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六十七课

《入菩萨行论》第六十七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为大家宣讲了忍受痛苦之安忍。这节课继续通过正法思维来帮助修持安忍。


    首先,用正法来思维作害者。思维作害者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概括来说,作害者施害属于身不由己。我们该如何来思维理解这句话?寂天菩萨用五段颂词做了说明。首先我们来看一下颂词:


不嗔胆病等,痛苦大渊薮,

云何嗔有情,彼皆缘所成。


    意思就是说,如果对各种病苦的聚集源——风、胆、涎不生嗔恨的话,为什么要嗔恨有情众生呢?他们同样是由各种因缘聚合而成的。


    首先讲讲第一层意思。按照医学的说法,各种疾病都可以归类于风、胆、涎这三种。如果再展开来说,人为什么会生病?因为人的身体是由地火水风四大组合而成的,当四大不调的时候人就会生病。《中观四百论》的注释中有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地火水风这四大就仿佛四条毒蛇被放在了同一个口袋里面,它们和平相处、比较平静的时候即是身体健康的时候,但只要其中一条躁动起来,身体就会开始紊乱,各种各样的疾病都可能会出现。


    这是关于病因的解释,那么生病之后人会怎么样?可以说,不管生什么病都会让人不悦意、不舒服。无论身体哪个部位疼痛,大家都会觉得很痛苦。在这种痛苦之下,哪怕之前是一个精力充沛、容光焕发的人,此时也会迅速变得无精打采、有气无力。对此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就仿佛鸟雀被石头打中,在被打中之前,鸟雀非常灵活,飞来飞去、跳来跳去。可是一旦被打中从空中或者树上落下来,它马上就会失去了活力,只能在地上挣扎。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了人们对于生病以及病痛的无能为力,不仅对生什么病自己无法把控;生病的时候被疾病折磨得无精打采、有气无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关于病因,大家还需要了知一点,并且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事实上生病不单是四大不调引起的,每个人生什么样的病、感受什么样的病苦还有其背后的成因,这个背后的成因就是因缘业力。或者说,病苦就是由因缘业力所带来的一种果报,比如前世杀害了众生或者伤害过众生,这类业力会导致体弱多病或者生比较严重的病。


    再展开一点说,按照这个原理,因缘业力还有一种显现,即遭受各种损害,比如遭受怨敌的损害,实际上同样是源于因缘业力。之所以被损害是因为之前有这样的因,才导致了今天的果。换句话说,没有因缘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即便有成千上万的作害者出现在眼前,但是如果没有因缘,他们也无法对自己造成任何损害。

 

    回到颂词,这段颂词的中心思想是,大家通常不会对疾病产生嗔恨,尽管它带给自己许多痛苦,但是大家认为人生病是很正常的事,怨恨它也没有用,积极治疗才是明智的做法。既然对病不生嗔恨,为什么对怨敌以及其他有情众生生嗔恨呢?怨敌以及其他有情众生和所生的病是一样的,都是自己的因缘业力所感召出来的,对它们应该一视同仁。这就是颂词所要宣说的意思。


    当然,如果大家明确了这一点,便可以改变以往对怨敌的认知和态度,安忍也就比较容易修持。当一个人不再把伤害的责任归咎给怨敌,就会更加有精力对治自己的嗔恨,甚至可以令嗔恨不再生起。再者,因为懂得了这个道理,还可以藉由这个机会忏悔往昔的罪业。总之,如果能够做出这样的转变,在原本容易造下恶业的时候反而可以成就善法功德。


    下面一段颂词继续宣讲用正法思维作害者,帮助大家更有心力去修持安忍。首先我们一起看颂词:


如人不欲病,然病仍生起,

如是不欲恼,烦恼强涌现。


    意思就是说,就如同人们不想得病,但疾病仍然会生出一样,人们也并不想生出烦恼,但烦恼仍然会强烈地涌现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刚刚已经说了,是因缘业力使然。没有人想生病、去体验生病的痛苦,尤其是非常严重的病、威胁到生命的病,谁也不想要。但是得什么病、什么时候得,这些都是身不由己的事。有的人一辈子体弱多病,很少有特别健康的时候,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都在病痛当中度过,非常可怜。还有的人起初很健康,但因为一场大病就变得非常悲惨了,比如现在患心脑血管疾病的人特别多,得了这种病之后,要么不能说话、要么不能走路,日常生活都需要有人来照顾,无论是自己还是家人都觉得非常地痛苦。还有一些人得了不治之症,余生唯有与病魔作斗争;还有更为悲惨的就是有些人英年早逝,无论他生前多么富有、多么尊贵,此时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大家想想看,上面列举的有哪一个是心甘情愿得病的?也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健康的时候还好,一旦生病,除了感受病苦,哪还有什么快乐可言?哪还有什么受用可以去安享?而问题是这些都由不得自己!平时的饮食、保养固然很重要,它们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业力现前的时候,谁也无法阻挡,一切的发生并不都如你所愿。现代社会有钱的人非常多,有的人得了重病之后可以到美国、到澳洲去治疗。可是任凭医生的医术再高明,医疗手段再先进,也不能挽救所有人的生命。活的因缘具足,才能留下来;如果死亡的因缘具足,便只有离开,这是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


大家想过没有,怨敌的伤害同样身不由己。我们可以体会一下,但凡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不会无端地去伤害他人。如果做出了伤害他人的事情,在伤害的同时或者过后,大多数的人都会陷入自责、懊恼之中。但是因为前世的习性没有断除,再加上嗔恨的对境现前,作为凡夫,很少有人能够挡得住像汹涌的江水一样喷发出来的愤怒或者怨恨,这就好比即使不愿意但也会生病一样,我们很难控制事态的发展。大凡爱生气、爱发脾气的人,无论他们表面上是否承认,实际上他们自己也很痛苦,很多人也想改变自己,即便不学习佛法,也会想其他办法调伏自己的性格或者脾气,但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种情况,有的人平时性情比较温和,但唯独对某件事或者某个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仿佛不共戴天似的,这种情况就连自己都不理解。其实这恰恰说明了因缘业力的作用。


    讲到这里,大家会不会有这样的感悟?对于学习佛法的自己来说,对于要修持安忍的自己来说,首先自己是幸运;其次,谁遇到了自己,应该说他也是幸运的。因为懂得了其中的内在原因,首先可以帮助自己止息心中的嗔恨;然后于怨敌来说,如果自己修行够好的话,不但不会对他生起嗔心,反而会生出悲心。


    记得有一个小故事,情节大致是这样的:一个小朋友折了一架非常漂亮的纸飞机,他玩了一会之后想休息一下,就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飞机被随手放在了椅子上。这时候,走过来一个人,他一下子就坐在了飞机上。这个小朋友伤心又难过,同时也非常生气。当他正要向这个人发脾气的时候,才发现他原来是一个盲人。无明中的众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许多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控制不了自己该做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他们予以还击的话,只能是以无明对无明,让双方都陷入痛苦。


    讲到这里,有的人可能还是不服气:盲人造成伤害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他无意伤害,因此这是可以原谅、可以不计较的。但是有些怨敌的伤害却是故意为之,明显是有意要加害于人,对于这种怨敌不嗔恨还是很困难。我们首先看下面一段颂词,继续用正法思维作害者,可以帮助大家解开这个困扰:


心虽不思嗔,而人自然嗔,

如是未思生,嗔恼犹自生。


    这段颂词的字面意思是,心中虽然没有想生起嗔恨,但是嗔恨还是自然生起了;同样的,虽然没有作意生起嗔恼,但嗔恼还是会自动生出来。


这段颂词是什么意思,怎样来理解这段颂词?首先大家感受一下上面的问题,这个问题包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认为对方有意加害于自己。在这里首先对这个前提提出质疑:大家认为有的,是不是真的存在?也就是说,是不是真的有一个主体在故意施害。大家认为有,但是颂词说实际上没有。这段颂词就是要破除这个前提。如果大家领会了上面关于施害起因的分析,其实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施害并没有主体,从头至尾没有一个人在主宰着这件事情的发生,只是因缘条件具足的时候,嗔恨自动生起来了。


    大家体会一下,如果没有对境,随便就能生起嗔恨吗?就算使劲地在心里想要生气、想发脾气、想嗔恨,就能够凭空生起来吗?根本做不到的。同样的,也不是随便哪个对境都可以让人生起嗔恨的,对于他人可能是非常生气的对境,可是对于自己来说,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因缘条件不具足的时候,嗔恨不会生起,无论自己还是怨敌都是一样的。可是当因缘具足的时候,嗔恨就会自动生起;即便不想生起,嗔恨也会自动涌现出来。


    怨敌即是如此。在大家看来是有意加害自己的时候,即是因缘具足的时候。此刻既有所谓的怨敌自身的无明烦恼,同时也有往昔自己曾加害于他的因缘,由此而生起强烈的嗔恨,无法控制加害的心以及行为。那么大家自己该作何反应?如果可以接受这个因缘的到来,不生嗔恨、不再继续结下作害的因,这段怨恨的因缘可能就此结束。


    但是如果一直执着于被伤害,同时执着于有一个伤害的主体,誓死也要向他讨回公道,可以想象,这就引发了“冤冤相报无时了”的因缘。这种作法只会让怨恨的因缘以及怨恨的习性一直延续下去。


所以能够了知并且正视:并没有一个嗔恨的主体在故意加害,自始至终都只有因缘的线索牵引着彼此,这种了知与正视非常重要。这会让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理由不安忍,没有理由再生嗔恨,而当一个因缘降临的时候,需要思维的是如何了结这种因缘,而不是继续编织因缘的业网,虽然这个过程有些痛苦。显然,这时候的安忍和不嗔恨是脱离因缘的纠葛、也可以说是迈出轮回的第一步。这一步是实实在在的修行,是实实在在的对人对己的慈悲。


    正因为如此,一些修行好的人,不仅不会怨恨乃至躲避一些因缘的到来,反而会主动地去偿还业债。目前来说,大家还没有能力了知自己的因缘业债,只能被动地受报。但是被动去受报也是一样,如果能够保持平和的心态、不起嗔恨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种境界就足够大家努力一番的了。


    不难想象,生生世世辗转下来,每个人与众生之间都结下了千丝万缕的因缘,相互之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有人曾经做了一个比喻,就连一片雪花落在哪里都不是出于偶然。的确如此,天地万物的演变都是按照因缘业力来运转的,只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定都与自己曾经种下的因缘有关。有的是这一世种下的,有的是上一世乃至是更久远的前世种下的。


    总之,这段颂词让大家更加地明确,所谓伤害完全是因缘使然,它的发生并没有一个要追究的主体。如果要追究的话,只有自心的嗔恨需要平息。当然还有一点,当因缘业力成熟的时候,需要我们有担当的勇气。这份担当不会让事情就变得更糟糕,而是意味着一个新的起点,是我们真正走向清明的开始。


    接下来的两段颂词对以上的内容做了小结,再次强调应如理思维。如果对上面的内容没有听得很仔细或者还有不清楚的地方,接下来就再认真听一听。首先强调的是作害者不由自主。首先我们看颂词:


所有众过失,种种诸罪恶,

彼皆缘所生,全然非自力。


      意思就是说,所有的一切过失,各种各样的诸多罪恶,它们全部都是依因缘而生,完全不是依自力而生。


     “所有众过失”,不单是嗔心,所有的烦恼——五种根本烦恼以及二十种随烦恼;“种种诸罪恶”,各种各样的罪业、恶业,重罪或者轻罪、佛制罪或者自性罪。所有的烦恼过失以及罪业都是依因缘而起,没有一个独立的主体以其自力而生烦恼或者罪业。关于诸法因缘生的道理在许多经论当中都有宣说,比如“诸法因缘生,我说是因缘;因缘尽故灭,我作如是说。”就是非常经典的一段宣说。


    总之,因缘一旦聚合,其结果一定会发生;反过来,没有因缘,因缘不聚合,即便我们非常期盼,但也不会有结果。这仍是在说,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主体在做主宰,不管发生什么,一切都是因缘的聚合。大家对此需要生起定解。


    因此,对人、对自身造成的任何损害都源自于彼此之间的因缘,当因缘聚合的时候,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关于这一点,实际上每个人都是有体会的。有时候,之前根本没有蓄意要发脾气,但是在某一时刻、面对某一种对境,突然间愤怒及嗔恨就爆发出来了。事后冷静下来,很多时候都会发现,根本不用发那么大脾气,但是在当时就是控制不住。


    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的,通常还有一种情况。虽然不至于爆发出剧烈的矛盾,但是在生活当中似乎总有自己看不惯的人、看不惯的事。虽然对方并没有作害,但就是不喜欢,有的勉强能说出理由,有的根本就没有理由。那么,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哪怕自己再努力,但仍然会被某些人不喜欢、甚至很讨厌。不能不说,除了一些现实原因,这都是一种因缘。所以每当看到别人发脾气、对人不友好,不要妄自责怪,包括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也不能勉强。


    那是不是就该放任自流?当然不是。恰恰相反,无论别人对自己怎么样,都不能放弃把该做的事做好,并且不是以抱怨的心去做,而是以平和的心去做。就仿佛自己生病了,当然要好好地去治病。在治病的过程当中,面对的是病,而不是病的主体,抱怨任何人都没有用,只有用最好的方法把病治好才是当务之急。


    当然也有些治不好的病,这时也要接受这种因缘。就好比无论怎么做,对方就是不喜欢,那就需要放下这种执着。没有必要嗔恨、也没有必要抱怨,专注于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在前面我们已经讲过,生起嗔恨有两种原因,一种是自己希望的没有实现;另一种是出现了自己不希望的。那么现在大家知道了,一切都是因缘使然。无论是希望的没有实现,还是出现了自己不希望的,都不是有谁在故意为难,而是因缘所致。坦然接受就好了,接受了之后,如果还有努力的空间,我们就去努力,只要自己尽力了,无论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可以接受的。


    这段颂词就讲到这里。下面有一段颂词总结得更加透彻:不仅作害者不能自主,就连作害本身也是无心之行。

   

彼等众缘聚,不思将生嗔,

所生诸嗔恼,亦无己生想。


     意思是说,聚合在一起的众多因缘,没有要生嗔恨的想法;而已经生起嗔恨的诸多烦恼,也没有“我已产生”这种念头。这是这段颂词的字面意思,大家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下面展开来解释:


首先思维一下:聚合在一起引发嗔恨的因缘有哪些呢?一般来说,引发嗔恨的因缘,需要外境;需要眼耳等色根;还需要意识。

 

    举例来说,一个人发脾气,既要有令他发脾气的对境;也要以眼耳等色根看到、感受到这个对境;同时以分别执着的意识产生不悦意,进而生嗔恨。嗔恨就是这样产生出来的。那么到底是由谁主动生起的呢?显然外境、还有眼耳诸根都无法主动生起。那是不是意识呢?也不是。如果意识可以独立自主地生出嗔恨,那么在外境和色根不具足的情况下,嗔恨也应该可以自行生出。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没有谁可以在没有任何外境的情况下,突然就生出嗔恨来。


    既然这三种可能性都没有,那还有没有第四种可能呢?就是三个因缘聚在一起,共同商议制造嗔恨。这也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哪一个因缘主动召集呢?或者三个因缘如何聚集在一起商议,然后有意制造出嗔恨?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颂词说,“彼等众缘聚,不思将生嗔”,那些聚合在一起引发嗔恨的众多因缘也没有要生嗔恨的想法。这是在嗔恨产生之前。


    那么在嗔恨产生之后呢?颂词是这样说的,“所生诸嗔恼,亦无己生想”,因缘所生的嗔恨等烦恼也没有“我已产生”这种念头。这句的意思如何理解?


   它的意思是说,因缘聚合而生的嗔恨只是一个暂时的显现,并没有形成一个真实的主体——一个叫做“嗔恨”的主体。就比如一堆零部件聚合在一起有了所谓的汽车,但是并不等于有了汽车这个真实的存在。虽然按照凡夫的分别念,认为有汽车的存在,甚至给它起了各种名字。但是汽车自己不会有“我是组装好的汽车”这种主体意念。嗔恨也一样,它不会有主体意念,不会有“我已产生”这种念头。


    由此展开,不仅是汽车、也不止是嗔恨,轮回世界中的所有显现都是依因缘而生、依因缘而灭的,都是一种暂时的现象。因缘具足了,这种现象便自然产生,而它有没有真实而独立的主体呢?永远也找不到。无论是产生的因、还是产生的过程,乃至产生的果都是无主而生。《圆觉经》中对此有一段非常精辟的宣说:“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犹如空花,从空而有,幻花虽灭,空性不坏。众生幻心还依幻灭,诸幻尽灭,觉心不动。”世间的一切显现莫不如此,来去都没有主体。正因为如此,来,不必执着;去,也不必执着。


    明白了这个道理,自己所受的伤害要谁来负责?谁又应该去嗔恨谁呢?甚至于有什么值得嗔恨的呢?希望大家每当烦恼执着涌现的时候,能够这样来反问自己,正视思维烦恼的来源。


    这段颂词理解起来稍微有点难度,大家课后需要反反复复去思维体会。如此珍贵的教言,对于修持安忍乃至破除各种执着,带来的是最本质、最直接的帮助。


    今天这堂课讲到这里,感谢大家。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