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三十八课

入菩萨行论 第三十八课


         寂天菩萨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我们讲到了对治烦恼应该具备精进的品质,为什么?因为,虽然烦恼并非本自具有,不过是心的一种幻相,但是因为执着的时间由来已久,以我们被烦恼障、所知障障碍住的状态,还不可能立即顿超烦恼,马上体悟到幻相的境界。这即是说,对治烦恼直至净除还需要一个精进修行的过程,就仿佛镜子上面布满了污垢,我们看不到它的本来面目,只有长时间地用力擦拭,直至擦得干干净净,才能现出本来清净无染的面目。接下来的几段颂词,再次表明了我们不仅要精进,还要拿出勇士的精神来对治烦烦。


        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

        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意思是说平日里他人对我们作出微小的伤害,我们尚且要生起恼怒之心或者予以还击,那么,面对造成那么巨大危害的烦恼怨敌,在它们还没有被彻底消灭之前,真正的勇士是不可能入眠的。这里的微小伤害,指的是小到一个不好的脸色,大到危及性命的伤害。之所以都称之为微小的伤害,是因为相对于轮回中堕入恶趣的灾难来说的,不能不说任何的伤害都是微小的。


       那么,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的“微小”伤害,我们通常的态度是怎样的呢?通常是难以容忍的,如果可能的话会予以还击。比如听到一句恶语,我们很难不反唇相讥;如果财产、身体、家人受到损害,我们更不可能坐视不管,通常会寝食难安,想尽办法也要挽救或者惩治对方。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也会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安慰自己。总之,无论是亲自惩治还是希望对方遭到厄运,都表明了我们对待伤害的反应和态度。


       既然对待“微小”的伤害尚且如此,那么对待伤害了我们生生世世的烦恼怨敌,我们应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呢?之前是因为愚痴完全被烦恼怨敌所蒙蔽,好比一个人认贼作父,跟这个害得自己无家可归的人一道做尽了坏事。现在总算认清了他的真面目,自然不该再继续同流合污。要么报仇雪恨,要么断然离开。颂词里面说我们要做一名勇士。这里的勇士不是说勇于与外部敌人作斗争,而是指菩萨道的勇士。那么,菩萨道的勇士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要向自己开战,向自己的贪嗔痴开战。并且,如果不将这个害了自己生生世世的敌人消灭掉,这个勇士是不可能安然入睡的。


       对待烦恼为什么要具备勇士精神?因为贪嗔痴随时都可能蛊惑我们,让我们陷入它的迷阵不能自拨。若不是具备坚定、勇往直前的态度,是不可能突出重围、将其净除的。就好比好多人明明知道自己跟不地道的人在一起,做着一些不符合规范、甚至害人害命的事,但是却总没有勇气脱离泥潭,反而一错再错、越陷越深。


       这种悲惨的命运如何才能改变?实际上,没有内敌,哪里会有外敌?如果我们不清除内敌,随时都会遇到外敌,从这个角度来说菩萨道的勇士是觉醒的勇士。因为有了觉醒,行动上才会坚定、勇往直前。之前我们之所以对烦恼束手无策,是因为我们首先认同了它们,然后屈服了它们。大家要知道,如果不把对治烦恼作为主动的功课、必不可少的功课,即便已经修完了五加行或者念完了几万遍的心咒,烦恼也不一定会减少。


        在前面的课上我们也讲到过,在对治烦恼之前首先要对烦恼有一些了解。起初,我们对治的一般是比较粗大、浮于表面的烦恼,就好比一棵大树,起初砍掉的是上面的枝枝叉叉,因为还有下面的根,所以它还会再生长。也就是说虽然已经在对治烦恼,但是烦恼还是会一再地出现,这是正常的。每当这个时候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急于求成或者灰心丧气,这种心态本身就是烦恼,也是我们需要对治的一部分。


        再具体点说在对治的过程中,有几种情况比较常见的。比如,有时候你会感觉到明显的进步:烦恼减少了,心情舒畅了,关系也和谐了;但有些时候,却好像又回到了糟糕的状态:心情低落,提不起精神或者比较烦躁。其实每当感觉糟糕的时候,都是非常宝贵的修行机会,这往往是我们直接面对烦恼的时候,是我们直接感受烦恼的过患、感受到烦恼会给自他都带来伤害的机会。只要我们带着一颗觉察的心去体会,而不是完全跟随烦恼,这时候很多体验都是非常好的修行素材,它们会帮助我们对平时所闻思的法理生起更深刻的领悟。同时,在这个过程中练习不被烦恼带走的定力和耐力,也是一种必要的修行。   


       这也可以理解为,要对烦恼保持觉察和开放的态度,假以时日你不仅不会排斥烦恼,反而会欢迎它的到来,因为这个时候烦恼已经成为修行的助缘。你会知道这个阶段的进步并不在于从此没有了烦恼,而是可以面对和想办法调伏烦恼。米拉日巴尊者杀了那么多人、造了那么多恶业,却可以即生成佛,就是因为他具有勇士的精神。不明理则已,一旦明理,尊者就以大无畏的精神向自己的烦恼和罪业开战。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没有信心,即便今生的修行不足以即生成佛,但至少可以做到不舍菩提心、不堕入恶趣。下面的颂词,再一次提到了勇士的精神,并激励我们去对治烦恼。


   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

   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

   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

   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


        意思是说在激烈的战场上,勇士们为了消灭敌人而奋力拼杀。虽然这些敌人最终也会自然死亡,并且还会因为死亡感受具大的痛苦,尽管如此,勇士们依然奋力拼杀,只要未达到最后的胜利,即使被敌军的箭矛刺伤身体也绝不向后退却逃跑。这里以两军对垒的场面作比喻来激励我们在对治烦恼的时候也要拿出大无畏、勇往直前的精神。世间的勇士们尚且为了消灭敌人浴血奋战、生死相搏,即便是身负被敌人的兵器所致的重伤也绝不退后半步,更不会弃甲逃跑,这就是勇士的精神。修行佛法、对治烦恼也需要这种精神。


       很多时候我们内心还是很向往自在解脱的境界,但是,行为上是不是全身心地为我们所向往的自在解脱而努力呢?事实上好像也不是。不夸张地说我们即贪恋又懒惰,放弃外在的名誉地位、财富享乐就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更何况还要从一直沉迷的各种意念、回忆、遐想、计划中出离出来,这更是难以做到有悖常情。还有就是懒惰,我们更愿意每天躺在床上睡觉、看电视。虽然一刹那间的收摄心就能回到当下,三分钟、五分钟的静坐就可能让我们变得清明,可是我们都懒得去做。


        广义上说是放逸,狭义上说就是贪嗔执著,这些几乎填满了我们全部的生活,无论是工作、谋生、社交,甚至休息都在它们的控制之下。一天下来,上班、交谈、各种新闻、八卦……毫无拣择地被装进我们的脑袋,其实可以说是装了一脑袋的垃圾。而后,终于可以休息了,要么翻看手机、要么打开电视,要么找人闲聊……这是另外一种放逸,也是在不断地填充垃圾。为什么我们常常觉得很累,好像总是休息不够?就算是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觉了,也无法让纷乱的意念停下来。实际上放逸消耗的不单是身体,还有心理和精神。


       所以,真正来看我们是极其可怜的。但是无法脱离这个怪圈、不能自在解脱归根结底是我们自己的原因怪不得任何人。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够让自己完全彻底地放松下来,毫无疑问,只有扫清了内心的垃圾才有这种可能。怎么样才能对治强大的贪恋和懒惰,以及扫清堆积如山的垃圾?显而易见必须具备勇士的精神。这个勇士是勇猛的、毫不妥协、毫不退却的。他目标明确、一往直前,在没有彻底扫清垃圾之前他是不会停下来的。当然,这个勇士也是慈悲的,菩萨道的勇士不同于战场上的勇士,区别在哪里?在于他是出于慈悲降服烦恼,虽然方式和信念是勇敢、果断的,但是内心却是充满慈悲的,目的是为了救度自他。 


      由此我们也明确了一点,那就是持戒、对治、调伏与慈悲并不相违,对治烦恼就是对自己的慈悲。当我们这样对待了自己,也就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他人。比如,再次面对他人的烦恼时,一方面因为慈悲我们不再那么容易被激惹,比如不再嗔恨、抱怨,这样也就可以避免纠缠不休;另外一方面因为有了分辨力明白是非,也就开始有勇气去否决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慈悲并不意味着有求必应或者永远只有温和的笑脸,这不一定是真正的慈悲。这就好比真正引导我们觉悟解脱的上师不会事事都随顺我们,不一定成全我们的每个心愿。米拉日巴尊者的上师玛尔巴他让米拉日巴吃尽了苦头,但对于罪业深重的米拉日巴来说,这是上师给予弟子的最用心良苦的慈悲。


       所以概括来说,菩萨道的勇士是勇猛的、慈悲的、同时也是智慧的。关于这几点的内在关系,大家好好体会。接下来的这段颂词也涉及到了勇士精神,从要有承受痛苦的勇气这个角度来宣说,这里面同样体现了勇士的勇猛、慈悲和智慧。


   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

   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

   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

   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意思是说世间人为了短暂的恩怨,尚且要那么勇敢、矢志不移,更何况我们要对治和消灭的是无始劫以来一直制造痛苦的烦恼怨敌。所以,虽然会遭受到百般痛苦,但我们始终不应该失去斗志、懒散懈怠。前面的颂词已经说明了,外在的怨敌对我们的伤害是一时一地的,而且,即便我们不去对抗,他们也会自然死亡。但是很显然内心的烦恼怨敌完全不同,就如颂词里面所说的,无始劫以来,它们对我们的作害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们遭受的所有痛苦都是它们制造出来的。并且,如果不是有意识地去对治的话,它们是不会自然消亡的。


        如上所说对于消除外在的怨敌,我们尚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如果对这个伤害了我们生生世世的烦恼怨敌却毫不在乎,那岂不是非常的荒唐和愚痴。当然了,驱除外敌尚且需要流血牺牲,更何况是对治无比顽抗的贪嗔痴,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和轻松,期间将遭受挫折和违缘所带来的种种痛苦,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场战役不需要冷兵器,也不需要现代武器,但是需要坚定的信念和勇敢精进的精神。


       只有建立起坚定的信念,拿出勇敢精进的精神,我们才能不再随顺贪嗔痴,同时在违缘、障碍出现的时候可以不回避、不逃跑,而是勇敢地面对和承担。为什么要勇敢地面对和承担?如果你真的领悟到所有的痛苦都是来自于自心的贪嗔痴,那么眼前这个所谓的违缘、障碍不就是贪嗔痴的化现吗?我们不来承担谁来承担,如果这一切必将发生,早点承担总比晚点承担要好,不是吗?还有一点,痛苦其实是最好的警示,如果可以一次次有机会被警醒——痛苦来自哪里,那岂不是最好的止息贪嗔痴的动力。


       之前,对于外敌或者外部问题,我们通常会认为消灭掉它们、解决掉它们是最令人欣慰的,但是现在应该清醒了。如果不从内心去解决掉问题的根源,所谓的外敌和外部问题,不是还会源源不断地降临吗?其实每个人的遭遇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的一生不就是在一直解决问题吗?到头来已经不知道是问题激起了贪嗔痴,还是贪嗔痴带来了问题。当然,我们更愿意认为是问题激起了我们的反应,我们是迫不得已的,这样就可以不用承担责任,不需要面对自己。


       但如此会怎样,真的可以逃掉吗?这就好像已经得了重病的人却假装没有病,当疼痛发作的时候他说是被别人弄疼的,并且还会对别人大发雷霆......听起来这是不是很荒唐,但这就是我们一贯处理问题的方式。那么,如果你有幸知道了病痛的真正来源,并且能够去面对、去调伏、去对治的话,虽然这个病不能马上痊愈但内在与外在都会逐渐的好转,这是一定的。


       接下来因为有了警醒与面对的能力,没有问题的时候不会再去自找麻烦,但当问题再次来临的时候也不会退却或者恼怒,只要愿意从自身去解决,再大的违缘、障碍都会慢慢好起来。有时候需要的是承担、有时候需要的是等待、而有时候需要的是发愿......渐渐的,诸如此类更多、更细致的面对问题的善巧方便,你都会懂得运用。


        再者,当内在与外在都慢慢好转的时候,切身的体会会带给我们真实的信心。无论再处于什么样的环境、再遇到什么样的人或事,内心的信念是不会动摇的。你甚至可以体会得到当我们能够看清楚自己,能够把握住自己的时候,其实命运是可以把握的。无疑,这是对治烦恼、承受痛苦最直接的利益,其实还有更大的功德利益:


   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

   战归炫身伤,犹如配勋章。

   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

   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


       这段颂词用比喻来进一步说明精进与苦行的意义。意思是说世间人为了微小的利益,比如将士们为了英雄之名或者加官晋爵等利益而与敌人奋勇作战,哪怕在身上留下创伤,这些创伤在战后反而会被当成勋章一样拿来炫耀;那么如今我们是为了自他的大利益而精勤修行,由此而遇到暂时性的痛苦或者挫折,又怎么能当作是伤害而不愿意承受呢?


       世间人为了让别人认为自己是英雄而炫耀伤口,这种情况是有的。无论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将士、还是平时生活中的人们经历了磨难而留下了伤疤,有不少人会把它当作经历痛苦的见证,用它来证明自己的坚强或者勇敢。在世间人的角度这是可以理解的一种心态,但是在佛法的角度、在修行的角度,这样做意义并不是很大。不仅如此,如果当初的行为里面充满了嗔恨的话反而是已经造下了恶业,是很可悲的对境。但是如果是为了精勤于对治烦恼而承受不可避免的痛苦,意义就不同了。


       闻思到现在不能不承认我们曾经承受的和将要承受的痛苦,事实上与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关系,本质上都是现在时的贪嗔痴或者过去时的贪嗔痴所造成的。而如果现在就开始对治的话,毫无疑问无论是现时的痛苦,还是将要成熟的痛苦,从原理上说都一定会越来越轻,甚至有些痛苦会被免除。 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吗?所以,即便再承受一些暂时性的痛苦,但如果我们心里清楚终于走上了一条倒计时的道路,也就是说藉由痛苦消除业障、消除杂染、训练我们的心性,直至回归到清净的本性——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承受痛苦,其意义就非同一般了。


       当然,在这里也需要跟大家说明一些特殊情况,因缘是精深奥妙、不可思议的,它既遵循一般的规律,同时又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发生。从修行的角度来说一个修行特别精进的人,可能痛苦来得反而更加凶猛;与此类似一个中等精进的修行人,他的痛苦往往也是中等的;而如果非常懒惰每天都处于放逸、懈怠之中,可能违缘障碍都不会来找你,一切看起来很顺利。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于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来说,有时候面临和承受巨大的痛苦其实是一件非常有福德的事。


       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开祖马尔巴和他的上师那若巴都是密教中著名的大成就者。那若巴起初是印度的一位王子,但他从小就有厌世之心25岁剃度出家,后来成为那烂陀寺的大智者。那若巴在成就之前曾追随上师帝洛巴达12年之久。在这12年中那若巴先后经历了十二大苦行、十二小苦行。大苦行是一年一次,每过一年上师就会狠狠地“折磨”他一番。这种“折磨”超乎常人的想象,当然也超出了常人的承受范围。


      “那若巴”这个名字就来源于这段历史,在梵文中“那”是疼痛、难受的意思;而“若”则是尸体的意思,因为那若巴每次都会遭受到快要死掉的痛苦。每当上师帝洛巴询问他怎么样的时候,剩下一口气的他只能说:“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所以上师帝洛巴给他取的名字就叫“那若巴”。因为时间的关系在这里我们不能把那若巴所受的12大苦行、12小苦行一一宣说,我们只讲其中的一段,让大家体会一下那若巴所承受的痛苦是什么样的。


       有一次帝洛巴和那若巴来到一条水沟前,这条水沟既难以跳过去也难以趟过去,因为水中布满了水蛭。看到这种情况那若巴向上师请求道:“让我躺在水里作为人桥,您从上面走过吧。”帝洛巴回答说:“只要你愿意,那当然再好不过了!”于是,那若巴就真的那样去做了。但是帝洛巴故意走得非常缓慢因此耽搁了很长时间,等到帝洛巴完全走过的时候,那若巴已经站不起来了,他的身体上下已经布满了水蛭几乎要喝干了他的血液。那若巴勉强挺起身体,滚到了岸边然后就昏死过去了。上师帝洛巴看到这种情况却独自走开了,把那若巴一个人留在了那里。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上师才重新出现在他的身边。上师问道:“那若巴,你怎么样?”那若巴只能有气无力地答道:“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帝洛巴朝他轻轻挥了挥手,一切便恢复如常了。 


       在12年中类似于这种濒临于生死一线的痛苦,那若巴经历了二十四次。令人赞叹的是无论经历多大的痛苦,那若巴从来没有动摇过对上师的信心。也正是因为他始终如一的清净信心再加上具德上师的加持,虽然承受了一次次巨大的痛苦,但他的业障却得以快速地清除,最终生起了证悟的境界。大家可能觉得帝洛巴与那若巴师徒二人的经历不具有普遍性,但其实佛教历史上有许多这种现象。上师通过不共的加持以比较猛烈的方式消除弟子的业障,而弟子的善根和信心也与之相应当下便明心见性。这样的公案并不少见。


       那么我们能否有这样的机缘?这要看大家有没有准备好。准备好了,自然会有。但如果还没有准备好,也无需勉强自己不切实际的去冒险,真正的上师也不会拔苗助长。那要怎么做?那就沉下心来,好好努力精勤于法,这是当下最需要做的。世间事要想取得成功尚且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和努力,更何况是出世间的成就。事实证明但凡得以成就的圣者,哪有不需要经历一番苦行的!所以大家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现有的发生都是可以承受得来的,尽管去面对和承受就好了。只要守持正知正见,一切发生都是修行的对境。


       最后简单概括一下这节课教给我们的修行要点:首先看好自己的心,不要再自寻烦恼;其次一旦生起贪嗔执著,要及时对治、不妥协;最后对于降临的艰难和痛苦,拿出勇气去面对和承担,不怨天尤人而是反观自心。希望大家记得这三个要点,积极面对依照教法来修行就没有过不去的艰难和痛苦。


       好,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