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禅修之寂止的修行- 第三课

禅修之寂止的修行


第三课

炯仁波切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今天我们继续宣讲关于寂止的开示,之前已经讲了两节课,今天继续讲寂止的具体修行。先请大家发菩提心,我们是为了度化无数众生而宣讲佛法、闻思佛法、修行佛法的。


       上节课我们学了观呼吸,观呼吸实际上是对治散乱的最佳方法。散乱就是人的精神分散,心猿意马,胡思乱想。通过观呼吸来摄心,让心平静下来,让心安定下来,从而达到专注。这个办法很有效也很容易掌握,我们一般在修寂止前,为了把心情及时调整到符合禅修的状态都会修一下观呼吸,修三轮(三个七次)观呼吸,这样就能让心很快安静下来。你观呼吸熟练了,懂得了呼吸与心情的关联,在日常生活中,就算碰到再令人恼怒的事情,只需先用几秒钟修一下观呼吸,不要夹杂任何情绪,只关注当下的呼吸,吸气呼气时要深缓绵长,这样就可以很快舒缓你的情绪,一呼一吸几次之后,可能原本打算暴跳如雷的你就冷静下来了。


       在打坐时毛孔会慢慢打开,有些人还会出很多汗,所以不要穿紧身的衣服禅修,如果有条件,可以准备一件打坐披风,至少也要准备薄毯、围巾保护好颈肩和腰部,防止受风着凉。当然这也得根据季节气温而定,不要说“上师说了要用毯子裹好自己”,所以你大热天也包着一条毛毯,到时中暑了可别怪我。人是活的,要懂得随机应变。


       在刚刚开始禅修时,我们最先觉察到的障碍可能就是来自于身体的感受,比如腿又麻又疼。造成腿疼的原因有很多,有可能是姿势不正确,这时你就要检查调整自己的坐姿。真正的禅修其实对姿势是没有规定的,熟练了以后,行住坐卧都可以入定,但是在禅修初期,为了更好摄心,所以就要从摄身开始,毗卢七法是最容易帮我们进入状态的姿势。如果你刚开始没法双盘,那就单盘,对于年纪大的或者骨关节有病的人,就端正坐好一样可以禅修,总之,在刚开始禅修时,不要太刻意要求自己非要双盘、非要久坐,一切以舒适、适度为主。


       打坐腿痛也有可能是肌肉韧带僵硬、太紧,平时就多做拉筋的练习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但让腿又麻又疼的最大可能是来自你对这个姿势的不习惯,也就是你心理上的问题,因为心理不适所以无法安坐,觉得浑身上下到处不舒服,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坚持下去,习惯成自然。另外关于身体的疼痛,有时是因为身体有沉疴旧疾,比如气脉阻塞而造成的。一般受寒会造成后背的气脉阻塞,心理情绪会造成前胸的气脉阻塞。你打坐时气感一发动,运转到气脉阻塞那里就会疼痛,这叫痛则不通。打坐后发现哪里痛了,其实也是好事,一方面早点发现,可以找医生调理一下;另一方面只要你坚持打坐,待气脉打通后,就通则不痛了。


        另外,在禅修时有些敏感的人会发现有气在体内运转,这是正常现象,一个活人只要有呼吸,体内就一定会有气在运行,你不过是在打坐静下来后才感觉到了而已,用不着大惊小怪,也不要去理会,你就保持一心缘一境、集中注意力修寂止就好了,其它任何感受都是暂时的,只要你不加理会,过一会就没了,不必为此分心。


        静坐时,身体的气会往上升盘在头部,如果你下坐时不懂得疏散这些气,头上留气的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就会头痛;有些人还会因此虚火上扬,造成口干舌燥或口腔溃疡。所以,我们每次禅修结束后,在下坐前要先搓热手掌干洗面部,再以手爪梳头散散头顶的气,然后按摩一下颈间后背放松一下,如果腿麻腿疼的就再按按腿再下座,这样就不会有头疼上火的后顾之忧了。


七⦁昏沉与掉举


      昏沉掉举是禅修的五个过患之一,也是修寂止所面临的最大的障碍,其实修寂止也是治疗昏沉和散乱的最好药方。下面我们讲讲采取哪些措施来对治这种过患。


       为了避免昏沉和掉举的过失,我们入座前需要做些准备工作,比如要调节好室内温度门窗也要适当关闭禅房里要相对无风,但也不能闷热;室内光线也要适中,太亮容易散乱,太暗容易昏沉。


       在修寂止时,要严格控制眼识耳识。平时眼睛和耳朵是我们的散乱之门,当我们修寂止时,我们可以控制眼睛只专注于所观对境,但却不能阻止耳朵不听,因此耳识很容易引起散乱,所以声音是修寂止的最大的障碍之一。比如,当我们观水晶球修寂止时,如果耳根能清晰地捕捉到外境的声音,这就说明心正在攀缘于外界,此时的注意力已经分散了。我们的五官识是可以并用的,比如可以在看书的同时听音乐,在品尝美味的同时嗅到香气,但我们的意识却只能心缘一境,只能有一个关注点,意识一旦随五官识而跑了,说明散乱已经发生了。在很安静的环境下修寂止更容易成就,所以,我们要选择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这点很重要。


       我们之前也说过对禅修环境的选择,严格来说繁华的都市并不是特别理想的修禅场所,阴森潮湿的环境也不适合禅修,至少是不适合初学者禅修,因为这些环境干扰因素比较多,出现违缘的机率会比较大,无论是人为的噪音干扰,还是鬼祟部多的干扰,这些都会直接扰乱你的修行,而湿气太重的地方还会影响到健康。如果一个毫无寂止修为的人,一开始就选择在这种环境下修行,由于造成障碍的因缘太多了,心反而很容易被扰乱,结果是倍增烦恼,与修行背道而驰。


       如果你在一个地方修行,住久了,内心反而越来越惶惶不安,扰动不止或是经常做噩梦,或是经常生病,或是经常烦恼,这些有可能是你心理因素,也有可能是有外缘干扰,倘若你没办法化解的话,那不妨考虑换一个地方。当然,以上只是我对初学者的建议,总之,若不修寂止,你肯定不会有定力,若没有定力,那外境就会引起你内在的心理变化。所以对修行环境的选择也是加行之一,寂静的地方容易令人安静下来,身静随之心静,心静自然身静,相辅相成更有助于修行。


       日本禅文化可谓把“以形入禅”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日本庭院艺术深受禅宗思想的熏陶与启发,处处彰显一派空灵静谧的感觉,特别是其代表景观‘枯山水’,以沙代水,以石代山,他们用这种“枯与寂”的表达形式来体现禅道,来收摄人的身心。但是,对于真正修行者而言,过度地强调环境,其实是偏驳于禅之精神的。禅,绝不是刻意而为之。


       说完了外在因素,再来说内在因素。我们入座前不要吃得过饱,这样容易打瞌睡;当然也不能太饥饿,否则很难集中注意力;不要在很疲惫的时候入座,最好是趁自己很清醒、精神饱满的时候开始禅修;有个弟子给我看过一张《时辰与灵性功德指数表》,问我有没有道理?里面内容倒是挺详细的,把每个时间段有多少灵性指数列明得一清二楚:早上5点钟灵性指数1800万点,晚上9点钟是900万点,在指数越高的时间修行取得的功德就越大,就越容易成就。她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我没在佛经里看过,如果真对修行有这么大的帮助,佛应该会告诉我们的。


       另外,打座的时长要根据自己能力而定,要适中。初修禅时,应该是次数多而时间短,暂时只能坐十分钟,那就只坐十分钟,强行延长时间也会导致昏沉,甚至还会在潜意识中生出对禅修排斥的心态,渐渐会对禅修产生厌烦心,所以,我们没必要去给自己制造这种隐患。

修好寂止需要两个条件:1、安住。意识安住在所缘境上,意识不散乱,注意力集中;2、观的清晰。仅仅只有安住是不够的,虽然意识没离开所缘境,但如果被昏沉和掉举所障碍观的很模糊也不行,还必须观的清晰,这才是有质量的寂止。所谓清晰度,不光是指所观的对境很清晰,更重要的是能观的意识,也就是关注力也要十分敏锐、强大有力。


       哪些情况会障碍意识的清晰度呢?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昏沉。如果你观的所缘境的清晰度不够,那意味着或多或少存在着昏沉。昏沉有很多种,比如犯困、发呆、迟钝、乏力等等,总的来说昏沉的特性就是身心昏昧沉没,而铲除昏沉是我们修寂止要过的第一关。


       一般初期的‘犯困’是粗大的昏沉,而很多细分昏沉则发生在更深层次的禅修阶段,不容易辨别,会让我们误以为进入了一种清净平稳的禅定状态,非常具有欺骗性,这种情况,需要我们在实修的过程中去总结经验再行对治。


       现阶段我们要对治的是粗大的昏沉。有些人问,为什么不打坐的时候很有精神,一坐下来就犯困?那是因为我们的心在上座前一直处于散乱之中,而心在散乱时的消耗是非常大的,一旦心收回来就会放松,比如在外干了一天的活,一回到家就想躺下来休息,劳累紧张的心一旦停歇下来,就会往下沉,所以容易犯困。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给心注入力量,让它不要那么脆弱乏力,当所有意识聚合在一起时就会生成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正念,正念强了就不会昏沉。


       说到为什么人会犯困,我顺便说说关于睡眠的问题,经常会有弟子问我有没有办法解决贪睡的现象?贪睡其实就是昏沉,昏沉睡眠、掉举、贪欲、瞋恚、怀疑被称为五盖性障,这些都是禅修的障碍。五盖能障碍禅修,但禅修也是它们的违品,通过禅修就可以有效调伏五盖。比如贪睡,科学家发现大脑的耗氧量占人体的20%~30%,思考、工作,哪怕是说话都会增加大脑的耗氧量,大脑缺氧人就会感到疲惫,所以就需要休息和睡眠来补充和恢复,如果你平时心思过分散乱了,比如八卦、追剧、玩手机,你耗损得越大,所需恢复的时间就会越长。科学家们又通过实验发现:只要静坐5至10分钟,人的大脑耗氧量就会降低17%,而这个数值相当于深睡7个小时后的变化。这个是荷兰科学家的发现,而美国科学家的结论是:静坐40分钟等同于一晚睡眠的效果。虽说两组数值有点不同,但我觉得已经能解答“如何解决贪睡”这个问题了。


       产生昏沉的原因除了身、心疲劳,无著菩萨在《瑜伽师地论》里还提到几个原因:首先,破戒可以导致昏沉,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导致昏沉的原因;其次还有:◇不守好眼耳鼻舌身意根门,使得心向外攀缘,过度消耗心力;◇不知道节制饮食,不是吃太多就是吃太少;◇懈怠贪睡;◇妄念太多,导致身心不能正知而住;也不能精进修行断除恶习,以上这些因素就会令你生起很多的烦恼,就会容易造成昏沉,让你无法好好禅修。


       当我们克服了粗大的昏沉之后,我们的意识能主动积极的专注到所缘境上时,这样安住一段时间之后,我们的心不免会感到疲惫,这种疲惫感又会导致我们再度进入昏沉。这时候的昏沉已经没那么明显,看上去心并没离开所缘境,但因心力薄弱,所缘境无法观得清晰明了,这种现象就属于细分的昏沉。比如,在观水晶球的时候,我们的眼识安住在水晶球上,我们看的很清楚,但就是感觉力量不够、看的不透彻,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出现了细分的昏沉。意识的高度清晰有两个表现,一是非常清晰,二是敏锐,具有这种特质的意识是强有力的,这种力量可以帮助我们克服细分的昏沉。


       还有一种情况,当我们意识能够一直安住在所缘境上,能观的意识和所观的水晶球也都足够清晰,意识也具有一定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还不算最强大、不够圆满,这时就会出现最细分的昏沉。这种最细分的昏沉是最复杂的,也最难被觉察到的。刚入禅定的修行者经验不够丰富的时候就很容易混淆,把这种最细分的昏沉当成真正的寂止,没有一定的禅定功夫很难分辨出这种最细分的昏沉和真正的寂止。如果陷入在这种最细分的昏沉状态中,当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影响到呼吸,减缓气息的运转,进而意识也变得迟钝,进而障碍智慧的生起。因此大家以后要特别注意这点,如果对这些昏沉现象不加了别,久而久之,非但没有智慧,反而会增长愚痴,起到一个修善因得恶果的反作用了。当然,出现最细分昏沉和掉举时,意味着你的禅定功夫已经训练到一定的程度,所以你有非常丰富的经验能够克服和对治这个问题,在初级阶段一般不会出现这些障碍。


要对治昏沉可以从以下几条入手:


1.及时警觉:以明觉的正知,警惕和察觉昏沉的发生,令心专注于呼吸或所缘境之上,并且清晰鲜明。


2.观想光明:心昏暗不明就会引发昏沉,这时我们可以观想光明,比如观看或观想日月灯光,以明亮破除昏暗;


3.平衡情绪:心情低落也容易昏沉,这时要多思维积极的、能让你快乐的、能产生希望、增强信心的事情,比如暇满难得、禅修的功德、解脱的利益等等令心气上扬,以振奋驱逐萎靡;


4.调节目光:观动态的所缘有利于破除昏沉;也可以抬高视线凝视高处;在观佛像时,就将目光聚焦在佛像头面部,这样都有利于驱除昏沉;


5.暂停禅修:如果昏沉太厉害了,应暂停禅修,下座后用冷水洗洗脸,活动一下肢体,可以绕塔经行,也可以磕大头,使身心振作起来,等昏沉感消失了,再继续禅修。如果是因睡眠不足而导致的昏沉,那就先去睡觉,养足精神后再坐。


       关于昏沉我暂时说到这里,接下再谈谈该如何预防掉举


       掉举在“身”方面表现为漫无边际地行走、玩耍;在“口”方面表现为喜欢说些无聊的话或吟诗歌唱,或高声喧哗;在“意”方面表现为杂念妄想不停,前念去,后念来,浮想联翩,不得寂静;在“修止”方面掉举则表现为:虽然能够达到片刻的入静,却于定中不由自主的因前尘往事生起各种贪恋、嗔恨的念头。


       思维是掉举的来源之一。我们的意识有专注和思维两种功能,在修寂止之前需要思维寂止的功德来生起好乐心;在修寂止时,如果出现烦恼,也可以依靠思维去铲除烦恼。比如生起强烈的嗔心时,这时你要思维慈悲心、四无量心、忍辱的功德;如果是贪心出现时,就要思维贪心的过患;如果限于某种执着不能自拔,就要思维执着的过患、诸行无常、空性的智慧等等。但是修安住的时候,就一定要舍弃所有的思维,此时心一定要放空,不去追随任何念头,专注于当下。同样,当我们的目光锁定在所观的水晶球的时候,意识也要放空,如果此时用力过度,意识就容易分散了,比如去思维水晶球的形状、光线等细节,或心中生起“我在盯着水晶球”的念头,这样也是掉举,因此放空思维非常重要。


我们可以采取以下几种方法对治掉举:


1.及时警觉:心一定要保持正念,当散乱和掉举将生或已生的时候,要立即以正知警觉,将我们的注意力锁定或转回到所缘境上,并专注一境;


2.心系脐下:掉举的生起,可能是因摄心太猛,心力上浮就会引起我们的粗气上升,有时还会出现头重、胸痛等现象,这时要观想脐下1寸3分处的位置,放缓其心,令其自然,令气随念下沉,心随之平静;


3.平衡情绪:如果情绪亢奋时,你就该思维一下沉重的事情,比如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等,以此平复高涨而亢奋的情绪;


4.调节目光:当意识特别亢奋的时候,要去观一些观静态的所缘,这样有利于破除散乱;也可以将视线下垂而收敛情绪;


5.暂停禅修:如果掉举过于猛烈,那就暂停禅修,改修可以平息烦恼妄念的方法,比如以不净观对治贪欲、以慈悲观对治多嗔、以般若正智对治无明和邪见。


       其实,昏沉和掉举都是心无法平衡所导致的,摄心过于懈怠从而昏沉,摄心用力过猛从而掉举。粗大的昏沉和掉举是比较容易觉察到的,而细分的昏沉和掉举伪装度很高,不易觉察。比如,当我们能长时安住,这期间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水晶球上,没有丝毫杂念,也没散乱,但是,所观的水晶球的清晰度和稳定性不够,这是细分的昏沉;与之相对应的,我们能观的意识也不够敏感和有力,这就是细分的掉举。当然,这需要在实践的过程中具体感知。


       如何做到不被昏沉和掉举所影响呢?要用八种对治力中的正知正念来对治。什么是正念呢?能正确取舍所缘境,能区别正确的寂止状态和散乱的状态,意识非常清晰地安住在所缘境上,这就是正念。比如观修人身难得的时候,你的心一直在思维人身难得,这就是当下的正念。正念越强,心识的敏锐度和清晰度就越高,比如观轮回过患,观的越清晰,那么对轮回中众生的各种明显的、不明显的痛苦的感受就会更强烈、更深刻。


       正念就能够引发正知。心原本就是自知自明的,所以一旦有足够的正念的力量,正知就很容易自然显现。正知可以帮你监督是否处于寂止的状态,远离各种过患和障碍,它有监督提防提醒过患两种功能:1、当昏沉和掉举已经出现时,离于安住之时,它能发现这些过患,它会提醒你障碍已经发生,以便你去对治障碍;2、在昏沉和掉觉还没出现之前,定于安住之时,它帮你监督,从侧面监督是否保持了正念,这时不能直面安住,否则就会产生干扰。虽然正知有这些功用,但也不要刻意为之,比如,在已经进入安住的状态时,就不要再去质疑这种安住,这样反而会中断安住。


       正念和正知是成正比的,正念有多强大,正知就会有多敏锐,正知反过来也可维护正念的专注度,所以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为了保持和提升禅修的质量,我们还需要培养预知的正知。发生昏沉和掉举的原因各有不同,我们要事先根据实际情况总结经验,当我们预见到当下的状态会产生某种过患时,我们就该主动采取措施来防止这种过患的产生,这种预知的正知在寂止的高级阶段非常有用,也是必须具备的。


       好,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节课我会讲“九住心和四作意”,谢谢大家!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