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 第十一课

《入菩萨行论》第十一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现在我们学习的是第一品《菩提心利益》,首先给大家宣讲的是趋入菩提心的身份,然后宣讲的是发心之功德,这部分包括三方面的内容:我们已经讲了其中的两部分,第一个是菩提心的功德,包括共同功德和特殊功德;第二个是具有功德之合理性,寂天菩萨通过教证和理证论证了菩提心的殊胜功德;今天要给大家宣讲的是发心之功德的第三部分内容——赞叹具发心之补特伽罗,这也是第一品的最后一部分内容。

  首先解释下什么是补特伽罗?补特伽罗是梵语的音译,意为人、众生,指的是不断在轮回中转生的主体。前面我们讲过了菩提心的无量功德,赞叹具发心之补特伽罗的意思是说,具有菩提心的人或者任何一个众生的功德都是非常巨大的,我们都要赞叹。关于这一点,寂天菩萨从五个方面进行了宣说。首先我们来看第一个方面:行利益。

       若人酬恩施,尚且应称赞,

       何况未受托,菩萨自乐为。

  在世间,如果有人知恩图报,尚且值得我们称许赞叹,更何况菩萨利益众生时,未曾受过任何人的嘱托劝请,是自行饶益众生,那岂不是更加值得赞叹吗?这句颂词用对比的方式宣说了菩萨救度众生没有任何条件、不需要任何回报的精神。那也就是说,发了菩提心的菩萨不同于世间人,菩萨救度众生不是受恩之后的回报,而是无论任何众生,哪怕是恩将仇报的、甚至施恶于自己的,都一样心甘情愿地去利益。

  在世间,一个人能够不忘记危难中别人曾给予的帮助,在有能力的时候能够知恩图报,就已经非常值得大家赞叹称颂了。这样的人“不仅人们对他恭敬有加,天人也会经常予以保护。”这是麦彭仁波切在《二规教言论》中说过的。在世间,就助人这件事来说,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通常的道德观是,如果你帮过我,我于情于理都是应该施与援手,但这也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而如果你没有帮过我,那帮不帮你就要看我当时的选择了;最后一种情况,如果你害过我,我还要不要帮你,实事求是地说,能够以德报怨的人并不多。

  之所以是这样,客观地说,是因为世间人始终有我及我所的利益要维护,并且多半是把这个利益放在前边的,所以助人的时候必定是有取有舍、有范围的。那么,小到人与人之间、大到家与家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在出现利益纷争的时候,世间人一般很难放下我及我所的执着,很难放下远近亲疏、是非善恶的分别,往往为了保全自我部分的利益,以同样的方式去侵犯对方、伤害对方,这是常常发生的事情。

  很多人喜欢看战争或者暴力的电影,现在有关权利争斗、情感争斗的宫廷剧、历史剧也不少,还有关于现代社会职场竞争、情感冲突等的题材都是人们比较热衷的。可以说,不仅剧情本身是有立场的,作为观众的我们也是有立场的,我们倾向于正义要得到伸张、被伤害的人一定要找到施害的人报仇雪恨,我们觉得这是世间的公理,哪怕在这个过程中会伤及无辜。因为有着鲜明的立场,所以我们很少去想,那些看上去为正义、为自由、为平等或者为少部分人的利益而进行的争斗,其间是否夹杂着个人的恩怨、甚至报复的快意?在以暴制暴的过程中,哪怕牺牲其他人,哪怕付出人性的良知被扭曲的代价,我们也会觉得这只能是人生的无奈。

  我常常想,如果反过来,将所谓的对立方的遭遇和内心世界呈现出来,甚至包括怎样的遭遇让他们变成了恶人,是不是也一样会让我们感到心酸和难过?我们所经历的伤痛,他们也一样在经历着或者曾经经历过。在今生今世、在某个具体的事件中,是非曲直是可以探讨出来的,但在漫长的轮回中,众生与众生之间只是互为因果。而如果就这样冤冤相报下去的话,只会将伤痛继续蔓延下去。总之,世间人在维护自我以及特定团体的利益时,因为视野狭隘,注定要经历爱恨情仇的挣扎。

  可只要在这种挣扎中,哪怕只有一念的眷顾,不仅对所爱的,而且对所恨的人也能生起一念的眷顾或体恤,这一念就是慈悲在闪现。我们一定要坚信,哪怕是在很多人的身上你并没有感受到,但众生原本都具足菩萨一样的慈悲,无一例外,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只是对我及我所的执着限制了、障碍了我们对一切众生都具有的慈悲。   

  那么菩萨呢,菩萨放掉了执着,破除了藩篱,所以菩萨看到的是众生平等无二的苦痛和挣扎,无论你是怎样的、无论你对他是怎样的,菩萨都一样毫无分别、全然纯粹地去救度,这是菩萨的使命。而这个使命不是谁赋予的,是菩萨的慈心与悲心所致。往昔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他身边有一个叫提婆达多的人,因为嫉妒而生判离心,不仅破坏僧团,造下五逆罪,甚至还多次谋害佛陀。但是,提婆达多的恶行丝毫没有影响佛陀的悲心,后来,佛陀依然授记他而使他成佛。世间的事在我们凡夫的眼中是纷繁复杂的,很多时候令我们的内心充满冲突、难以取舍。菩萨行走在纷争中却不会有任何烦恼、任何挣扎,因为菩萨放下了狭隘的执着,他给予众生的是真正清净无碍的慈悲。

  下面我们来看值得赞叹的第二个方面:殊胜施主。

       偶备微劣食,嗟施少众生,

       令得半日饱,人敬为善士,

       何况恒施予,无边有情众,

       善逝无上乐,满彼一切愿。

  这句颂词还是用对比的方式来宣说,发了菩提心的补特伽啰给众生所带来的利益比世间任何其它的善举都更值得赞叹,他是世间与出世间最殊胜的施主,无论是发心、行为还是利益都远远超胜世间的一切施主。   

  前边的四句 “偶备微劣食,嗟施少众生, 令得半日饱,人敬为善士”说的是世间施主的布施行为。意思是说,有的人偶尔用少量的食物布施给少数众生,解决他们大概半日(意思是有限)的温饱,而且在布施的过程中,难免会带些轻蔑或者高高在上的心态,但即便是这样,人们都认为这样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会交口称赞他们的善举。

  比如有些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定期给养老院或者儿童村送去一些吃、穿、用的食物或者用品,还有一些大企业主,会在一些佛教的殊胜日、在寺院定期举办的法会上,供养寺院的僧众。就像释迦牟尼佛时代的波斯匿王、给孤独长者,他们都是佛教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大施主,经常向佛陀极其眷属做大供养,这方面的公案在《毗奈耶经》中有很多。不能否认,这些善举都是非常值得随喜赞叹的,无论是对有困难的人给予及时的帮助,还是对佛法僧三宝的护持,做为世间人,这都是非常难得的。

  但是,为了让众生的善举具有广阔、无边的利益,寂天菩萨指出,世间人的善举与大乘菩提心的功德比起来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展开来说,首先,从时间上看,世间施主的布施,是“偶备”,是偶尔的布施。要么是一些特殊的日子、要么是定期的、要么是遇到一些突发事件的时候,总之不是永远、更不是生生世世。

  而从所施物上来看,是“微劣食”,这个“微劣”不单指字面意义上的微少,就是食物或者用品只够半日或者一时之用;还有更深层的含义:它不是获得最终安乐的因。

  布施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是“嗟施”,意思是说带有不礼貌、不尊敬、不平等的傲慢心。作为世间人,在帮助可怜众生的时候,很容易有意无意流露出一些优越感。比如表现明显的,有的人在布施乞丐的时候,随意将钱扔给乞丐,看都不会看一眼;严重一点的,还可能会心生厌恶或者鄙夷。总之,无论有没有表露出来,在布施的时候,大多数人很难做到以平等心来布施,多半都会有心理上的优势。那么,对于受施者来说,他也会感受到帮助,感受到温暖和同情,但不一定能够感受到慈悲。虽然这是个无声的传递,无法用语言表达得很清楚,但都是可以感受得到的。现实的帮助当然非常可贵,但真正能融化他人内心的是慈悲。

  最后,所施的对象是“少众生”,是少部分的众生。在过去,印度的国王和大施主每每举行无遮大会的时候,几天之中,会场上都是人山人海,沙门、乞丐等任何需要帮助的人都可以来到这里接受供养和布施。但即便是这样,仍然叫少众生,因为从整个法界来看,有情众生是无量无边的,而世间任何规模的布施,其对象的数量都是有限的,所以,相对于世间人的布施,只有菩萨才是最大的施主。

  “何况恒施予”,菩萨布施的时间不是“偶备”,而是“恒施予”,是恒时施予众生,这辈子利益众生,下辈子还是利益众生,乃至生生世世,直至成佛后功德圆满,布施都没有穷尽。就像《释迦牟尼佛广传》里面说的,哪怕变成了旁生,利他的心也不会舍弃,这就是菩萨的恒时布施。                     

  “无边有情众”,菩萨布施的对象不是“少众生”,而是无量无边的众生。菩萨对所有的众生都发了菩提心,所缘广大、无量无边。

  那么,“善逝无上乐”,菩萨所施的不是“微劣食”,而是有暂时和究竟两个方面。暂时而言,菩萨是有什么就会布施什么。从《释迦牟尼佛广传》里面可知,佛陀在因地专修布施度的时候,不论房子、财产,甚至妻子儿女、头目脑髓,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可以布施出去,并且不仅是财物用品,爱语、法义、功德,这些统统都可以布施出去;而从究竟的角度而言,菩萨最大的布施是施予众生善逝无上乐——即令众生都能成就佛果,这是菩萨施与众生最大的礼物。

  那么,接下来,“满彼一切愿”对比“令得半日饱”,菩萨布施众生,可以满足众生所有的愿望。这里并不是说佛法提倡所有世间法,而是说菩萨的悲心广大,只要是能令众生快乐的事,尤其是利于众生获得究竟快乐的事,菩萨都愿意全力以赴。  

  最后,关于颂词中的“嗟施”,虽然没有进行对比,但是在前面的宣讲中,我们已经知道,在菩萨的眼中,众生都是平等无二的,并且在布施的过程中,菩萨本身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从世俗谛的角度,正如《经庄严论》中所说,菩萨把众生当成利益自己的对境,因为没有众生,菩萨无法修持布施度,无法圆满布施度,所以,菩萨是以感恩心、恭敬心来布施众生的,这与世间人完全不同。《入中论》中也有讲过,菩萨听到外面乞讨的声音,如同阿罗汉获得了出世间的禅定一样欢喜。

  那么,很显然,发了菩提心的菩萨是非同一般的对境,对于众生来说,面对这个殊胜的对境,如果恭敬、供养,功德会超乎我们想象的广大;但如果对他生嗔恨心、毁谤,过失也是非常大。也就是说,发了菩提心的菩萨既是殊胜的福田,同时也是特别严厉的对境。下面的颂词宣讲的就是这一点:殊胜福田。

       博施诸佛子,若人生恶心,

       佛言彼堕狱,长如心数劫。

       若人生净信,得果较前胜。

  “博施诸佛子”,发了菩提心的菩萨都是博施济众的大施主,是殊胜的对境。

  “若人生恶心”,如果有人因为业力深重,或者被烦恼所控,对这个殊胜的对境生起了恶心,且不说打击杀害,即使内心对菩萨生起了恶念:比如愿菩萨事业不顺、愿菩萨生病、死亡等等,都会有不可思议的恶报。

  “佛言彼堕狱”,佛陀在经中讲得很清楚,只要对菩萨生起恶心,就会因此而堕入地狱。

  首先,这个符合因果定律,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但是,同样的因是否果报一样大,这个要看具体的对境。对境越是严厉,对其行持善恶的果报就越是加倍。对一个内心无有功德、充满烦恼的一般人产生恶心不是没有过失,但因为产生恶心的对境不是殊胜的福田,果报就没有那么可怕;但如果对内心清净、发心广大的菩萨生起恶心,过失就非常大。比如父母也是殊胜、严厉的对境,如果对父母恭敬孝顺,就能获得很大的福报;但反之,如果对父母经常打骂、生恶心就会有很严重的果报。如果堕入地狱,时间有多长呢?“长如心数劫”,意思是说,对菩萨产生多少刹那的恶心,就会堕入到地狱中多少个大劫。这个如何计算呢?一个弹指有六十四个刹那,每一刹那对应地狱一个大劫,也就是说,一个弹指的恶念要历经六十四大劫的地狱果报。这样算起来,这是非常可怕的果报。真的会是这样吗?这个肯定是会的。

  明白了这个利害关系,我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起心动念、一言一行。可以说,在我们身边发了菩提心的菩萨还是有很多的,尤其是学习了《入行论》之后,了知了菩提心的殊胜功德,很多虔敬的弟子生起了殊胜的菩提心。虽然有初发心和久发心的差别,甚至初发心者时常还会有自私自利的想法和做法,但毕竟已经发了此愿心,只要是发起了利他之心,就可算作是殊胜的对境,如果对其产生恶心,必然会有很严重的恶报。

  并且大家要知道,是否发了菩提心,从表面上是很难看得出来的,这和一个人的长相、穿着、身份、地位、年龄都没有关系,只要在他的相续中存有菩提心,他就是严厉的对境。同修道友之间,有时由于内心的不清净,生起了嗔恨、嫉妒、恼怒,甚至导致吵架或者长时间看不惯,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一定要及时忏悔,尽量在没有过夜之前就忏悔,如果这个没有做到,每天念二十一遍百字明,也可以遣除破密宗誓言和菩萨戒的很多罪业。

  讲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想起自己有意无意犯下的过失,其中很有可能潜藏着巨大的过患。这个会让你很害怕,或者对未来很绝望,针对这种情况,寂天菩萨在下一句的颂词里这样说到: “若人生净信,得果较前胜”,意思是说,如果能够对菩萨生起净信,这个功德远远胜过了恶心的果报。

  大家想想看,如果能够念念生起对菩萨的净信,一方面能够获得殊胜的功德,同时念念生信就再没有机会生恶心了。当然,要做到这样,对凡夫来说是很困难的,即便是对上师,我们都很难时时生起净信,更何况对身边的众生。讲是非、论过失、生邪见,是平时很多人在一起的习惯,现在看起来这是非常愚痴的,刹那间我们就将彼此拉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这样的朋友怎么能是真正的朋友。

  我们要知道,即便不是同修道友,甚至有的人都没有皈依佛门,但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否发过菩提心,如果他前世就皈依过,也发了大乘菩提心,那他早已是大乘菩萨了。只要是发了菩提心,如果没有失坏,那么再转世时即使变成了一个不信佛的人,或者转生为旁生,一头牛、一只羊,但只要他相续中的菩萨戒体仍然还在,我们就应该对他作菩萨想。这样看来,在我们周围的众生中,以我们的分别见,根本无法判断哪位是菩萨,哪位不是。善财童子依止的善知识有各种形象以及不同的身份,甚至还有屠夫、妓女等行为看似不如法的人。《法华经》里面也讲过,观世音菩萨显现三十二种化现时,有时会显现成鬼王、将军等形象。同样的,其他诸佛菩萨在世间度化众生的时候,有时是穷人的形象,有时是旁生的形象,有时是残疾人的形象,可以说,依众生的因缘,各种形象都有。   

  那么这一点带给我们的提示是什么?无论遇见什么人,哪怕是一面之缘的人,哪怕是我们看不惯的人,总之,对所有的众生,我们都应该作佛和菩萨想。如果是这样,我们不仅不会造下恶业,还会积累无量的功德。即便在短时间内还不能完全做到,但我们要有意识地觉知和训练自己的念头和行为,只有这样,在刹那间造下善业还是恶业才完全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下面来宣讲值得赞叹的第四个方面:不为痛苦所害。

       佛子虽逢难,善增罪不生。

  “佛子”是指发了菩提心的人,虽然在修持的过程中会遇到一些困难、一些违缘障碍,但真正发了菩提心的佛子不会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反而会让善心增上。

  一切佛子在修持菩萨道的过程中,一定会遭遇到很多痛苦和磨难,但菩萨遇到这些情况,不但会避免罪业的生长而且会令善法增长,因为有菩提心的力量在加持。大家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如果没有菩提心,遇到困难很容易怨天尤人、自暴自弃,以至于做出种种不如法的行为;但如果内心有稳定的菩提心,就可以用善巧方便转化一切违缘。比如,我们都有被他人斥责、打击的经历,或者被欺骗、被迫害,甚至有的人可能在一生中有过破产、入狱等大的障难……每逢这时,大多数凡夫的反应是会不由自主地向外爆发,以很大的嗔心去和别人争执、辩解,或者采取行动来以牙还牙。虽然凭受害者的身份我们貌似在做正当防卫,但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造下很多罪业。

  菩萨则完全不同,这个时候他会想:其实这是自己的业力所致,是往昔所造的恶业到了偿还之时,会平静地接受,根本不会产生我们那么多的情绪和行为上的反应。并且与此同时,依然对伤害自己的众生报以大悲心,随缘救度。菩萨就是用这样一种善巧方便,在遭遇痛苦和磨难的时候,不但不生嗔恨等恶心,反而依靠这种外缘使得善根再再地增长。也就是说,最值得赞叹的是,在任何一种艰难的情形下,菩萨都不放弃用菩提心去利益众生。

  由此可见,菩提心的生起不仅意味着拥有慈悲的力量,还意味着将我们带入到智慧的境界。从世俗谛的角度,思维业因果可以让我们能够安住下来,不至于让烦恼妄想继续滋生,从而避免了恶业的继续增长。我们凡夫一直秉承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从因果的角度来说并不错,但生生世世的因果循环甚深难测,我们平时看到的只是轮回中某个片段的呈现,不能成为评判的全部依据。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能束手就擒,我们可以积极地把握这个机会,那就是用智慧的方便转为道用。首先是停止恶念,这意味不再制造继续痛苦的因,这才是真正的自利;然后通过毫无分别、利益众生的菩提心饶益这个给我们带来伤害的人,我们因此而积累的善法功德将是无量的。所以,有了慈悲与智慧,我们的人生、乃至生生世世才能走上一条越来越光明的坦途。

  从胜义谛的角度,如果建立了空性无我的见地,已经没有违缘、顺缘的分别,也没有一个实质的我在遭受违缘障碍。从世俗谛的角度,还有一个我在修习安忍,但对于一个证悟空性的菩萨来说,已经没有谁需要安忍什么,可见,这是最殊胜的一个窍诀。关于这一点,今天在这里不展开讲,在第九品《智慧品》里面,我会详细地为大家宣说。 

  总之,菩萨道对于初学者来说,在一段时间内会很艰苦难行,但只要随学以往菩萨的发心与智慧,并且让法融于心,即便一个个艰难和考验不断地降临,它们都会成为我们修持善法的机缘。正如《般若摄颂》中所说的:“虽受数多难忍害,然彼胜士心不变,安忍之力极稳故,多信解修胜菩提。”意思是说,菩萨虽然承受了很多难忍的伤害,但是他的心通过修炼已经可以安忍一切的痛苦和违缘,不再轻易为外境所转。而正是因为安忍的力量非常稳固的缘故,反而产生了更殊胜的信解,成为了修持胜义菩提的殊胜助缘。

  下面是赞叹的最后一个方面,发了菩提心的人可以称为众生的应礼处和皈依处,颂词是这样说的:

       何人生此心,我礼彼人身,

       加害结乐缘,皈依乐源尊。

  不管是谁生起了这样的菩提心,寂天菩萨就顶礼这样的人身。而即使去加害发了菩提心的菩萨,众生也能够因此结下安乐的因缘,所以我们应该皈依这个一切快乐之源的尊者。

  寂天菩萨是真正得地的菩萨,作为得地的菩萨都要去恭敬顶礼发了菩提心的人,更可况我们凡夫呢?不管是出家人,还是显现不清净的修行者,甚至是屠夫、乞丐,但只要是他们的内心生起了菩提心,我们就应该恭敬顶礼。尽管有的人初发菩提心,可能什么境界都没有,什么神通也不具足,但是,这些对于佛弟子来说不是最首要的,唯一首要的就是菩提心。 

  我们已经知道,如果对菩萨恭敬供养、皈依、赞叹,或者在菩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提供顺缘或者帮助,都能结下快速解脱的因缘;那么在这句颂词里,我们又有了新的了知——“加害结乐缘”,意思是说,即使加害于菩萨,也能够结下安乐的因缘,并最终获得解脱。为什么加害菩萨还能种下如此殊胜的因缘?这个与前面宣讲的——“博施诸佛子,若人生恶心,佛言彼堕狱,长如心数劫 。”难道不相违吗?

  回答是并不相违。如果对菩萨生了恶心做了恶行,从业果不虚的角度是一定要受报的;但从长远来看,毕竟是和菩萨结下了因缘,无论是什么样的因缘,哪怕是加害菩萨的恶缘,菩萨也一定不会放弃他,一定会去利益他、度化他,直到他成佛为止。更何况,还有我们刚刚宣说的一点,如果能够及时忏悔,或者对菩萨生起了真实的净信,加害菩萨的恶报就已经消除了,或者不会再有那么长时间的果报。   

  释迦牟尼佛转生为慈力王的时候,曾遇到过五个罗刹。当时,他们要取血肉作为食物。为了不让其他众生被他们所害,慈力王用针刺开了自己的脖子,让五个罗刹趴在他的的脖子上饮血,而后他又割下自己的身肉布施给他们,待五个罗刹吃得心满意足之后,慈力王发下了誓愿:“以现在布施身肉的因缘,待我成佛时,愿我能以清净戒律、等持和智慧遣除他们的贪嗔痴三毒,使他们皆可获得安乐涅槃。”后来,五位罗刹因此恶行堕入了地狱,感受了长时间的痛苦果报。但是因为慈力王的发愿,释迦牟尼佛成佛时,在人间最先度化的就是这五位罗刹,他们当时已转生为五比丘。佛陀给他们初转法轮后,他们均获得了罗汉果位。

  菩萨就是如此殊胜的福田,伤害菩萨的过失很大,但只要与菩萨结下了因缘,就等于结上了安乐之缘。所以,作为凡夫的我们,一方面应该恭敬皈依具足殊胜功德的菩萨,一方面也要发下殊胜的菩提愿,尽管我们还不能完全消除自身的贪嗔痴,有时也会面对众生对我们的嗔害之心,但是无论怎样,我们都要在心里发愿:“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与众生结下了因缘,都誓愿依此因缘,在众生的心中种下一颗觉醒的菩提种子并利益其直至成佛。”

  到这里,第一品《菩提心利益》就全部宣讲完毕。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