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三十九课

《入菩萨行论》第三十

寂天菩萨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我们讲到了对治烦恼应该勇猛精进,并且能够承担必要的痛苦,这是修行人必备的品质。今天这节课,我们继续宣讲如何对治烦恼,除了具备以上品质之外,今天的颂词还会讲到,修行人应当恒时精进、不厌倦,具有耐力以及坚持不懈的精神。我们首先来看第一段颂词:


            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

            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

            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

            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意思是说,渔夫、屠户、农牧业等许多行业的人,仅仅是为了维持生计尚且能忍受寒、热、疲、困等诸多的艰辛,何况现在我们为了一切有情众生的安乐,那还有什么艰难是不能忍受的呢?

  的确如此,世间的工人、农民、牧民、商人等各行各业的人为了维持生计、养家糊口,大都过得非常辛苦,不仅要早出晚归,还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颂词中列举了渔夫、屠户和农牧业人员的辛劳,因为业力所致,为了谋生,实际上人们对从事什么职业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尽管现代社会发展比较迅速,但仍旧有不少人在从事比较繁重的体力劳动,不仅工作本身非常辛苦,冬天还要忍受寒冷,夏天还要忍受酷热,除此之外,饥渴、疲劳、困倦……往往也是要承受的,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早到晚忙忙碌碌,而如此的忙碌辛苦,无非就是为了衣能遮体、食能果腹。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存在着一个特殊的阶层——农民工,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国农民工的数量超过了2.8亿(2020年4月世界人口排名第四的印度尼西的人口总数大约2.67亿)。他们背井离乡到城市里打工,大多从事的是建筑业、制造业和服务业,很显然,这些行业的工作都是比较辛苦的。如果你到工地,去看看建筑工人劳动的情形,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天,你会心生诸多感慨,再看看他们吃的、住的、用的......在中国,农民工的月平均收入也就3000元左右,而这并不高的收入,还常常被拖欠。

当然,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就没什么压力了吗?对此大家会都有不同程度的感触。即便有些人经济条件不错、过着比较阔绰的生活,但内心的压力其实一点也不小,甚至说远远超过了平常人。平常人可能为不富裕的生活而发愁,但有钱人要操心的事可能更多。再加上世事无常,所以生活能够一直顺利、安稳的人并不多,即便有很好的财富福报,但辛苦肯定是免不了的。世间只有极少的人不费力气就财源滚滚,即便这样,财富福报好也不代表其它的福报一并具足。

      总之,在不同的人生里,相同的是大家都在承担着压力、忍受着艰辛。相比之下,学佛的人发愿成办一切众生的永恒安乐,为了这样的大义目标,忍受些艰辛、付出些辛苦,难到不是更有价值吗?回答是肯定的,无论是为了自度还是度他,这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出家人在为众生的解脱而精勤修法。当然,也有不少的在家人做得也非常好。作为在家人,一边要工作、一边要照顾家庭,同时还要兼顾修行,甚至把修行放在首位,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但实际上也并不是完全做不到,如果你领会了修行的真谛,其实是可以做到的。日子要一天天过,路要一步步走,无论心情好坏、天气变化,你每天都要出去工作,每顿饭都要吃,每分钟都要呼吸,修行也一样,需要化整为零,把它落实到每一天、每一个细微处。实际上,修行与生活、与工作并不是对立的。

 如果说修行要有一个所谓证悟的结果,那仅仅是一种文字表述,其实我们要证悟的觉性光明,是每个众生本自具有的,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因为被烦恼所牵引,所以我们失去了与它的连接。事实上,世间万物都是它的显现,或者说,它无时无刻不与万物同在,与我们同在。如果你能记得这一点的话,所谓的修行意味着什么?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一种状态中,训练我们的心与它合一。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修行并不是要我们轻视必要的生活,抗拒、放弃必要的行为。反过来说,我们也不要寄希望于因为修行了,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琐事就奇迹般地好转了。实际上,我们依然会生病、会失业、会婚姻不顺,但正是因为修行了,可以允许这一切如是的发生。因为无论生活是否顺利,身体是否健康,都不影响训练心的觉知这件事。

  其实我们首先要练习的就是这种定力,如果真的能够和觉知在一起,周遭的一切、自己的生活过得怎样,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令我们执著。我们依然会生活、承担责任、有所作为,但是你自己可以感受得到,内心的状态已经不同以往了。也就是说,随着对修行的领悟越来越深,尽管看似很辛苦,但是与世间的辛苦已经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因为对苦的感知不一样了。许多高僧大德他们过着非常清苦的生活,也有很多出家人去闭关,条件之艰苦超出我们的想象,但他们的内心是快乐的,一方面是因为放弃了对物质的执著;另一方面是因为发心为了利益众生,付出什么样的艰辛都心甘情愿。

  总之,在修行的过程中,大家不必过度紧张、也不要那么容易就灰心。随着闻思的深入,多多用心体会,不断调整修行的节奏,调整内心的松紧度。修行和生活一样,都要张弛有度,这样才能持久。这段颂词就讲到这里,我们来看接下来的颂词:


             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

             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

             出言不量力,云何非颠狂?


意思是说,我曾经在上师诸佛菩萨面前立下誓言,要将一切众生度出烦恼苦海,但是现在自己都还没有脱离烦恼。说出这样不自量力的大话,难到不是癫狂吗?

  大家不要误解这段颂词的意思,并不是说,依我们目前的状况,不能发下救度众生的誓言。恰恰相反,正因为身处烦恼之中,才要发下大愿,并且在大愿的激励下精进修行,从而去除自心的烦恼。这句颂词的真实意思是,每当倦怠、散乱的时候,我们要用“出言不量力,云何非颠狂?”这句话来质问自己,一方面提醒自己曾经发下的誓言,另一方面鞭策自己要为实现誓言而作出实际的努力。

  佛陀曾经说过:“己未度脱,岂能度众。自如盲人,岂能带路。”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自己还没有从烦恼中解脱出来,如何去救度身边的人,乃至众生。就比如我们自己还是个盲人,还找不到路,怎么可能给别人带路,这是不可能的事。的确是这样,发心是好的,也懂得了一些佛理,但如果自己还经常被贪嗔痴所牵动、烦恼重重的话,即便去帮助他人或者引导他人来学习,又怎么可能赢得他人的信任、令他人生起信心呢?语言的力量是有限的,虽然我们或许可以讲出一些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话,但事到临头,如果连自己的烦恼都不能平息,怎么可能对他人产生影响呢?

  更何况,当内心不清净的时候,智慧很难生起,对待他人的烦恼以及他人所需要的帮助,我们未必能看得清楚,很多时候可能只停留于自己内心的投射。也就是说,很可能把自己的需要、自己的情绪等比较主观的东西,转移到了别人身上,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和希望去指导别人,这样能不能利益到他人,很难说。比如你正恨着一个人,你就很难去劝慰别人要包容这个人。即便你们恨的不是同一个人,但通常情况下,一个还没有清理好自己情绪的人,更容易和他人的情绪产生共鸣,而不是给予积极的影响。就好比一个被欺骗过但还没有放下怨恨的人,很难去劝慰别人放下怨恨,两个这样的人在一起好像比较容易互相理解,但更大的可能则是共同表达怨恨的情绪。也就是说,看到别人烦恼的时候,实际上会勾起自己的烦恼。当烦恼遇到烦恼,更多的时候是彼此互相强化。龙猛菩萨也说过:“自己未能调化,而去度化众生,这是一种自相矛盾的行为。要真实地度化众生,必须先精进地调伏自己的烦恼。”

  可见,这是不能跨越的修行次第,并且要我们亲自完成,这是肯定的,自心的烦恼没有人能替你抹平,只有自己才能清除掉。总之,要想自度度他,只有坚持不懈地去对治烦恼。接下来的颂词,宣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颂词的意思很明显,在对治烦恼的时候应该坚持不懈,恒时地去对治,不退缩、不畏惧。虽然烦恼非常强大,救度众生也绝非易事,但是我们也不能退怯。原因是什么,这个已经反复宣说了很多次,如果现在退失,重新回到烦恼执着之中,生生世世都难以再转生善趣,更何况出离解脱。所以,只能进,不能退。

  但是大家也不必过度忧虑和恐惧,虽然说对治烦恼、救度众生看起来都是非常困难的事,但其实都是值得欣喜的事。在获得人身的前提下,又能值遇佛法,闻听到佛法的教言,这都是非常难得的殊胜福报。如今我们又发下了救度众生的大愿,要知道,这种发愿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

  地藏菩萨曾发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深广大愿,正是因为这样的愿力,使得他在短暂的时间内就圆满了成佛的资粮。关于这一点,佛陀在《占察善恶业报经》中说过:“久已能度萨婆若海,功德满足。但依本愿自在力故,权巧现化,影应十方。”佛陀是说,地藏菩萨自发心已来,经过了无量阿僧祗劫,功德智慧早已圆满具足,与佛等同,早就应该成就佛的果位。但是因为他的本愿是要度尽一切众生,所以隐去了其真实功德,不现佛身,而是化百千万身自在示现。可见,地藏菩萨虽然发下了这样的誓愿,但不等于要等地狱全部空了,他才有机会成佛。

  其实诸佛菩萨都是这样发愿的,包括释迦牟尼佛。释尊在因地的时候也曾发下大愿:“我要度尽一切浊世的众生,我的发心永不退失。”在显现上、在凡夫的眼中,众生并没有被全部度尽,但释尊已然成佛。所以,大家无需有那么多主观上的忧虑,在发下大愿之后,只要在每一天、每一个时刻、乃至每一个当下看好自己的心,坚定地取舍,只要这样坚持下去,一定会逐渐获得一种内心的力量。当对治的力量越来越增强,我们就会发现,烦恼和负面的念头渐渐失去力量。我们已经很容易控制它们,它们也不轻易影响我们的正知正见,进入这个阶段,修行的意乐和信心都会有所增强。

 下一段颂词继续宣说对治烦恼我们应持的态度:


            吾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

          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  

    

 首先,“吾应乐修断”,意思是说,对于断灭烦恼,我们应该充满欢喜心。“修断”,意味着能断,也就是说,囚禁了我们无数劫、让我们受尽苦楚的烦恼是可以断灭的。这就好像是说,对于一个伤害了我们无数次的人,我们终于确信有办法可以对付了,我们的心情会怎样?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惩治外在的敌人,惩治多少次,惩治得多严厉,都不究竟,都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本。而这个“修断”是从根本上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说,这是最值得欢喜的一件事。  

 那么接下来,在对治烦恼的过程中,对待烦恼我们应该持什么样的态度呢?“怀恨与彼战,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意思是说,要怀着把它彻底断尽的决心,同时带着看似嗔恨的心来与烦恼作战。只有这样,才能将其灭尽。这儿的嗔恨心,是不是真实的烦恼呢?是不是那个火烧功德林的嗔恨心呢?当然不是,显现上好像都一样,但因为对境不同而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个嗔恨心嗔恨的是带给我们无尽痛苦、障碍我们出离解脱的烦恼怨敌。嗔恨它们意味着觉醒,是我们发誓要断灭它们的一种决心和态度。

 大家还记得奔公甲吗?当他觉知到自己的贪心时,怀着愤怒的心情大声疾呼,要人来抓他;还有,当他觉知到自己的虚伪心时,也一样怀着嗔怒的心快速地将其断灭。可以说,这是对待烦恼最决然的一种态度。你可以不一定像奔公甲那样大声疾呼,我们在家人的生活环境未必可以接受这种方式,但你至少要培养出对行、走、坐、卧的觉知,在烦恼生起的时候,首先内心要有个与之诀别的态度,行动才跟得上。  

  当然,在具体操作的时候,有一些细节需要提示给大家。对待内心的烦恼应该像对待敌人一样,不姑息也不放纵、坚决对治,这是首要的态度。但与此同时,每当烦恼执著发生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太过自责或者灰心,也就是说,不要在嗔恨中再添加其它的负面情绪,这会让我们招架不住,适得其反。修行要走中道,过分用力会导致疲惫不堪,反而容易放弃。

  再进一步说,修行要有果断的态度,这是应该的,但同时要运用智慧,比如记得用无常观、空性来观待一切,说到底,所有的事物、我们的思想、起心动念都是无常的、空性的,不要执著。这样的正知正见会帮助我们走中道。这个中道起初可能不好把握,偏左或者偏右是正常的,随着修行的不断深入,只要大家用心体会,渐渐就会熟练的。    

 如果可以把握好这个度,大家想想看,我们对自己可以把握好,也就决定了对待他人的态度和方式可以更恰如其分,比如向道友分享体会或者给他们提示,此时就更容易水到渠成。如若不然,当我们对自己带有强迫、苛责的时候,自然也会对他人施加强迫或者苛责,那么效果反而不一定好。当然了,如果发心是好的,即便有时候言辞激烈些,像是很嗔怒的样子,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将内心调柔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这不仅关系到对待他人的态度,还关系到我们自己是不是很在意别人对待我们的态度以及做法。也就是说只有自心越来越包容、越来越不执著,才会越来越不计较,这样的话,彼此的烦恼自然都会减少。

 总之,说到同修道友,大家一起走在解脱的道路上,彼此的提携、彼此的帮助是难得可贵的,莫说是给予正向的、积极的帮助,即便有时烦恼上来,表现得比较负向、带攻击性,但又怎样呢?对于修行人来说,一切都是修行的对境,善用好了都是对治烦恼的资粮。所以,彼此之间要多理解、多关照,大家共同进步。这不正是我们的发心吗?好,这段颂词就讲到这里,下面还有这节课最后一段颂词,再次强调了对治烦恼需要强大的勇气和力量。


            吾宁被烧杀,或遭断头苦,

            然心终不屈,顺就烦恼敌。


 意思是说,宁可被烈火焚身、或者遭受砍断头颅的痛苦,但我的心也始终不会屈服,不会顺从于烦恼怨敌、不会任其摆布。试想一下,如果有这种精神,什么样的烦恼怨敌不能被消灭掉呢?有的人可能会想,果真需要经历这些考验吗?听着又有些胆怯了。我们大多数人还处在修行的初期阶段,一般来说,暂时还不会遇到这么严峻的考验。

 但是,古圣先贤,包括释迦牟尼佛在内,都是历经无数次大大小小、内在外在的考验才成就的。佛陀在因地的时候,遇到过外敌的迫害,其伤害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常人的思议范围和承受范围。了解释迦牟尼佛成道过程的人都知道,即便真的要舍弃财产、身体、乃至性命,佛陀也从来没有犹豫过、没有退却过,经受再大的考验也没有随烦恼转,没有令心染污。

  类似这样的公案,在历史上还有很多。佛经上有记载,曾经有位比丘误入一位女子的家中,最后他宁可跳入火坑,也不肯犯戒行淫;还有一些比丘被强盗劫持,用草捆绑起来,但是他们宁可遭受风吹日晒、虫子咬食,也始终没有断草而去;另外还有一位比丘,亲眼看见了是一只鹅吞食了施主的珠宝,但他非常慈悲,为了保护这只鹅,甘愿忍受施主的误解和毒打,始终没有说出真相。除了以上这几个公案,《贤愚经》里面还详细记载了一位比丘,正是因为受到以上公案中几个比丘的的激励,宁可自尽、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愿做不净行的故事。

  这些“牺牲”在我们看来,有的人会钦佩、有的人会致敬,但不免也有人会心生畏惧,甚至有些人可能会质疑,这样值得吗?以世间人的价值观,有这样的迷惑是正常的,这也正是真正的修行人与凡夫的不同之处。我们看重的,在修行人那里并不是一点也不被看重,比如身体、生命,修行人也很重视,但与对治烦恼相比、与菩提心相比,如果要有所选择,那么身体和生命就可以被舍弃。毫无疑问,在修行人那里,无论是自利、还是利他,对治烦恼、守持菩提心才是最重要的。再怎么说,身体和生命都只是眼前的利益,即便不做“牺牲”,它们迟早也会消失,而如果不对治烦恼、不守持菩提心却是失去了修行人最根本的戒律。

 很多人之所以一时很难理解、更难以做到这种“牺牲”,是因为还没有建立起来更全面、更稳固的正知正见。通过闻思,一些人已经建立起来了一些知见,但之前的观念还比较顽固,不经意间,就会被它带回去。所以,大家要保持觉知,有质疑是正常的,但是我们要观察质疑是从哪里来的?不要马上认同质疑而远离了真理。可以有质疑,然后带着对质疑的觉察来听闻佛法。佛法所讲的道理也并不是要大家一听就深信不疑,佛陀曾一再告诫听闻佛法的人,要深深地思维和体会。

但终究佛法的道理揭示的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因此经得起任何人的思维和实践。并且,如果你依照教言来修持,一定还会亲身体验到它的真实不虚。那么,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把握好修行的节奏,就是依教而行。首先领悟公案对我们的激励,然后回到当下,尽量去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也可以说,有些是我们必须做到的,要不然,修行永远是纸上谈兵,那就很可悲了。

总之,这段颂词的意思是说,对治烦恼要具足大勇气,不能顺从于它、任其摆布。有位大德曾经说过:“烦恼就像流浪猫,千万不要满足它的需求。”的确如此,如果不断满足它的需求,喂食给它,它就会来索取更多的食物;而如果停止喂食,起初它还会来打扰我们,但渐渐的,总是看不到希望,它就不会再来了。对于烦恼也一样,不要指望它会有满足的时候,也不要骗自己说,再满足它最后一次,从下次开始戒掉。我们心知肚明,这样的妥协,只能让烦恼的胃口越来越大。

对治烦恼就要从当下开始,从这一次开始,只要是可以做到的,就不要给自己留有退路。总之,对治烦恼,需要勇气、需要定力、需要长时间的坚持。  

好,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