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第二十七课

 《入菩萨行论》第二十七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今天继续学习受持菩提心的加行部分。上节课我们学习了一个非常殊胜的修心方法,那就是通过布施身体、受用以及三世所积的一切善根福德,在利益众生的同时练习去除自己的贪嗔执着。今天就这部分内容继续深入我们的修心练习。具体来说,在作意观想将自己的全部都布施给众生的时候,还要有殊胜的发愿。发愿同样是一种修心的方法,同时也是在种下利益众生的殊胜因缘。那么,在布施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发愿?颂词包括总说和别说。首先我们来看总说的颂词:

    愿彼见我者,悉获众利益。

  意思是说,愿一切缘于我的众生都能获得各种利益。因为已将身口意全部布施给众生了,所以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因缘结缘众生,也就是说,无论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是有缘相见的,无论是看见了我们的样子、听见了我们的声音、还是接触了我们的身体、甚至是在心里面想到了我们……也无论是对我们生起了欢喜心、信心,还是生起了厌烦心、嫉妒心、甚至嗔恨心,都愿以此因缘,能平等地利益到他们的生生世世,直至获得究竟安乐。

  在许多高僧大德的愿文里,都有这样的发愿内容。大家可以体会一下,如果我们也常常这样发愿,无论是在座上观修的时候,还是每一次接触众生的时候,无论他们是什么样子,用什么样的行为或者态度对待我们,我们都平等无二地发愿可以利益到他们。大家想想看,如此我们与众生的关系会变得非常简单,但却非常殊胜。平日里我们常常会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最复杂、最难处理的一件事。如果深陷其中,永远都有解决不完的问题,是非功过、孰是孰非很难有个定论。如果因此而封闭自己,逃避必须面对和承担的责任,显然又是倒向了另一个极端,这并不是真正的超然物外,同样是不可取的。  

  那么,基于上节课所讲完全布施的作意,以及刚刚这句颂词的发愿,也就是说,当我们以一种完全纯粹的发心和状态面对每一个众生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简单了。可能从表面上看关系还是依旧,但一切会因为一个殊胜的发心而变化。这种变化,也许不能用我们分别念所定义的“好”来形容,也许会看到我们所希望的好转,也许不会,但都没有关系。大乘的教法告诉我们,从首次受戒直到证得十地菩萨的果位,这期间要经历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这个时间无比漫长。但与此同时,佛陀也告诉我们,时间是相对的,十地菩萨的一个证量,所说的无量阿僧祇劫的时间,就像火焰中蹦出的火苗一样短暂。所以,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坚守这个发愿。

  之前我们也说过,对于初入菩萨道的人来说,发愿是一个最容易修持的教法。如果你认为发愿是很容易,但未必可以改变什么,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很可能是你的发愿不真诚。谁都不能不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想法和愿望开始的,我们之所以很难改变执着、自私的习惯,很难将利益他人的菩提心落实在行动上,就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或者很少发出这样的愿望。即便已经开始发愿,开始大篇地念诵《普贤行愿品》,但是是否真的入心,是否真的成为我们深切的愿望,就如同非常强烈地想得到某样东西?如果是那般渴望、朝思暮想,你肯定会想办法落实在行动上。因此,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让这种强烈的愿望在心中生起,这种愿望是言行一致的前提,也是修心的重要一环。

  事实上,纯粹的发心一定可以让关系有新的可能性。也许亲密关系没那么浓烈了,但其实是不纠缠了;而陌生关系可能不那么疏离、不那么冷漠了,公共汽车里遇见的人、电梯里遇见的人、大街上擦肩而过的人,仅仅是一面之缘的人,但因为心中平等无二的发愿,他们在我们的眼中会变得亲近起来,而他们也会感受到来自于我们的某种温暖。哪怕彼此间仅仅是相视一笑,都可以让内心柔软、让周遭紧绷的空气流动起来。如果被踩一下、被撞一下,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大发脾气,甚至对那些行为有些恶劣的人,比如随地吐痰的人、蛮横无理的人、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也比较容易放下鄙夷或者嗔怨,同样愿他们可以获得利益。总之,只要我们愿意,只要我们意识到了这种修行对自他的意义,即便心里还是会时常浮出贪嗔执着,还是在忙着赚钱、工作、照顾家庭,但这些都无法阻止我们一再地发愿。

  更何况,相对而言,对于尚未证得初地菩萨的我们,并不需要在身体或者实际行动上做出极端的行持。一方面,我们并不确定自己的行为是否真的能够利益到他人;另一方面,因为我们的菩提心尚未成熟,尽管发心是热忱的,但如果期待的结果并没有发生,或者在这个过程中遭受到误解或者诋毁,很可能会因此而灰心懊恼,甚至从此放弃利益他人。所以说,发愿对于初入菩萨道的人来说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适合的一种修行方式。“愿彼见我者,悉获众利益。”虽然仅仅是一句颂词、十个字,但它涵盖了对众生的所有愿心。所以,每天晨起要发愿,每一天的任何时间都记得发愿,如此坚持下来,是我们重要而不可缺少的修行。

  以上是总说,下面详述别说,别说包括从意乐上和行为上发愿。从意乐上发愿,指的是不管别人对我们是欢喜、还是憎恨,我都同样希望能够利益到他;从行为上发愿,指的是不管别人对我有什么样的行为,诋毁的或者作害的,我也同样发愿他可以获得现世的和未来的利益。首先来看意乐上的发愿:

       若人因见我,生起信憎心,

       愿彼恒成为,成办众利因。

  意思是说,若有人因见到我,而生起一念的敬信或者憎恨,愿那一念,成为成办一切利益的导因。这句颂词让我们明白,为什么许多高僧大德,如果有机会得见一面、哪怕忆念他们都能结下殊胜的因缘,获得不可思议的加持。因这一面或者一念生起欢喜心、信心、恭敬心自然更好,但即便生起怨恨心、怀疑心、或者贪心等不净心,都一样会成为利益之因。为什么?因为真正发了菩提心的大德们都有这样的愿力。

  这两方面的公案都很多。首先讲一个欢喜心的公案,有一天,佛陀及其眷属从舍卫城前往王舍城,路上有一群大象,为了逃开狮子的追赶跑到了山顶。象王在山顶上,看见了从远处走来的佛陀及其眷属,顿时生起了极大的欢喜心。象王迅速赶至佛前,恭敬顶礼,然后用鼻子卷起大树撑在佛陀的头顶,像一把伞一样遮挡住了强烈的日光,就这样,象王送了很远的一段路程才与佛陀及其眷属告别。后来,在返回的路上,这只象王又遇到了狮子,不幸身亡,但死后立即转生至天界。他通过观察,知道了自己在旁生道的时候,因为对佛陀的一念欢喜而得以生天。于是,他身着天人的装束,手持天界的青莲、白莲、曼陀罗,来到圣尊居住的祇陀园,他再次恭敬顶礼并祈求圣尊为他传法。圣尊观察了他的根界意乐,传给了他相应的法。通过修持圣法,他摧毁了萨迦耶见,证得了预流果位,这是清净心的公案。

  下面这段出自《宝积经》,讲述的是虽然生起不清净的心,但也获得了天人果报的公案。昔日有一位乐生菩萨,他相貌庄严,让人见了很容易生起欢喜心。有一天,乐生菩萨去到舍卫城化缘,被一位商主的女儿见到,商主的女儿不禁生起了欢喜心,但同时也生起了贪心。因为贪心,她抑郁成疾,以至于不久便命绝身亡,死后她转生到了三十三天。回忆起前世,她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自己以贪心来目视菩萨,竟然也能获得如此的善趣。她心想,如果对菩萨生起清净的信心和恭敬心,那岂不是更加殊胜吗?于是,她带着五百天人一起来到乐生菩萨的面前恭敬顶礼,并供养了无数的鲜花,结下了更为殊胜的因缘。

  诸佛菩萨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加持力?一面、一念即能对众生产生如此不可思议的功德利益,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深广清净的愿力。愿力就可以利益众生,是的,大家是否还记得,我们在前面讲过,一地到七地菩萨的发心叫意乐清净发心,已经完全没有了自私自利,除了利益众生,再没有其他心态;八地以上的菩萨叫异熟发心,这个阶段的菩提心、利益众生都是自然发生的,举手投足、乃至一呼一吸都在利益众生;再到佛地,就更不用说了,圆满的慈悲与智慧,功德无碍。

  所以,如果我们对上师诸佛生起了恭敬心与信心,也要记得同时生起这样的愿心:无论是对我们生起欢喜心的,还是对我们生起厌恶心、嗔恨心的,只要是有缘的众生,我们都愿他们因此能够获得利益。依此不断地发愿,尽管从表面上来看,对方不一定马上得到真实的帮助,但这样发愿就是在开阔我们的心胸,至少面对那些轻易就能引起我们烦恼的人、轻易就能导致我们以牙还牙的情形,我们会减少恶心的生起、减少制造恶业的冲动,对于他们来说就等于减少了被伤害的机会。  

  皈依戒的第一条戒律就是不伤害众生,这条戒律口头上说说是很容易,并且从本意来说,很多时候我们也是不想伤害众生的。但是能够真正做到就不容易了,甚至有时侯不自觉就已经生起了恶心、已经付诸了伤害的行为。此时,这样的发愿可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一个减少伤害的起点,也是进一步实现愿望的起点。总之,看起来简单的发愿,它的意义和功德却是深远的,上师诸佛菩萨都是依愿力而成就、依愿力而度众生的,无数的事实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做了意乐上的铺垫,接下来是行为上的发愿,也就是说,面对众生各种不清净以及施害的行为,我们依然要发愿利益他们。

       愿彼毁我者,及余害我者,

       乃至辱我者,皆具菩提缘。

  意思是说,愿那些损毁我的人,以及用各种方式伤害我、侮辱我的人,都具足证得无上菩提的殊胜因缘。文殊菩萨共有十个大愿,其中第二大愿就是:“若有众生,毁谤于我,嗔恚于我,刑害于我,是人于我自他,常生怨恨不能得解,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文殊菩萨是这样发愿,也是这样去度化众生的。

  《旧杂譬喻经》中有一则公案讲的就是文殊菩萨不嗔不怒,用善巧智慧度化众生的故事。那时有一个国家,当地的人民已经习惯了制造恶业,并且极为刚强难化。佛陀及其眷属游化到这个国家的时候,随行的五百阿罗汉见此情景,纷纷请求前去度化他们。

  首先前去的是目犍连尊者,他非常直白地对当地人说:“你们应该行善,否则如果继续制造恶业,死后会堕入地狱的。”听了目犍连尊者的话,那里的人不但没有被成功劝诫,反而群起痛骂殴打目犍连尊者,结果目犍连尊者无功而返。于是舍利子再次前去,他对当地人说:“你们应该守持清净的戒律,因为戒律是一切功德的根本。”结果效果也不好,同样惹来了当地人的唾骂。接下来五百阿罗汉纷纷去过,可是当地人就是不接受他们所说的道理,而且还越发诽谤他们。这个时候,阿难尊者对佛陀说:“这个国家的人诽谤了这么多的圣者,他们造的罪业太重了,肯定不会有解脱的机会了。”佛陀说:“他们的罪业虽然深重,但这在菩萨看来并不算什么,应该还是会有办法度化他们的。”

  这一次佛陀派出了文殊菩萨。正如佛陀所说,对于人们的毁谤、唾骂甚至殴打的行为,文殊菩萨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之前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对待他们,文殊菩萨竟然讲出了赞叹之语,当然并不是浮夸之词,而是根据每个人的根机和意乐讲出了真实的赞叹之语。就这样,他们很快对文殊菩萨生起了欢喜心,进而很愿意听他讲的教言。最后,文殊菩萨将他们度入了佛门。就在他们要对文殊菩萨做供养的时候,文殊菩萨却说:“我的老师佛陀才是最有功德的人。你们不如去供养他,那样会获得无量的福德。”于是,在文殊菩萨的劝导下,人们纷纷前去拜见佛陀。在佛陀讲经说法之后,很多人当下就获得了不退转的果位。

  因为众生沉溺于无明烦恼之中,所以任何行为举动都是可以被理解、被接纳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发心去救度他们。在这个公案里,佛陀与文殊菩萨用实际行动让我们看到,去除了无明愚痴,每一个众生都具有平等无二的觉悟本性。所以,真心地去救度众生是没有任何条件的。不仅文殊菩萨,诸多的菩萨以及高僧大德都有类似的愿文,比如无著菩萨在《善说海》中说:“无论于我贪或嗔,赞毁以及作利害,愿凡见闻念我者,悉皆速得胜菩提。”还有宁玛派的传承上师华智仁波切也有这样的愿文:只要听到我的善说、见到我、听到我的声音、忆念我、接触我、与我对话的所有众生,愿他们遣除五无间罪,阻塞趋入恶趣之门,最终往生清净的布札拉刹土。布札拉刹土是观音菩萨的刹土。

  就像我们刚刚说的,上师诸佛菩萨的愿心是清净的、深广的、圆满的,是具足了平等心、慈悲心与智慧的愿心,所以其功德利益是无比广大而殊胜的。任何一位众生有福德见到、接触到、闻听到、或者仅仅是忆念,都会种下殊胜的因缘,获得不可思议的利益。只是凡夫并不知晓,甚至有些不懂法理的人还以为这个好像与个人崇拜、迷信是一样的。其实不然,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有机缘得见真正发了菩提心的高僧大德,既是我们所拥有的福德所致,同时又种下了殊胜的因缘,这要比得见生命中任何我们自认为难得一见的人都要珍贵。

  讲到这里,我想有一点需要提示大家,其实先前我们也讲过,诸佛菩萨的化现并不是只有一种形象,也就是说,我们面前的任何一个众生,都有可能是诸佛菩萨的化现,甚至最平常的、常常被我们轻视的、厌烦的,类似于像乞丐、清扫员、服务员等等都可能是诸佛菩萨的化现。大家还记得吗?令无著菩萨在瞬间生起大悲心的弥勒菩萨,当时化现的是一只身体溃烂的狗。还有,大家回忆一下,我们学习的这部《入行论》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下诞生的?人们本来是要羞辱一下寂天菩萨,然后将他扫地出门的。但是寂天菩萨却在这个时候,以大悲心和清净心,向众生道出了这部觉悟解脱的珍贵宝典。  

  所以,任何可能都有,我们周围有些人,他们表现得并不好,脾气也不好,行为也不如法,但可能反而是来考验我们的愿力、修炼我们清净观的菩萨。那么,要怎么样珍惜和把握难得一见的因缘?就是要时时处处记得如菩萨一样发愿:凡是遇见我的众生,无论他们是什么样子、无论他们如何对待我,我都要发愿,愿他们获得暂时和究竟的利益。无疑这是最保险的一个窍诀,可以应对任何一种情形。世间尚有“化干戈为玉帛”、“一笑泯恩仇”等词句来形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转化。如果你是一个发愿令众生获得究竟解脱的大乘行人,自然更需要去化解身边的各种关系,至少不能再主动去制造矛盾或者让事态愈演愈烈。虽然我们还做不到如同公案里边文殊菩萨那样救度众生,但哪怕可以令一个人对佛法生起信心都是难得可贵的。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中,自身的一言一行,包括如何面对对众生的言行都至关重要。

  关于发愿的总说和别说就宣讲到这里,接下来的颂词是利益众生的一些具体的发愿,也可以作为回向。

       路人无怙依,愿为彼引导,

       并作渡者舟,船筏与桥梁。

       求岛即成岛,欲灯化为灯,

       觅床变作床,凡需仆从者,

       我愿成彼仆。

  意思是说,对于没有依怙的人,我愿做他的保护者;对于行路的旅人,我愿做他的向导;对于渡越江河的人,我愿做他的船筏与桥梁;对于欲求岛屿的人,我愿化作岛屿,成为他的停靠处;对于欲求光明的人,我愿化作灯火,为他带来光明;对于欲求床榻的人,我愿化作床榻,成为他休息的地方;而对于需要仆从的人,我愿化为仆从,侍奉他,为他服务。这段颂词,寂天菩萨是在告诉我们,要发愿可以以任何形式去利益众生,只要是众生所需要的,我们都可以毫无条件地去做、去提供给他们。只有这样发愿,才能完全放掉对自我的执著;只有把一切都布施出去,才能成为成办一切利益之因。很显然,这是将自我转为道用的法门。并且,这里的道用突破了一切限制,自我可以成为任何一种形式,不仅可以成为有情物,也可以成为无情物。就像这段颂词里面说的,可以成为为众生服务的保护者、向导、仆人,也可以成为服务众生的船筏、桥梁、岛屿、明灯、床榻等等,以此来满足众生的一切需求。

  讲到这里,我们要再一次明确,成佛、成菩萨不是成为高高在上的神,不是成为统领一切的君王。恰恰相反,在这条究竟解脱、救度众生的道路上,我们需要放下的是自我所有的傲慢与幻想,成为自我所不愿意成为的一切,唯有这样才能粉碎对自我的所有执着。可以说,当所谓的自我可以成为一切,并且任何形式都不再成为执着与限制的时候,就是获得解脱的时候。因此,这样发愿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去除一个个轮回的锁链。如果你有足够的领悟力,会很欢喜可以化为如此众多的道用,这是自度度他的绝妙法门。如果可以成为众生的任意所需,即是诸佛菩萨的化现。  

  所以,这段颂词再一次地提示我们,既要这样欢喜地发愿,同时也要将生活中、工作中利益我们、为我们服务的有情物和无情物都观为上师诸佛菩萨的化现。手中写字的一支笔、为我们带来光明的一盏灯,出门乘坐的汽车、舟船…… 还有为我们提供方便和服务的清扫员、保安员 、售货员…… 越是工作又受累、又艰苦、报酬又少的,我们越要对他们生起恭敬心和感恩心。如果这样发愿和观修,任何一种境遇都可以成为修行的对境,这即是在相续中调伏自心,让这颗充满分别、傲慢又愚痴的心放得低一些、放得开阔一些。什么是修行的进步?当我们能够越来越谦卑、越来越清净地观待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会为曾经的自己感到羞愧,也会为以前没有发现的一些人和事而感动,这就是修行的进步。

  好,今天的课我们就讲到这里。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