果,真正能够做到的也只有每个人自己,并且前提是要诚心诚意地认同因果。然后在因还没有结出果之前,通过诚心诚意地忏悔去改变;而如果因缘已经成熟并结出了果,这时候也要先心悦诚服地接受现状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去做改变、去忏悔。

 

具体来说,一个完全接受因果的人在果报成熟的时候应该想到的是当下遭遇的痛苦,正是先前自己曾经带给他人的伤害,没有先前对他人的伤害,就不可能有今天的遭遇,所以必须接受,不能嗔恨,并且要忏悔。这是每一个人对待因果、对待伤害的正确态度

 

接下来在现实层面该如何去解决呢?持有正确的态度只会更利于事情的解决。即便事情一时还不能解决,也可以保持平和的状态,至少不会令这段因缘朝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就拿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个细节来说,假如你被别人无意间撞了一下,如果你先说了声“没关系”,这个时候对方多半会放松下来,往往也很愿意去表达他的歉意;但是如果第一时间你就暴怒了,而且大声地责怪……一般来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然,有时可能遇见修养比较好的,会不断地向你道歉。但大多数时候会怎么样?会激起一场比较激烈的争吵。可见,态度尤其是一个人的内心态度,往往会直接影响事情朝什么方向发展。

 

下面给大家讲一个公案,这个公案在《百业经》里面有记载。往昔印度梵施国王执政期间,有两位施主关系非常不和,其中一位施主贿赂了国王,从而得到了国王的庇护。于是他把另一位施主带到自己的家中,施以鞭打,打得那位施主浑身是伤。不止如此,他还狠毒地在他的伤口上撒满了毒砂,致使那位施主的身体溃烂不堪。

 

受害施主被接回家之后,家人四处求医,后来找到了一位医生医好了他的伤口。经过这样一番痛苦的遭遇,这位施主生起了大厌离心,于是他转到林中苦修,最后证得了独觉果位。他得到这样的果位之后,想起那位曾经加害自己的施主因为自己而造下了很大的恶业他想我应该去救度他。于是他来到了那位施主的家中,为了能够让那位施主生起信心,他就示现了种种神变。

 

这位施主被惊得五体投地,马上跪下来再三地向他忏悔,他说:“之前我造下了极大的恶业,现在我向您真诚地忏悔,请您救度我以及轮回当中的愚痴众生。”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心还有迫切的愿望,那位施主提出了请求,请求尊者留在自己的家中,然后接受他的供养。

 

这位尊者答应了他的请求,留在了他的家中。后来尊者圆寂。那位施主为尊者建造了遗塔,并且发愿:生生世世得以转生为富裕人家,不再做令佛不欢喜的事情,并且能够证得阿罗汉果位。除此之外,他还发愿,愿对尊者所做的损害之恶业不要成熟,一旦成熟则发心出家,在出家的一刹那可以清净一切恶业,呈现吉祥。

 

大家可以猜测一下,这位施主再转世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转生到了一位大施主家,家中非常富裕。父母视他为掌上明珠,他也非常聪慧,通过学习很快就掌握了世间的各种学问。可是他生了一种奇怪的病,刚开始身上长满小疱,后来逐渐溃烂、化脓流血,而且还散发着比较浓烈的臭气。父母为他四处寻医,但是没有人能够医好这种奇怪的病。

 

再后来,父母相继去世,他只能自己料理家事。可是做什么都不顺利,无论是经商还是其他行业。直至最后,有人引荐他,带他去见世尊佛陀。起初他有些灰心,因为身体的状况,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有出家修行的机会。但他还是禁不住地想,如果能够出家修行追随佛陀应该是多么殊胜的事情……就在他发心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就恢复了正常。接他就如愿出家了,佛陀为他授了戒。而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精进修行,他证得了阿罗汉果位。

 

听完了这个公案的全部过程,大家有什么感受?

 

首先,这个公案说明了因果不虚;其次,印证了我们之前讲过的,痛苦可以转为道用;再次,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任何时候都要记得发善愿愿是命运的前奏,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从发愿开始,并且越是艰难痛苦的时候越要发善愿。一念之间,未来的命运就会有很大的不同,这样的机会完全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中。

 

这段颂词讲到这里。下面宣说第二个方面,我们先看颂词:

 

        敌器与我身,二皆致苦因,

        双出器与身,于谁该当嗔?

 

颂词的意思是说,怨敌的武器和我自己的身体,二者都是导致痛苦的因缘,既然痛苦出自于武器和自己的身体,对于它们二者,那我又该嗔恨谁呢?

 

这段颂词隐含的意思是,单单嗔恨怨敌或者怨敌的武器是不合理的,因为产生痛苦的因缘并非只有怨敌或者怨敌的武器,自己的身体也是产生痛苦的因缘之一,所以只是嗔恨怨敌是不合理的,自己的身体也应该是嗔恨的对象。

 

但事实却是大家从来不会怨恨自己的身体,恐怕就连听到这样的说法都不能接受。人们一向把身体看作是自己的私有物品,并且神圣不可侵犯。当它遭遇了伤害,人们维护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去怨恨它?这不符合大家的思维习惯。当然,如此思维并不奇怪,因为世间人一贯以自己为中心,认为保护自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身体怎么可以被人随便伤害?按照这样的思维,每每受到伤害的时候不保护自己、不反击对方反而是不正常的。

 

那么,站在佛法的角度怎样来对待这个问题呢?佛法是站在因缘的角度,以完全中立的态度去观待这些事情。也就是说,因缘和合事件才发生。或者说,所有促成事件发生的因缘,由它们共同促成了事件的发生。就仿佛一场车祸,要有车辆,要有行走在那里的人,这两个因缘条件缺一不可才有可能发生碰撞

 

按照世间人的思维,对车祸作出仲裁,通常需要找出过错方,然后对其追究责任。在现实层面,这种处理方式是有必要的,也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从因缘的角度,我们应当看到是双方共同促成了这个事故的发生,就像颂词所说的,自己的身体也是发生事故、产生痛苦的因缘。假如没有身体的参与,车子开在虚空当中,或者说怨敌的武器打到虚空中是不可能产生相应的痛苦的。

 

无论大家能不能马上转念来这样思维,能不能马上接受这种说法,但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应该说这不是一种说法,而是对实际情况的披露。

 

佛陀的有些教言,大家接受起来比较容易;但是有些教言,刚开始的时候接受起来有一些困难,因为它几乎颠覆了大家的思维习惯、颠覆了长久以来的习性。但是只要静下心来,仔细地去体会,这些是完全可以说得通的。就包括现在正在宣说的这段颂词,站在因果的角度、因缘的角度,从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真理的角度,任何与自己相关的发生,每个人自己都是参与者。由此单单怨恨其中一方,而保护另一方,从客观的角度来说是非常不合理的。

 

而人们之所以千方百计地保护自己、维护自己,归根结底就是源于对自己的执着,这一点是不能回避的。接下来的一段颂词从身体的角度再次阐明,对身体的执着是痛苦的主要来源。首先我们看一下颂词:

 

       身似人形疮,轻触苦不堪,

       盲目我爱执,遭损谁当嗔?

 

意思是说,身体如同人形的脓疮,再加上人们对它的盲目地爱执,轻轻触碰就令我们痛苦不堪,所以它遭受损害的时候应该嗔恨谁呢?

 

举个例子来说,一个是娇生惯养的孩子,别人轻轻地触碰一下,他就大喊大叫、大哭大闹,大家如何看待这个孩子的“痛苦”?与之相反,一个是能吃苦、坚强大度的孩子,不要说轻轻碰一下,就算是受了很重的伤,他也不会很在乎,也不会表现出非常“痛苦”的样子。这两种不同的表现是不是可以提示我们,痛苦与否其实与自己直接相关。

 

颂词形容人道众生的身体就像一个不堪一击的人形脓疮,脆弱难当。大家不要觉得这种形容很过分,实际上,每个人的身体就是这样脆弱难当。想想看,冷一点不行、热一点也不行渴一点也不行、饿一点也不行被怠慢了不行,被碰了、被打了就更不行......除了天然的脆弱之外,还有人们对它无比浓烈的爱执使得它变得更加不能遭遇一点点的冒犯,甚至为了让它感觉舒适,其他人以及环境等等都必须要配合,不能让它受到一点点委屈。大家同样不要觉得这个颂词说得很过分。

 

事实上从客观的角度来看,难道不是这样吗?现实生活当中,无论是身体、还是对身体爱执的内心,常常难以招架一点点的不舒服,哪怕一件小小的事情,只要令自己感受到了不舒服,一般人都会理直气壮地去抱怨。比如,我们坐公共汽车时,挤一点、或者空气糟糕一点、或者被谁妨碍了不能走快一点点等等这些随处发生的事情都可能我们不悦然后激起抱怨。

 

还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问题。许多人家里会出现很多的蚊子、蟑螂、飞虫等等,对待它们,人们通常会采取怎样的态度、怎样的做法?通常会毫不犹豫地将它们杀死。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在人们的意识里面,家或者房子是私有的、独占的空间,蚊子、蟑螂、飞虫等等的出现就是在侵占“我”的空间是在打扰“我”,所以毫不犹豫地想要消灭它们。但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无论大家是否承认,几乎所有人随时随地都把自己当作了这个世界的主人,至少是某个领域的主人,然后其他的一切都要按“我”的需求来配合。当我需要什么的时候,这个“什么”最好就出现;而当我不需要的时候,这个“什么”最好就消失。否则都将是令我不悦、嗔恨的对象。虽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人们就这样执着和要求。细想一下,我们是不是这样?

 

这两段颂词加在一起,如果大家仔细思维、仔细体会的话,不能不面对寂天菩萨道出的一个事实,那就是,每个人的存在只是因缘的一部分,并非自己曾经以为和执着的那样,一切以“我”为中心、以“我”的需求为导向。恰恰相反,正因为“我”只是因缘的一部分,所以必然平等地遭遇因缘所安排的一切。但是因为每个人对自身过度爱执,在遭遇痛苦的时候,反而感受到更大的痛苦。

 

大家想想看,从因上分析,身体显然是制造恶业的因缘之一;从受苦的角度,身体同样是不可缺少的因缘。所以要怨恨谁呢?

 

了悟了这一切的圣者,他们是怎样对待自己的身体?他们既不会用自己的身体去制造恶业,也不会因为执着身体而藉由它去感受痛苦。所以大家可以理解并且相信,圣者们在遭遇艰苦挫折、在遭遇他人陷害的时候,仍然可以保持自在安然。虽然他们也处在因缘演变之中,但是因为舍弃了对身体的执着而获得了身心的自由,由此可以超越凡夫种种痛苦不堪的体验。

 

讲到这里,希望大家能够正视产生痛苦的因缘,明白自己是主要的参与者。说得再透彻一点,自己才是始作俑者。如果必须怨恨的话,自己是最该怨恨的对象。当然,与其怨恨不如承担,心悦诚服地去承担改变命运的责任。通过改变对待因果的态度,进而改变自己的习性。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摆脱轮回的痛苦。

 

下面两段颂词宣说的是第三个方面——业力的过失。首先我们看颂词:

 

        愚夫不欲苦,偏作诸苦因,

        既由己过害,岂能嗔于人?

 

意思是说,愚痴的人本不想受苦,但是偏偏总是制造痛苦的因,既然由自己的罪业导致受害,岂能嗔害于他人?

 

基于前面几段颂词的铺垫,相信大家现在可以接受这样的教理,至少理智上可以接受。虽然事到临头的时候,第一反应可能仍然认为痛苦是由对方带来的,但是第二念,乃至第三念......一旦提起正知正念就会想到,当下的痛苦是自己往昔所造罪业的成熟,嗔恨别人是不合理的。

 

什么是业力业力首先体现在善、恶业的成熟上。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个不会错乱关于因果定律我们已经反复地宣说过。所以,如果是恶业,因为不能接受,而把全部的抱怨集中在外境、集中在某个人身上是不合理的。哪怕在现实层面,好像自身并没有这样的过失,但也不能把自己定义为完全的受害者。

 

刚刚在上面我们也讲到了,无始劫以来,每个人都造下了无数的杀生、偷盗、妄语、邪淫等罪业。造下这些罪业之后,就像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埋下了疾病的种子,生病是迟早的事。只是在疾病还没有成熟、没有发作的时候,我们毫无觉知看起来像很健康。但是有句话叫做病来如山倒,疾病来临的时候往往是非常突然的,那是因为大家觉知不到它缓慢发展和成熟的过程。同样的道理,有些事情看起来发生得非常突然或者非常无辜,但是其实种子早已经埋下了,而且是每个人自己亲自埋下的。这就是关于业力的成熟。

 

业力通常还有另外一种显现。也就是说,业力不单单体现在业的成熟上,之所以叫业力,还体现在一种力量上。什么样的力量?一种持续的让众生身陷轮回的力量。这种力量既存在于在往昔,也存在于当下,如果不去除的话,它还会延续到未来。可以说,每个人的习性就是业力的一种体现

 

比如,许多人更习惯于贪嗔痴,那么他们制造恶业的机会就更多;与之相反,如果一个人更清净、更慈悲、更智慧,可想而知他积累的善业就会更多,乃至出世间的善业也更多。落实到实际生活当中,基于不同的业力、不同的习性,对待同一件事情的反应显然也是不同的。

 

这个怎么理解呢?比如对待钱,不同的人表现出不同程度的贪欲,有的强烈、有的中等、有的会淡一些。那么对于其他的呢?诸如权利、地位、情感、名声……不同的人贪执的程度会有所不同,有的人更看重钱,有的人更看重感情,有的人更看重名声。那么,种种不同的显现跟什么有关系?有的人认为跟家庭有关系,或者跟成长的环境有关系,不能说与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从根本上说,跟每个人的业力直接相关。

 

那么在与众生的关系上如何体现出业力呢?很明显的一种情况,面对同一个人,每个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感觉他很亲切,有的人感觉他很冷淡,有的人甚至觉得是对立的关系。为什么会有不同的感觉?因为每个人的业力不同,即便看待同样一件事情、同样一个人,不同的人的感受和结论却大相径庭。

 

再比如大家都看得惯的一个人,但是在某个人眼里,无论是对方说话、还是做事他都看不顺,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明明是好意,至少不是恶意,但是在有的人却是很反感、很讨厌。可见大家常常是以“我感觉”、“我认为”、“我猜想”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那么,每个人依什么来感觉?依什么来认知和做猜想?是业力在其中起了主要的作用。

 

总之,概括来说,快乐、幸福、烦恼、痛苦,没有一样不是业力的显现。大家知道众生所共有的、最严重的业力是什么吗?执着并且执着一切为实有。那么,当众生执着一切为实有的时候,它们就会感觉到真实包括地狱、饿鬼等三恶道,以及堕落到那里感受痛苦,这一切仿佛真的存在,但其实同样是业力的显现。 

 

下面一段颂词用比喻的方式进一步说明这个道理。我们首先看颂词:

 

        譬如地狱卒,及诸剑叶林,

        既由己业生,于谁该当嗔?

 

意思是说,譬如地狱中的狱卒,以及其他诸如剑叶林等刑罚,无一不是自己业力的显现,既然如此,遭受到这些痛苦我们又该嗔恨谁呢?

 

众生在制造恶业而后遭受的痛苦当中,最苦的是堕入地狱。无论八热地狱、八寒地狱、还是近边地狱以及孤独地狱,众生在那里遭受的痛苦难以想象、无法言说。不仅要受尽种种恶劣环境所带来的痛苦,还要面临颂词中所说的各种面目狰狞、非常可怕的狱卒,他们挥舞着各种武器砍过来、砸过来......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的刑罚,剑叶林只是其中的一种,煻煨坑、铁柱山、无滩河......种种刑罚在世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么,诸多的恐怖景象是谁设置在那里的呢?在前面的课程当中我们已经宣说过,并不是谁设置在那里,也不可能有谁做得到。这许多的恐怖景象全部都是众生的业力所显现 

 

在究竟的角度,这些景象就如同梦境一般,是众生迷乱意识的显像,并不真实存在。但是从因果角度,当业力成熟的时候地狱众生感受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痛苦就如同大家在世间感受到的痛苦一样实在所以六道轮回是依不同的业力而显现,无论身处哪一道、感受哪一种痛苦都与自己的业力相关,包括施害的对象、施害的方式都是自己的业力所感召来的,并非我们平时认为的那样,有一个独立的个体专门来害自己。

 

《佛说十善业道经》当中说,尔时世尊告龙王言:“一切众生心想异故,造业亦异,由是故有诸趣轮转。”毫无疑问,造什么样的业,就会有什么样的果报;造多大的业,就要承受多大的果报。世间法律不也是依罪量刑的吗?因缘业力不需要法官宣判,因缘业力所依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正因为如此,当一个人因伤害众生而遭受相应的果报,比如因杀生而得短命的果报、因恶贪而得饿鬼报、因嗔恨而得地狱报,在遭受这些恶报的时候,虽然痛苦是巨大的,但是要怨恨谁呢?还有上面讲到的,一个人因为自己的习性、业力、执着,对本来不算是伤害的事情,却无端生起烦恼、嗔恨,这种情况下生起怨恨就更没有道理了。

 

总之,这节课的内容非常殊胜。有几处教言颠覆了大家已有的常识,但这恰恰是其殊胜之处。如果大家真正领悟了其中的道理,对于安忍来说,不是嗔恨生起了再安忍,而是压根没有生起嗔恨的道理。如果还需要安忍的话,安忍的对象根本不是外境、不是某个人,而是自己愚痴、烦恼的习性需要净除。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去除我们所有的痛苦。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感谢大家。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