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二十三课

《入菩萨行论》第二十三课

      寂天菩萨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我们已经讲到了忏悔罪业四种对治力中的现行对治力,今天继续宣讲这部分内容,除此之外,今天还会讲到返回对治力。上次课讲到了寿命无常,因为无常,所以我们应该迅速而精进地忏悔罪业,接下来还有两段颂词,同样是对我们进行劝诫。

       除忆昔经历,今吾复何余?

       然因执著彼,屡违上师教。

  意思是说,往昔的经历除了一些记忆之外,如今还有什么能留下来呢?但是曾经因为执着贪恋,我们屡屡违犯上师的教言,造下可怕的罪业,毫无疑问,这些罪业都需要尽早忏悔。且不说无始劫以来,漫长的轮回中无数的经历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就连今生今世中发生的事,我们能想起来的又有多少呢?甚至昨天发生的事、上一秒发生的事,一旦过去了,就不可能再找回来。

  当然,在漫长的轮回里,每个人都曾享受过美妙的快乐,无论是财富带来的、地位带来的、美貌带来的、情感带来的,即便是普普通通的生活,人们也能体验到其中的一些乐趣。这也正是许多人听闻到轮回皆苦、岀离解脱等佛法教言却一时难以接受的原因,人们会觉得言重了,生活似乎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实际是怎样的呢?实际上,在轮回中,快乐仅仅是一部分,甚至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是很多人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它的渴望、执着,人们一再地希望曾经体验过的快乐能够重来,一再地努力创造所谓新的快乐,这种希望和努力几乎占据了生命的全部,也因此自然会对痛苦有着本能的抗拒。如此说来,对快乐的渴望、对快乐的努力、再加上对痛苦的抗拒一起组成了我们的人生。因为被这三样塞得满满的,所以没有精力(抽不出空间)、也不愿意仔细审视一下一直贪恋的快乐和一直抗拒的痛苦,探寻它们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并非佛法决定了它们的本来面目,而是它们本就如梦幻泡影。想想我们曾经如醉如痴的快乐、还有曾经痛彻心扉的痛苦,现在想起来都恍若隔世,可能你会争辩,虽然过去了,但毕竟曾经拥有过,为了能够曾经拥有,做什么都值得。问题是真的拥有过吗?是的,在梦里我们会觉得真实拥有过。可对于已经醒过来的人来说,并不是因为曾经拥有的逝去了,一切才如梦幻泡影,而是所谓的拥有在当下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如果稍作审视,就会发现,其实我们想要的快乐与痛苦,很多时候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真实,也许你觉得有钱人的生活才有你想要的快乐,但或许有钱人正羡慕你平淡的生活,有朝一日你真的过上了那样的生活,是不是就实现了完美无缺的快乐呢?无数的事实已经证明,那也是不可能的。说到底,所谓的快乐与痛苦不过是基于我们自己的定义或者觉受,而这种定义或者觉受还是充满变化的。今天带给你快乐的人,未必明天你还喜欢他,世间人贪嗔的心聚到一起,注定了会矛盾冲突、分分合合。

  总之,在无常的世界里找不到完美的快乐、也找不到长久的快乐。任何一种所谓的快乐都不会长久,痛苦亦然,再巨大的痛苦也有过去的时候。所以,我们要看到它们的实质,看破了,然后就可以练习放下对快乐与痛苦的执着,慢慢的,贪心、嗔心、自私心才会变得不那么炽盛,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制造恶业。

  当然,之前因为执着而造下的恶业是需要迅速而精进地去忏悔。不过,在已经看破的基础之上去忏悔,忏悔的力量是不一样的,因为不再贪恋,所做的忏悔会更加真挚而坚决,罪业也就更容易忏净。除了对痛苦与快乐比较执著之外,一般来说,我们对亲友与怨敌也容易执著,下面一段颂词,宣说了他们于我们的实质。

       此生若须舍,亲友亦如是,

       独行无定所,何须结亲仇?

  这段颂词的意思是说,在死亡的时候,如果连今生都必须舍弃,亲友与怨敌自然不会例外,死后注定孤身一人漂无定所,那么,生前又何必贪亲结仇呢?所谓的亲友与怨敌似乎是暂时对我们有利或者有害的。我们将快乐、情感、陪伴寄望于亲人朋友,得到了就欢天喜地、失去了就悲伤难过。而怨敌呢,之所以称为怨敌,在世间的是非恩怨中,仿佛有充分理由嗔恨的对象即是我们的怨敌。想想看,一生之中,我们每天的快乐或者痛苦,很少不是来自于跟亲朋好友或者怨敌的纠缠,《佛子行》中形容我们对亲朋好友的贪心如沸腾的开水,对怨敌的嗔心如燃烧的烈火,这已然说明了就是贪心与嗔心将我们拉进了水深火热之中。

  大家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今生无限贪爱的亲人朋友、无比憎恨的怨敌,他们和大街上与我们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并没有引起我们注意的陌生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当我们把全部的执着放在身边这几个人的时候,我们很难相信,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没有一个众生不曾做过我们的亲人和朋友,就现在这个所谓的怨敌,可能他曾经是我们最亲的人;而现在最亲的这个人,你为之付出一生的情感来贪爱的这个人,可能曾经是你最恨的怨敌。但是再转世的时候,就像刚刚说的,他们即便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个小动物,但是因为你已经将贪爱毫无保留地倾注到下一段因缘上了,他们对你而言只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或者是你根本不会留意的一个小动物。所以说,我们执着的是什么?执着的是亲人朋友和怨敌吗?毫不客气地说,我们执着的是自我的贪心和嗔心。

  且不说轮回中已经陌路的人,即便在今生今世,亲人朋友就永远是亲人朋友吗?多少亲人朋友在是非恩怨中变成了怨敌或者形同陌路。那么怨敌呢?也许因为某种利益、因为某种因缘最终冰释前嫌。所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不仅适用于一生一世,也适用于生生世世。可见,为其中一段短暂的因缘付诸全部的执著,无论是对亲人还是怨敌,都是不值得的。除了带来无尽的烦恼之外,还有什么益处?尤其在生死悠关的时候,他们不仅丝毫不能成为依靠,我们还可能因为对他们的贪执或者嗔恨而堕入恶趣。

  讲到这里,可能有的人会疑虑,放下对亲友与怨敌的执着是不是就意味着要以冷漠、隔离等另一种决绝的方式去对待。当然不是,放下执着是为了不再因此而造恶业,并且只有放下自我的贪心与嗔心,对我们生命中的这些人,可以统称为有缘人,我们才能真正去善待他们,至少对于还在执着中的他们会生起悲心。如果能够运用正知正见去影响他们,自然很好;如果机缘不到,还不能改变他们,但至少我们不再纠缠其中,不再让爱恨愈演愈烈。

  不能不说,之前的我们也是有爱的,甚至为了亲人朋友有时牺牲自己都是可以的,但同时也不能不说,很多时候我们也将执着、贪心混杂了进去。完全清净地爱身边的人,这个要求对于凡夫来说的确是很高。但是,贪心、执着给彼此带来的终究是烦恼,尤其是在生死关头,在以前的讲课中也给大家讲过类似的公案,一念贪执或者一念嗔恨就可能让我们投生恶趣,这个并不是危言耸听。所以,虽然不能马上做到完全放下,但是在平时,一点点练习放下对亲怨的执着是绝对有必要的。

  只有逐渐放下对眼前的人、这些有限的有缘人的执着,才能不断打开心量,把更多的有缘人、生生世世的有缘人乃至所有的有情众生纳入心中,平等地对他们生起悲心。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自己也是受益者,这样会在无形中把我们自己从贪心和嗔心中解救出来。这个时候,一切有缘众生都是我们要利益的亲人朋友;这个时候,我们不会再有怨敌。

  大家不要觉得我们在讲重复的内容,如果不在法理上完整透彻地了解,在内心做好铺垫,我们的忏悔很可能只是无关痛痒地走走形式,有没有非常大的对治力,能不能将罪业忏净,很难说。在座的各位一定有修过忏罪的,你们自己体会一下,修得怎么样?接下来,开始为大家宣说如何忏罪。先看颂词:

       不善生诸苦,云何得脱除?

       故吾当一心,日夜思除苦。

  意思是说,不善业必定会生出诸多痛苦,那么如何才能从中解脱呢?为此我应该专心一志、夜以继日地思维寻求解除痛苦的方法。

  为什么要忏悔?很简单,为了解除痛苦。众生是那么不喜欢痛苦,但是却因为无明愚痴总是在种痛苦的因,那么,为了让还未成熟的痛苦不再继续增长或者有朝一日降临在面前,我们就必须快速而精进地忏悔。

  如何忏悔?罪业从哪里造下的,我们就从哪里忏悔。正所谓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我们不仅要忏悔往昔所造下的恶业,还要忏悔无始劫以来的贪心、嗔心和愚痴的心。也就是说,忏悔要从心开始,用真诚的心、开放的心来忏悔。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要卸掉心灵上的武装或者伪装,不管是意识层面的、还是潜意识里的,任何合理化的掩饰都要卸掉。这是一种完全的坦白,将自己的过错、心灵的染污,赤裸裸地、不加任何隐瞒地坦露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忏悔,唯有这样,才能将罪业净除。

  不要说我们,历代宗师大德在修行的过程中始终都有一项不可缺少的修行,那就是厉励精勤于忏悔罪业。在因果面前,没有谁可以绕过去而直接成就。我们都非常赞叹米拉日巴尊者一生成佛,当然也特别想知道即身成佛的秘诀。有一位弟子曾经问过米拉日巴尊者:您是金刚持,还是哪一位佛菩萨的化身?”米拉日巴尊者是这样回答的:认为我是金刚持或者某位佛菩萨的化身,这说明你对我有诚挚的信心,但对于正法来说,恐怕再没有比这更严重的邪见了。”“为什么这么说? 最初依靠咒力,我杀了很多众生,造下了滔天大罪。如此大罪只有堕入地狱,再没有别的出路。所以当时我只有集中精力、兢兢业业地修持正法,经过一系列的苦行,才在相续中生起了殊胜功德。”“如果问我窍诀,我没有别的窍诀,唯一就是诚信因果。凡是听了因果能相信的话,也一定会像我一样精进修持。否则,如果对因果半信半疑,缺少行持善法的心力,修行肯定不会成功。

  后来,尊者在给弟子冈波巴传授秘诀的时候,他所做的是将衣袍撩起,弟子看到了他周身上下都是多年苦行结成的网状老茧。尊者对冈波巴说:我再没有比这更深奥的窍诀了。我是经过这样的苦行,心中才生起功德的,所以你也要以最大的坚忍来修行才好。这件事在弟子冈波巴的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一生对上师的教诲都没有忘记,依靠不断的苦行,最后获得了无上成就。

  相比较而言,上师并没有要求你们去修难以承受的所谓苦行,如果像忏悔罪业这样的修行,你们都不去做的话,莫说是获得成就,再得人身都未必保险。所以,首先要深信因果,然后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和曾经造下的恶业,诚心忏悔。只有这样才是在清洗我们的心以及我们的人生,不仅能让今生有转机,同时也在清除解脱道路上的障碍。

  宗喀巴大师在二十岁的时候就通达了一切教法,但是却还不能如实地了解空性。后来宗喀巴大师请教文殊菩萨,他所证得的是不是最究竟的空性。文殊菩萨说:还不是,并且告诉宗喀巴大师,如果要证得究竟的空性,就要去净罪积资。于是宗喀巴大师在三十七岁的时候,到拉萨东南边的一个叫欧喀的地方,在那里修净罪积资。他念修百字明,拜十万大礼拜,供十万曼扎,修得非常精进。当时他用的是一个石头做的曼扎盘,手上的肉都被磨掉了。但是,依于净罪积资的功德,宗喀巴大师终于证得了最究竟的空性。修行有窍诀,但没有捷径,下面是忏罪的第二段颂词,告诫我们如何真实地修行:

       吾因无明痴,犯诸自性罪,

       或佛所制罪,如是众过罪,

       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

       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

  这段颂词的前四句,首先简要宣说了所要忏悔的罪业有哪些。所有的罪业,都可以包括在自性罪和佛制罪中。那么,什么是自性罪?自性罪指的是任何众生一旦违犯都会成为罪业,比如杀生,偷盗、邪淫、妄语等十不善业,不管是在家人、还是出家人,受过戒、还是没有受过戒,只要是违犯了,都属于自性罪。那么佛制罪指的是什么呢?佛陀根据众生的根基,相应地制定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等戒条,如果受了这些戒而又违犯的话,就成为佛制罪。佛陀为什么要制定戒律?很显然,不是为了束缚众生,更不是为了惩罚众生,佛陀之所以制定这些戒律,是为了让众生获得解脱的资粮、清除潜在的障碍。

  那么,在忏悔的时候,无论是自性罪,还是相应的佛制罪,只要违犯了,能回忆起来的、或是不能回忆起来的,都要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这里宣说的是以礼拜的方式忏悔罪业,具体怎么来做呢?首先,将十方诸佛菩萨,包括自己的传承上师,迎请在前方的虚空中作为所依的对境。然后,在他们面前恭敬合掌,身体五体投地做礼拜,心中充满强烈的、诚挚的追悔,口中念诵上面这个偈颂。这是基础的仪轨和诚挚的忏悔之心,除此之外,还可以加进其它的忏悔方法,比如念诵百字明、金刚萨埵心咒、观修金刚萨埵等等,这些都是殊胜的忏罪法,可以在五加行里面修,也可以单独修。     

  一般来说,观修金刚萨埵是被公认为最殊胜的清净罪业的法门。金刚萨埵之所以有无限巨大的净障力量,是因为他在因地时就曾发下大愿,他发愿一旦成就,仅仅忆念他的名号就足以净除最严重的染污。所以,修持时的信心很重要,无论是对金刚萨埵、还是对他的心咒,具备虔敬的信心是至关重要的。哪怕你做不到观想得很清楚,但只要怀着强烈的信心专一地迎请金刚萨埵,深信他就在头顶,仍然可以接受到他净障的力量和加持。

  为了增强观想中的力量,我们还可以让观想变得有一些创意,比如,可以想象金刚萨埵降下的智慧甘露流经我们的整个身体,甘露像强效的清洗剂一样具有强大的去污能力,可以彻底清洗一切染污和恶业。然后凡是甘露流经的地方,身体的那个部位就开始变得极为纯净,直至从头到脚整个身体像水晶一样清澈透明。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具体的观修方式,大家也可以放在观想中,比如当甘露流经喉咙的时候,可以观想语业被清净了,曾经因为恶语、妄语、绮语、离间语所造的恶业都得到了净除;而当甘露流经心轮的时候,可以观想意业被清净了,所有因为贪心、嗔心、痴心、自私心、傲慢心、嫉妒心造下的恶业都得到了净除。

  可以一部分一部分的观想,也可以一起观想,或者分阶段的去观想某一部分。总之,无论用哪一种方式,在心上下功夫是最关键的,不是流于形式,不是为了积累数量,也不是给上师交作业,真心忏悔自己的罪业是我们唯一要做的。最后强调一点,在每次观想的结尾,可将自己观为金刚萨埵,金刚萨埵的心与自己的心合而为一,成为无别的一体,然后在明空的状态中保持一段时间。

  好,关于忏悔罪业中的现行对治力的修持就宣说到这里。下面还有一段颂词,是关于四种对治力中的最后一种对治力:返回对治力。所谓返回对治力,就是立下永不再造恶业的坚定誓言。下面,我们来看颂词:

       诸佛祈宽恕,往昔所造罪,

       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

  这段颂词的意思是说,祈求诸佛菩萨宽恕我往昔所造的诸多罪业,既然这些都是不善行,我发誓:从今以后,永不再做!首先,大家要相信,只要我们真心忏悔,如理如法地修持,无论曾经造过什么样的罪业,都会得以清净。自古以来,改过都要包括:第一,承认错误;再就是不二过,也就是发誓永不再犯。

  有一个公案,是关于大小乘和忏悔的故事。在古印度有两位菩萨,一位是无著菩萨,一位是世亲菩萨,他们是兄弟俩。弟弟世亲菩萨学习的是小乘教义,哥哥无著菩萨学习的是大乘教义。弟弟世亲菩萨非常聪明,哥哥无著菩萨总想度化弟弟学习大乘佛法,后来哥哥无著菩萨想出一个方便法门,他故意装病,然后邀弟弟前来探病。弟弟来了之后,哥哥说:弟弟,我快要死了,你能否为我诵一遍大乘经典?弟弟本来不愿意,但是为了满足哥哥的最后要求,便拿起了大乘经典。

  弟弟把《法华经》、《楞严经》和《大方广佛华严经》这三部大乘经典念诵给哥哥之后,他恍然发现自己以前是多么的荒谬:他曾轻蔑辱骂大乘佛法,毁谤大乘经典,说大乘经典是假的。而此时,他幡然醒悟,知道自己错了,他非常后悔,于是对哥哥说:以前对大乘佛法持种种邪见,造下了太多的罪业,等待我的一定是下地狱!我这个舌头真的是坏透了。说着他便拿起刀,准备要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这个时候哥哥说:何必要割舌头呢?现在你改变你的说法,用你的舌头来赞叹大乘佛法不是很好吗?弟弟听到哥哥说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他勇气非常大,完全改变了自己,从那以后,他所造的论典都是赞叹大乘佛法的。而从前写的很多辱骂大乘佛法的书,他都通通烧毁了。现如今,世亲菩萨遗留下来的都是关于大乘佛法的论典。这就是世亲菩萨通过忏悔、改过,成为一代祖师的典故。

  可见,忏悔是一种勇敢的面对和承担,无论造了什么样的恶业,既不要当作没这回事,自欺欺人地回避;当然也不必要将自己永远锁在自责、愧疚的牢笼里。应该说,这两种做法都是对自己的不慈悲、不智慧。装作没有这回事,不在意对他人的伤害,或者瞒天过海,一时好像没事了,但恶业的果报迟早会来临,果报还需自受,这些自作聪明的做法都只能是对自己的陷害。但如果过于愧疚、一直背负着烦恼罪业,人生处在一种消极无望的状态,其实也是一种愚痴。作为不圆满的凡夫,我们完全可以承认因为无明愚痴伤害了他人,但只要有勇气去面对、去更正,我们就是智慧的勇士,无需一直陷在我是个罪人的情结中不能自拨。

  总之,忏悔罪业,是我们对人生的一种智慧的担当,不仅对今生,对生生世世乃至究竟解脱都是一种智慧的担当。有了智慧与担当,有了感同身受,对无明中的众生自然会生起悲心,对于还处在烦恼中的众生,不仅不会再与之争长论短,还会尽可能地帮助他们避免制造恶业。由此,无论是对众生的同理心、还是对因果的观察都会更细微、更深刻。

  好,第二品《忏悔罪业》到这里就全部讲完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随喜大家的闻法功德。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