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六十五课

《入菩萨行论》第六十五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我们讲到了生起嗔恨的原因,通过分析大家看到,我们是有机会——也就是在嗔恨还没有真正生起、或者刚刚生起的时候,去及时对治不悦意的心态。只要将生起嗔恨的原因,也可以叫做嗔恨的粮食及时去除,嗔恨是可以遣除的。这部分内容属于修持方法的略说。 


今天这节课进入广说部分的学习。首先了解一下嗔恨的对境有哪些?我们看颂词:

        不欲我与友,历苦遭轻蔑,

        闻受粗鄙语,于敌则相反。


    通过分析嗔恨生起的原因,大家已经知道嗔恨是自心的烦恼,但是同时需要有外缘或条件外缘或者条件通常有两个,一个是“我不欲”,一个是“挠吾所欲”,意思是我不想做的阻拦我想做的,这两个条件是嗔恨的两种对境


再接着细分,我不欲的对境可以分为四种历苦遭轻蔑,闻受粗鄙语”,其中“历苦”指的是我不想受的苦;“遭轻蔑”指的是我不想受到的轻蔑;“粗语”指的是一些难听的咒骂的语言,这些语言是我不想听的;最后“鄙语”指的是诋毁的言语,同样的,这样的言语也是我不想听的。

以上这四种不悦意的对境,不仅我自己不想遇到,也不想让我的亲朋好友们遭遇,也就是颂词中说的“不欲我与友”。

对于怨敌呢?“于敌则相反”,意思是说对于怨敌则是相反的,我希望他们历苦、遭轻蔑、闻受粗语以及鄙语。

 

这样算起来有12种对境。这12种对境,各自又分为过去、现在、未来3种,如此便成为36种对境。


    以上是我不欲的对境。另外还有所欲境,就是我所希求但是受阻的对境。总的来说还是有四种,比如我希望自己不受苦、我希望得到赞叹、我希望听到爱语和尊语,但是于此受到阻碍。同样的,这四种对境所涉及的受者也包括我、我的亲友以及怨敌三种,这样算起来还是有12种,又各自分为过去、现在、未来,就分成了36种。


    最后,不欲境和所欲境加在一起,一共是72种,这就是我们嗔恨的对境的种类。从对境种类的数量上看,已经可以说明嗔恨发生的机会非常繁多。


接下来就依嗔恨的对境一一讲授对治的方法。首先为不欲境,那么不欲境中有“我”、“我的亲友”和“我的怨敌”。这里先从“我”遭受痛苦的时候如何破除嗔恨、修持忍辱讲起,首先我们一起看颂词:


        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


颂词的意思是说,轮回之中产生安乐的因非常稀有,而导致痛苦的因却极其繁多,所以轮回的本性即是苦


不管哪部经典讲到六道轮回的时候,描述的都是异常痛苦的景象。《法华经》当中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念住经》当中说:“诸比丘,当于三界生厌离心。何以故?流转于无始轮回中的时候,生为蝼蚁所弃之身,若积一处,则高于须弥山王;哭泣之泪过于四洋之水;无数次堕于地狱、饿鬼时所饮之烊铜汁、脓血、黄水、鼻涕,亦多于四洲内汇入大海之四大江河水;为贪欲所断之头肢亦超于恒河沙数世界中地、水、火、风之极细微尘数。”


有些人现在生活得很不错,便觉得还好,并不像经书里面所说的那般痛苦。殊不知,现在所感受到的这种安乐,其实都隐藏着痛苦之因,即便没有因此而造恶业,但是最终也会随着无常而消失。试想一下,世间人有谁可以躲得过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等种种痛苦。

虽然有时候众生得到了暂时的安乐,但是这种暂时的安乐,要么最终被无常所带走,要么因为突然的变故而由快乐演变成痛苦,这种苦叫做变苦也叫坏苦。比如亲人朋友相聚一堂快乐无比,但是这种快乐终将变成痛苦,暂时的分离或者永久的分离……,这种变苦任何人也不能说自己没有遇到过、或者将来不会遇到。对于变苦,经中说:“生时为乐,住时为乐,灭时是苦。”从变苦可以了知,所谓的快乐实为苦性,只是凡夫将其执着为快乐。


还有一种苦是我们直接感受到的痛苦,这种苦叫做苦苦。比如三恶趣的痛苦都为苦苦,包括人道各种身心的痛苦,病苦、死苦、求不得苦等等当下就感受到的痛苦。经中说:“何为苦苦?生时为苦,住时为苦,坏时为乐。


除了以上两种,还有一种苦叫做行苦。这种苦非常微细,凡夫不太容易觉察到,但它却是痛苦的因、轮回的因。简单来说,只要有五取蕴,即执取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无论产生何种感受,乐受、苦受或是舍受,期间所有刹那都将成为后蕴之因,而它们正是痛苦的源泉。这就仿佛一上路就在播种痛苦的种子,并且是刹那间的,如此怎么可能在这条道路上收获快乐?从行苦可以了知,不仅快乐实为苦性,整个轮回的本质即为苦。
      
所以颂词说,轮回之中产生安乐的因非常微少,而导致痛苦的因却极其繁多,这样宣说完全符合实相。正是源于繁多的苦因、甚至是无一不是苦因才导致了“三界无安,犹如火宅。”


大家不能用人道的痛苦衡量整个轮回的痛苦,尤其不能用人道暂时的、表面的安乐来回避整个轮回的痛苦,人道众生背负着变苦、苦苦、行苦这三座大山,虽然本身也很痛苦,但是与六道之中堕入恶趣的众生所承受的痛苦相比,仍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佛陀在《念住经》当中说:“地狱众生感受炼狱之苦;饿鬼众生感受饥渴之苦;旁生道众生感受被吞食或者劳役之苦;人道众生感受短命之苦;阿修罗众生感受争斗之苦;天人们感受放逸散乱之苦。总之,轮回当中的众生犹如站在针尖儿上,任何时候都无有安乐。”相比较而言,人道众生的痛苦还不是最苦的,但总的来说,轮回之中无有安乐

与此同时大家还要知道,虽然现在身处人道,但是恶趣的痛苦并非跟自己没有关系。百千万劫中,获得人身只是一刹那的时间,漫长的岁月里大部分众生都在恶趣当中受苦。为什么这样说?同样的原因——轮回之中,众生所种下的安乐之因非常微少,而导致痛苦的因却极其繁多。这种经历,以凡夫的角度看不到、也想不起来,但是这个原理足以说明事实就会是这样的。

以上所宣说的在告诫我们什么呢?在告诫所有的修行者乃至所有的众生必须正视轮回的苦——轮回的本性即是苦,这个本性是不可更改的。正视了轮回的苦,接下来要做的选择是什么呢?首先我们看一下颂词:

        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


意思是说,没有轮回的苦也就不会对轮回生起出离,所以,每当痛苦降临的时候,我们应该坚毅地安忍。正视轮回的苦有什么意义呢?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可以生起出离心,同时修持对痛苦的安忍。


为什么轮回当中的众生身处痛苦之中却迟迟生不起出离心?没有学过佛法的人根本想不到出离,一心为眼前的生活奔波忙碌。如果获得了暂时的安乐,只会纵情享受;而如果遭遇了痛苦,只想尽快遣除,不能容忍它的存在。

即便是学习了一段时间佛法的人,道理虽然懂了一些,但是贪恋快乐的习气依然非常强大,与之相应,对待痛苦的容忍度依然非常有限。因此,每当快乐来临的时候依然经不起诱惑;而每当痛苦降临的时候也还是会快速地生起怨恨心,然后想尽办法尽快将痛苦驱除掉。 
 
也就是说,尽管身处痛苦当中,但是人们不愿意给自己一点时间,用纯粹的心地去直面轮回的痛苦,去观察、去审视它们到底可不可以从根本上去除?包括所贪恋的快乐,它们是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永恒、无漏呢?还有,在快乐的后面有什么在潜伏着?而如此地执着带来的终究是什么?等等这些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能够给自己时间去观察、去了解,尤其是每当痛苦降临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怨恨、甚至是不急于马上去解决痛苦,而是勇敢坚忍地面对,继而藉由这样的机会深深地思维那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无疑这会令我们一点点看破痛苦、看破轮回,由此渐渐生起出离心也是有可能的。这样痛苦便成为了修行的助缘。
 
毫无疑问,出离心是一切修行的基础;没有出离心,就谈不上解脱,更谈不上成佛。要想生起出离心,痛苦是最好的沃土,尤其是看到痛苦无可改造可以令一个人真正觉醒,生起坚定的出离心。

综上所述,我们需要勇敢坚忍地面对痛苦。事实上,在面对的过程中大家会发现,对于痛苦其实没有理由去怨恨。笼统地说这是轮回的本性,而如果从因果的角度来说,每个人所承受的痛苦都是由以往所造恶业感召而来的。如果真要怨恨的话,怨恨的应该是自己;如果不想再感受痛苦的话,要驱除的不是带来痛苦的这件事或者这个人,而是令自己造恶的贪嗔执着。

以上所讲的是我们通常所感受到的痛苦。修行之后,可能还有另外一种痛苦,比如本来要在来世感受地狱道或者饿鬼道的痛苦,但是缘于佛法的加持、修行的功德,在生前就感受一些相对轻微的痛苦,这样来世就可以不必受报了。显然,这种痛苦就更不应该怨恨了,其实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总之,即便开始修行了,大家也不要寄期望于:因为修行了,事事就可以顺利了。实际情况是,有时非但不顺利,还可能会遭遇更多的挫折。无论遭遇怎样的挫折,都是因果所致,这就是上面所说的另外一种情况。大家都理应坚强地去面对,不怨不恨,把它们作为消业的机会,更是生起出离心的机会,这是对痛苦的最好解读,也是对痛苦最好的善用。

下面一段颂词,用比喻的方式继续勉励修行者要对痛苦生起坚忍的意志。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

        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这里的“苦行”指的是苦行者;“伽那巴”,有一个地方叫伽那巴,位于印度的南方,那个地方的人喜欢苦行。并且苦行者之间常常们展开决斗,即便牺牲生命也要决斗到底。除了伽那巴,印度其他地方也有许多苦行者,他们有的为了得到梵天果位而数日断食,或者灼烧、割截自己的身体,以此希望实现心中的愿望。颂词对这样的行为用了“无端”二字,意思是没有什么必要,也即是说,这些苦行是没有意义的。

颂词要表达的完整思想是,外道的苦行者尚且能够忍受无意义的灼烧、割身等等痛苦,如今我们为了追求解脱的利益,就更不应该畏惧受苦。

大家要知道,这些外道的苦行并非只是古代才有,也并非传说。在印度,这类外道一直到现在都还存在。比如信仰大自在天的信徒们,他们用种种惨烈的方式表达对信仰的崇敬,除了割截、焚烧身体之外,还有的用铁丝、铁钩穿透自己的身体,或者刺破身体后用流出来的鲜血祭拜所谓的“神”……虽然这些自残行为不能带来解脱的利益,但他们却是心甘情愿地去忍受这些苦行。

事实上,现实生活中也有许多人为了实现某种愿望,或者获得某种利益而长时间忍受一些巨大的痛苦。比如竞技运动员为了取得很好的成绩,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尤其是身体上要承受非常艰苦的训练,不惜放弃娱乐和休息的时间全力以赴地进行某种训练。甚至有的人只是出于兴趣选择远足、登山、蹦极等具有挑战性的项目,为此不仅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财力、物力,有时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明知道可能带来极大的危险,但是许多人仍然喜欢冒险而行。

在世间人看来,这些行为似乎都闪烁着一种令人钦佩的精神,但是站在佛法的角度,这些行为却是没有太大的实义。如果把用在这上面的时间、精力、财力和物力,尤其是勇气转而用在修行佛法上,所获得的利益将是无法比拟的,无疑今生和来世都会因此受益。

这段颂词要表达的意思是,为了获得世间的一些利益,甚至有时候只是一个虚名,尚且有人心甘情愿地承受各种痛苦,那么为了修行、为了解脱,还有什么痛苦是不能忍受的呢?具体来说就是,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不能怕苦、怕累、怕冷、怕热,怕去承担利益他人的重任。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作为修行人,不要抱怨、也不要逃避,而要激励自己坚强地去面对,激发自己内心的菩提心。
  
修行既要承担身体上的一些艰苦,同时还要承受心理上的一些考验,这是肯定的。现代人的生活条件越来越优越,许多人贪图享乐、懒惰散乱的习惯特别严重。为了一时还看不到现实利益的修行能否付出艰辛和努力,并且过程可能很枯燥,对于许多人来说这确实是一种考验。除此之外,在实际的修行当中,还要发心做利益他人的事情,在为这些事情奔波忙碌的时候,不仅无偿,还要付出自己的时间、精力、财力等等,甚至有些时候还要承受他人的误解、为难、诽谤等等。无疑,这其中的任何一点对于现代人来说都是考验。 
 
每当这时候,大家都要激励自己不要怯懦,也不要生嗔,而是要坚强地安忍。既然已经深知轮回的苦难无可回避,就只有不畏艰难才能从中解脱。实际上,早一天面对就能早一天解脱。即便于生活本身,每个人的一生也要经历无数艰难,更何况出离解脱?唐僧求取真经,经历了一路的艰难,这样的境遇在启示我们什么?一是经历艰难是必然的;二是每一种艰难都有其特殊的意义,都在修炼心的不同层面,清除不同的杂染与业障。
 
总之,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去迎接所有的艰难、经历所有的磨难,培养自己坚忍的精神。想想看,无论世间、还是出世间都没有轻而易举的成功。

下面就来具体地宣说,面对各种艰难的时候应该如何修持安忍。颂词分为略说广说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

        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这个颂词非常重要。意思是说,长时间地练习一件事却不能使之变得容易,这样的事绝对没有。同样的道理,从修持忍受小的损害开始,渐渐地,当大的危害降临的时候也就可以忍受了。

大凡世间事都是熟能生巧,习惯之后就没有那么困难了。这即是说,除了掌握必要的方法之外,量的积累也是必要的,只要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发生质的变化是必然的。举例来说,许多人都会开车,但是刚开始学的时候差不多都要经历手忙脚乱的阶段,但是练习一段时间,然后再驾驶一段时间之后,开车这件事完全不成问题。 
 
那么再困难一点的事呢?也是如此。古代人学习射箭、骑马,现代人掌握科技技能,比如操作电脑、机械设备等等都是一样的,只要给自己一个学习、熟练的过程,没有什么是不能掌握的,都能成就。

当然,要想做得非常纯熟乃至很出色,还是需要下一番功夫。在世间,有书法家、舞蹈家、歌唱家,有运动健将、建筑大师等等,各行各业都有出类拔萃的人,就连做饭也有烹饪家。那么他们是如何在自己的领域成为佼佼者的?毫无疑问,都需要一个不断练习的过程。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通常不仅要克服身体上的、心理上的各种困难,同时还要用心钻研,只有这样才能取得卓越的成绩。

战胜修行之路上的困难也是一样的。无论是技能方面的,还是心力上的,同样需要给自己一个过程。技能方面的,熟练才能够生巧;心力承受方面的,也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内心的强大是一点点磨练出来的。
 
比如念诵经文或者咒语,起初可能断断续续的、念得不熟练,但是经过不断地念诵之后,自然而然会念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这个过程几乎每个人都有经历,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再比如静坐禅修,刚开始只能坐很短的时间,坐一会儿腿就疼得受不了。但是只要坚持下去,静坐的时间会越来越长,不仅盘腿没有困难,静心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没有谁一上座就能进入禅定的状态,都需要经过长期的坚持和训练。

心力方面,面对需要安忍的对境,就像颂词所说的,从修持忍受小小的损害开始,渐渐的大的危害降临时也可以忍受。刚开始的时候,许多人可能连别人一句不好听的话、一个不好看的脸色都无法忍受,更别说故意的污蔑或者诽谤了,就像一个一点点委屈都不能忍受的小孩子一样,内心非常脆弱。但是随着正法的道理懂得越来越多,当这种对境再次出现的时候,哪怕第一瞬间仍然很难受,但是只要忆念起正法,只要想到轮回、想到因果、想到出离、想到解脱,眼前的这点冲击不但可以接纳,也愿意忍受。

所以这里的忍受并不是忍气吞声。于己,是心甘情愿地领受,无论从消业的角度,还是从痛苦中出离的角度,都不会再做苦上加苦的事情;于人呢,正因为懂得伤害的出处都跟自己有关,所以不会再怨恨他人。除此之外,因为没有产生嗔恨,在比较清醒、冷静的状态下还可以看到和体会到对方的烦恼。

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说,若不是处在烦恼无明的状态中,谁会故意做伤害他人的事情呢?正因为不知道烦恼将带来过患、或者无法控制自己的烦恼才会做出伤害他人的事。如果我们能够看到和体会到这一点,结果会怎样呢?不仅不会产生嗔恨,还可以生起慈悲心。慈悲心一旦生起,无疑是一个更大的转机。在慈悲的世界里,没有敌人,没有嗔恨,只有清净和利他。

如果能够这样来训练自己,依靠正法的力量去除心中的嗔恨,不难想象,随着正法的力量在心中变得越来越强大,会觉得所遭遇的对境越来越没那么难以面对,因为需要安忍的对境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无论怎样的伤害,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只要不执着,不执着自己的得与失、不执着自己的痛苦与快乐,而是把它们当作修行道路上必然的经历,那还有什么是不能过去的呢?

为什么有的人脾气不好, 经常对人大喊大叫,甚至大打出手?或者受到了伤害之后,始终耿耿于怀,想起来就很生气抱怨。这种人看起来很吓人,但实际上这些都是非常脆弱的表现,内心真正强大的人不会这样子的。 
 
通常大家都希望自己变成内心强大的人,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如何在苦难、挫折、打击面前保持内心不变?这个的确需要有意识地训练自己。那么训练的要点是什么?并非反击的力量越大,内心就越强大;也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真正的强大源于安忍的力量。就是上面所说的,一个是能够承担痛苦;一个是有悲心。之所以能够承担是因为明理,有正法的力量;而悲心的生起源于放下了自心的嗔恨,从而可以体会对方。显然这种强大不是强硬,外在显现的是坚强、坚毅,而内心是柔软的。正因为柔软,才得以真正的强大、不可战胜。

以上是对安忍痛苦或者艰难的略说。接下来通过广说进一步详细地阐述,在面对痛苦或者艰难的时候应该如何观待,如何修持安忍。这部分内容下节课我们展开来讲。今天这堂课就讲到这里。感谢大家!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