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三十二课

入菩萨行论 第三十二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我们的课程已经进入到了《入行论》第四品《不放逸》品的学习,上节课讲到了舍弃菩提心的过患——异熟果堕入恶趣。关于产生这个过患的理由,我们已经宣讲完毕了,接下来对于有的人所提出的质疑,寂天菩萨作出了回答,颂词如下:


    有人舍觉心,却办解脱果,

    彼业不可思,知唯一切智。


  这个质疑是:“有人舍觉心,却办解脱果”,意思是说,从佛教的历史来看,有人舍弃过菩提心,但是他们却没有堕入恶趣,而是获得了解脱。鉴于此,舍弃菩提心会堕入恶趣,这种说法并不合理。在大乘佛教的有关经典和论典中,的确有这样的公案。比如佛经中记载的,舍利弗尊者曾经在六十个大劫中修持菩萨行,有一次,魔王波旬化作婆罗门的形象来向尊者索要右手,尊者没有犹豫,当即砍断右手交给了他。因为右手断了,尊者只能用左手交给他。对于这个举动,婆罗门非常不高兴,他指责尊者说,这样是对他不恭敬。当时在印度的确有这样的规矩,用右手递东西表示恭敬,而如果用左手就意味着侮辱、不恭敬。但当时尊者的右手已经被砍断了,只能用左手,婆罗门却视而不见,对他大加指责。为此,尊者感到众生真是太难度化了,不由得生起了厌烦心,舍弃了发心。但舍弃发心之后,尊者并没有因此堕入恶趣,而是在佛陀的教化下获得了阿罗汉果位,成为佛陀的上首弟子。


  关于舍利弗尊者的这段经历《大智度论》有另外一个版本:一次一个乞丐向他索要眼睛,尊者慈悲他,毫不犹豫挖下眼睛布施给他。不料,那个乞丐闻了闻说:“很臭!”便把尊者的眼睛扔到地上用脚踩碎了。此时,忍受着巨大痛苦的尊者感到众生实在是难以满足,他心灰意冷,无奈舍弃了度化众生的菩提心。但结果是一样的,尊者在佛陀的教化下获得了阿罗汉果位。除了尊者舍利弗的公案,在《金色传》中也记载着一位尊者在六十四劫中行持菩萨道,后来遇到了违缘,导致他退失了菩提心,后来他转而求学小乘道,最后获得了独觉的果位。以上这几个公案的确看似与退失菩提心一定会堕入恶趣的过患相违背,那如何来解释这种情况呢?


  寂天菩萨是这样回答的:“彼业不可思,知唯一切智”,意思是说,这种特殊的业果之理,他人是难以思议的,唯有证得一切智的佛才能了知。大家不要认为这是推诿之词,好像并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详细的分析和解释,其实不是。关于业果的问题,佛陀曾经说过: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一般来说造什么样的因,就会有什么样的果。但是有些特殊的业缘,显现上并非如此,潜藏着极为微妙、深细的关系,不是一般凡夫所能了知的,只有超离了一切善恶分别、佛陀的究竟智慧才能观察得到。正因为这样,为了避免胡乱猜测、陷入困惑乃至产生邪见,佛陀曾告诫众生不可以用简单的思维去揣度因果。


  很显然,这几个公案所涉及的业果属于特殊的因缘。就公案里舍利弗尊者的情况,历史上不同的论师持有不同的见解,善天论师认为:“舍利弗虽然舍弃了方便的菩提心,但他后来再三地受持,所以没有破菩萨戒。”《入菩萨行论广释》中的解释是:“舍利弗虽然舍弃了菩提心,但他没有舍弃解脱心,所以没有堕落。”布布达论师则认为:“舍利弗舍弃了世俗菩提心,但没有舍弃胜义菩提心——无我的空性智慧,所以他没有堕落。”以上这些不同的观点供大家参考,之所以会有不同的见解,恰恰再一次说明,业因果的甚深演变唯有遍知的佛陀才能了知。不管怎样,特殊的、鲜见的因缘不能推翻普适的因果定律,对于凡夫来说,还是要遵循一般的因果定律,不能由此产生舍弃菩提心并无大碍的想法,甚至心存侥幸获得像尊者那样殊胜的结果,这是没有任何根据的妄想。毕竟公案里面尊者们的根基是我们遥不可及的,尊者们看似舍弃了菩提心,但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修行境界,我们是不了知的。所以,我们还需要如理如法地谨慎行持,这才是最保险的。


    菩萨戒堕中,此罪最严重,

    因彼心若生,将损众生利。


  意思是说,在菩萨戒的堕罪中,舍弃菩提心是最严重的根本堕罪,倘若生起这种念头,将有损于成办一切众生的利益。大家已经知道,菩萨戒中有十八种根本戒、四种根本戒和一种根本戒,这一种根本戒就是不舍弃众生,舍弃这一条根本戒是菩萨戒中最严重的堕罪。为什么这样说?何为菩萨?何为菩萨戒?可以说,菩萨就是利益众生的代名词,如果不利益众生,何来菩萨。而菩萨戒,是为了利益众生而持守的戒律,如果连利益众生都放弃了,持守菩萨戒的前提就已经失去了。


  很多时候,我们会自赞毁他、会在吝啬心的作祟下舍不得布施,这都是有违菩萨戒的,罪过当然很严重,但再严重也比不过舍弃菩提心。或者也可以这样分析,如果利益众生的菩提心都已经舍弃了,其它菩萨戒还会持守吗?当然不会。所以,正如颂词中所说,一旦生起舍弃菩提心的念头,势必会损害成办一切众生的利益。也就是说,如果持守着利益众生的菩提心,即便当下我们还不能真实有力地去利益众生,但至少可以在止息自我的贪嗔执着的时候而减少对众生有意无意的伤害,客观上这也能利益到众生。可是一旦完全舍弃了这个戒律,任由自我去放逸,我们很容易就生出损害众生利益的念头或者付诸行动。


  还可以说舍弃了菩提心就等于终结了菩萨的身份、终结了大乘佛子的身份、舍弃了大乘佛法。由此,有的人会转去发小乘的心,殊不知,如果已经触犯了舍弃菩提心的罪业,就已经失去了解脱的希望。这种说法,不是出于个人主观的判断,在《般若摄颂》中明确地指出:“终然在千百俱胝劫中行持十善,但若最后发了欲求缘觉阿罗汉的小乘心,这种罪业远远胜过破小乘四种或八种别解脱戒的根本罪。”意思是说,如果已经入了大乘而后舍弃了菩提心,这种罪业远远超过了破小乘的四种或八种根本戒。破小乘的根本戒都是必定堕入地狱的罪业,更何况是舍弃了菩提心的罪业,那就根本不会再有解脱的希望。


  所以,懂得法理、具有辨识力的人绝不会舍弃菩提心。虽然修学菩萨道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难免遭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考验,但只要坚定下来,用菩提心来调伏自己,用它来对待外境,就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如果舍弃了菩提心,反而是重新又回到愚痴、烦恼、懦弱的状态,这样的人生才不会有任何希望。再者,懂得法理、具有辨识力的人不仅自己不会舍弃菩提心,更不会蛊惑他人舍弃菩提心、舍弃大乘佛法。诸如“发大乘心很麻烦的”、“我们度不了众生的,能度自己就很不错了”、“众生是度不完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众生,还是以度自己为主吧” …… 此类的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如果对方因为听到这样的话而从大乘中退失,很显然,我们已经破了菩萨戒。   


  总之,作为发了菩提心的大乘佛子,谨言慎行是守持戒律的必要素质。在此之前,对于放逸和易变的心,我们的约束是非常有限的。正因为如此,不仅我们自己的生活常常是混乱的,而且彼此之间也难免互相伤害,因此用“伤与自伤”来形容并不过分。因为对自心没有觉知、没有约束,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总是寄希望于从外部解决,试图通过改变他人、改变这个世界来解决问题,很显然这是徒劳无功的。


  如何才能转变这种情况?当然需要从源头上转变,即便是为了自利,我们也要发菩提心。用一句话来概括:只有发了菩提心,在不断减少对他人、对外部世界伤害的前提下,我们自身才能免于被伤害;然后,在不断利益他人、利益外部世界的过程中,我们自身才能被利益。这是最简单的原理。从表面上来看,菩提心约束了我们的行为、约束了我们的内心,但实际上是将我们带上了自利利他的道路,这一点不需要再质疑。


  总之,大家要多多体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成为了一个用智慧去辨识人生、辨识法理的人,自然会明确什么该坚持、什么该舍弃。当挑战或者困难来临的时候,恰恰是菩提心才能使问题得以解决或者缓解,至少不再扩大而种下更多的恶因、导致更多的麻烦。关于舍弃菩提心会有失毁利他行为的过患,下一段颂词继续阐明产生这种过患的合理性:


    虽仅一刹那,障碍此福德,

    因损有情利,恶趣报无边。


  哪怕仅仅是极短的一刹那间障碍菩萨的福德善行,也是在损害有情众生的利益,所以会因此遭受无数次堕入恶趣的报应。这段颂词的意思是说,不仅自己舍弃菩提心有极大的过患,对正在发菩提心的菩萨、对正在以菩提心利益众生的善行作障碍,其果报也是非常严重的。


  也许在平时,我们还分辨不出来谁是发了菩提心的菩萨,但是如果皈依了上师、有了同修道友之后,我们的身边就会聚集不少发了菩提心的人,他们为了利益众生而闻思修行、为了利益众生而做一些善行,比如放生、布施、建道场等等,如果随喜赞叹、提供方便或者建议他人参加,毫无疑问,这会积累非常多的福德。但如果从中作梗、障碍、诽谤或者阻止他人参加,实际上就是在阻止、障碍利益众生的事业,就是在间接损害众生的利益,类似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一定会招致恶趣的果报。


  比如放生,殊不知一次如理如法的放生不仅会救下数以百计、千计、万计众生的性命,通过念诵经典、咒语、洒甘露水还会为它们播下了解脱的种子,与此同时,还会有无量的无形众生也因此一起获得利益。但是,不闻思、不懂法理的人,无法想象以菩提心为发心所做的善行会有怎样的功德利益。有的人见到放生,会很轻率地说:“放生有什么用啊,它们就是被人吃的,不如拿钱干点别的。”还有的人会说:“不要放了,早晚都会死,放不好可能会死得更快……”要么是缺少慈悲心,要么是缺少正知正见,以凡夫心来随意揣度善行、随意阻拦。殊不知,一句愚痴的话就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苦受,为此而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通常情况下,我们以凡夫肉眼根本看不出哪位是菩萨、哪位是发了菩提心的人,仅仅以自己的分别心去判断、甚至去阻碍利生事业是极其危险的。也许真正的菩萨或者发了菩提心的人就在你面前,可是在你看来,他们要么境界不够、要么精进不够、要么行为不如法,其实这都是我们内心的烦恼在作祟,根源是我们还没有断除嗔恨心、嫉妒心或者傲慢心。因此愚痴地下断言、诽谤,或者障碍其行持善法,蛊惑、离间他人离开,如此种种都会造下可怕的罪业。


  要知道,尤其是障碍圣者大德们的弘法利生事业,即使只是制造一刹那的违缘,其业报都是不可思议的可怕。更何况有些人因为愚痴或者嗔恨作出诽谤、举报等种种大的破坏举动。因为大德们的利生事业,利益的往往不只是一、两个众生,他们所做的任何一个善法都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所以障碍此善法无异于障碍了一切众生、损害了一切众生的利益,而众生的数量是无法衡量的,可想而知,为此要遭受的恶报也必定是无数劫的时间。关于这一点,后面的颂词还会讲到。


  总之,为了避免如此深重的果报,对于我们来说,一个是清净心很重要,一个是忏悔心很重要。前面已经反复强调过,以我们目前的境界,还无法分辨出哪位是真正的大德、哪位是发了菩提心的人,哪位是假修行人。如果生不起信心,我们可以选择远离,但是不能制造违缘。如果因为自己的烦恼深重,就经常障碍善法,大家已经清楚这个过失是非常严重的。那么,如果因为愚痴已经造下了这样的罪业,就应该马上忏悔。所以,大家要经常念诵一些忏悔文,不仅有所违犯要忏悔,即便今生没有做过类似的行为,但前世有没有做过,我们已经不记得了。总之,要经常忏悔无始劫以来此类的罪业,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必要的。这段颂词就讲到这里,下一段颂词继续宣说失毁利他行为的严重性。颂词是这样说的:


    毁一有情乐,自身且遭损,

    况毁尽空际,有情众安乐。


  意思是说,毁坏一个有情众生的安乐,自身尚且要遭受到极大的损害,更何况毁坏的是尽虚空无边无际有情众生的安乐,因此要遭受的恶报就更不用说了。首先,从因果的角度来了解一下,毁坏一个有情众生的安乐会有多大的损害呢?《正法念处经》中说:“杀害一个有情众生,需要在一个中劫中堕入地狱。”一个中劫是多长的时间?劫,不是通常的时间概念,一个小劫大约一千六百万年,而一个中劫要二十个小劫的时间,想想看,会长得无法想象。除此之外,毁坏一个有情众生的安乐,还有一种果报,那就是要五百世感受同样被杀的经历,用以偿还命债。没有学过佛法的人不会知道,这里的有情众生,指的不单单是人,而是包括所有有生命的众生。比如平时不被我们放在眼里的蚂蚁、虫子,被我们讨厌的蟑螂、蚊子、苍蝇等等,还有为满足我们的口腹之欲的鸡鸭鱼狗,都包括在里面。讲到这里,不必细数,我们会不会又一次为自己所造的恶业感到惊骇。


  刚刚是以杀生为例,同理可证,如果对一个众生造下偷盗、妄语等罪业,自然也要遭受相应的业果。关于这部分的内容,在之前的课上我们已经宣说过,今天就不再重复了。这段颂词的重点在于:毁坏一个有情众生的安乐,自身尚且要遭到如此大的损害,更何况毁坏的是尽虚空无量无边有情众生的安乐,怎么会不堕入恶趣呢?堕落是肯定的,并且时间是无数劫、无比漫长。本来以我们个人的因缘和力量,是很难一下就毁坏虚空界一切有情众生的利益的,但是如果对发了菩提心的人、对菩萨的善行制造违缘的话,就可以在一刹那间造下这么巨大的罪业。在讲解上一段颂词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道理,菩萨的善行利益的是一切众生,如果对这样的善行制造违缘障碍,无疑会损害一切众生的利益,由此而造下的恶业,自然也如虚空般无边无际。


  佛在《极善寂静决定神变经》中说:“较诸杀害南赡部洲一切有情,或尽劫夺一切财产,若于菩萨所修善行,下至抟食施诸旁生,而作障难,能生无量罪。”意思是说,比杀害南赡部洲一切有情众生或者劫夺他们的一切财产更甚,如果对菩萨的善行,下至布施一抟食物给旁生而作了障难,都是无量的罪过。这一段经言希望大家铭记于心,以后再见到菩萨行善,一定要小心自己的言语和行为。比如再见到放生、再见到有人布施乞丐或者以各种方式帮助众生,如果能够随喜是最好的,如果不能、也不想参加,那也不要以自己的分别念去阻拦或者诽谤,如果这样做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众生都是有害无利的。这段颂词就讲到这里,下面来看今天这课的最后一段颂词,讲述舍弃菩提心的第三个过患:阻碍解脱。


    故杂罪堕力,菩提心力者,

    升沉轮回故,登地久蹉跎。

 

  在解释这句颂词之前,首先要理清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应该涉及到很多人的想法:有的人认为菩萨戒不同于别解脱戒,即使破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可以再重新受持,所以舍弃了菩提心、破了菩萨戒,不必太紧张,只要忏悔、然后再受就可以了。真是这样吗?这种想法合理吗?颂词是这样回答的:一边违犯戒律常常造下堕罪,一边再发菩提心的人,因为要在轮回中反复拖延很长时间,所以解脱的事只能一再被耽搁、甚至遥不可期。 


  事实证明,如果一直坚持很清净、很坚定的菩提心,可以很快成就登地菩萨,从轮回中解脱。但是,如果一次次违犯菩萨戒、舍弃菩提心,结果会怎样呢?这样会令我们的相续一次次被严重的罪业所染污,尽管可以重新受戒,还可以获得善法功德,但这两种交替的力量就仿佛两个人拉着一辆车,一个朝东、一个朝西,它们的方向和力量是相反的。试想一下,这辆车什么时候能够到达目的地,应该说,希望很渺茫。


  再精确一点,假如用朝东比喻造恶业的方向,朝西比喻发菩提心的方向,大家心知肚明,在我们的内心,哪个方向的力量更强大些。实际的情况是,即便好像已经发了菩提心,但如果不加以巩固的话,它的力量相对于习性的力量应该说是微乎其微的。如果这微乎其微的力量还经常退失的话,我们凭什么与习性相抗衡?这样一个悬殊的对比,如何去除相续中的染污,如何积累下善法功德?这样延续下去,所说的登地、解脱、成佛只能说遥不可期。所以,不能存在上面那种侥幸的心态,为了自他的利益,在受持菩萨戒后,一定要小心护持。就像我曾经给大家讲过的那个比喻,像是在手里端了一个盛满油的钵一样,要全神专注于此,谨慎自己的一言一行。


  寂天菩萨曾经说过:“当你想要行动或者说话时,要首先检查自己的心,然后,坚定如法地行动。当你觉得心中有贪欲或者嗔恨时,就不要行动或者说话,要像木头一样如如不动。”不动了之后,可以用一些窍诀来转化。在上一品中我们宣讲了许多修心的方法,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做为平时的修心窍诀。比如我们讲过的一个菩提心的发愿:愿所有见我面的、闻我声的、接触我的、忆念我的众生,都能藉此因缘而被利益到。大家试着体会一下,如果见到任何一个众生,你都能想起这个发愿,就在你不断发下这个善愿的时候,无论前一秒的你是什么样的状态,但在这一秒会因为这个善愿而变得祥和、安定下来。


  比如你正在挤电梯、比如你正想要冲一个人发脾气…… 可是这时你想起了这个发愿,只要你真诚地发愿,这个善愿会让你变得祥和、安定下来,会让一个不同状态的你去面对这些情形,相信对方也会感受到这种改变。就算是对方还处在他自己的状态中,甚至是不友好的,但因为你的心已经安定了下来,最关键的是你对他有善愿,自然就不那么容易再被扰动、再被烦恼所牵制。


  总之,在一点一滴中改变自己的习性,只要是可以调伏自心、利益他人的,即使是一点点、很细微的,也要去做。寂天菩萨还说过:“如果习惯了某事,这世界就没有什么是困难的。”


  今天的课我们就讲到这里。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