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 第六课

《入菩萨行论》第六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我们学习了菩提心功德中的共同功德,宣讲了其中的四个功德:依靠菩提心首先能断除恶业,其次可以成办自他一切利乐,然后还可以满足众生的一切愿望,最后当生起菩提心时,行者的名称与意义都会改变。

       今天我们来学习菩提心共同功德的第五个内容——以比喻来赞颂菩提心的功德。在这部分的内容里,寂天菩萨用了五种比喻来赞颂菩提心的功德,最后还列举了其它经典中对菩提心的宣说。这节课我们先来了解前四个比喻。

  菩提心功德比喻之一,以点金之喻说明由劣变胜:

       犹如最胜冶金料,垢身得此将转成,

       无价之宝佛陀身,故应坚持菩提心。

  第一种比喻用的是“最胜冶金料”来比喻。什么是“最胜冶金料”?在古代的印度和初劫的时候,有一种东西叫点金剂,这种点金剂可以将普通的金属变成非常昂贵的黄金。那么,菩提心的作用对于我们来说,就像这点金剂一样,可以将我们不净的身体转化为无垢的佛身。

  关于这一点,我们需要从两个层面来理解。首先,是关于这个血肉之躯的身体,我们比较关注和爱护的这个身体,通常情况下,无论是它的健康状况还是外在形象,我们都比较花心思、下功夫。健康状况就不必多说了,不病则已,一旦生病或者危及到生命,但凡有一点可能,大多数人都会不余遗力地救治。而现代的世间人,对外在形象的重视程度从投入到上面的时间、精力、金钱就可以看得出来,很多人不惜重金用于装扮。但是,从本质上讲,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不净物,组成它的血肉、皮肤、骨骼以及各种分泌物,哪一样不是污浊不堪的。无论是看着漂亮的还是丑陋的,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却从生到死对它执迷。

  在平时,我们很难忆持自身的不净,我们缺乏对这个不净身的正念,我们以为洗头、洗脸、洗澡就把身体洗干净了,实际上我们一直将这个不净身执取为清净。所以,从第二个层面上讲,将我们的不净身转化为无价的佛身,实际上它的真正涵义是驱除我们的无明、污垢与执着,从而获得智慧光明、清净无染的佛身。

  大家都知道,佛陀所具有的庄严德相——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是经由长劫修习而感得的,每个相好都具有不共的殊胜功德。而我们凡夫的身体因为是业力与执着的结果,不只是不清净,还很容易四大不调,比如比较容易生病或者受到外缘的伤害,所以尽管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保护它、照顾它,但仍难免要遭受各种痛苦和折磨。与此同时,每当我们的身体受难时,我们的心也无法不随之悲戚和焦灼,如果是面临生命危险的话,有谁还可以镇定自若呢?

  因为对身体的过度执着,它难过的时候,我们跟它一起煎熬;它好过的时候,我们想尽办法满足它的需要,试想一下,吃、穿、住、行,哪一样不是为了我们的身体忙乱不休,我们耗尽一生服侍它。当然同时也借由它来满足我们的虚荣心、傲慢心。听到赞美,我们会很高兴;而听到否定或贬低呢,心情不由自主变得糟糕。但是,尽管穷尽一生围绕着它,我们能阻止它的衰老与消亡吗?并不是因为学了佛法、听了佛法教言而让我们感到悲戚绝望,这原本就是一个不可更改的事实。只是,学了佛法、听了教言,我们开始不能不直面这个事实,无法再自欺欺人地活下去。实际上,我们所创造的表面繁荣,不但在最后的时刻解救不了我们,即便在现世,身体除了带给我们一些暂时的欢娱之外,但凡有一丝觉醒,都会感受到这一切努力其实是徒劳无功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有些人得了抑郁症、焦虑症等心理疾患并不一定是糟糕的事,当他们幸运地遇到了佛法,并接受了佛法教言,这时,心理的疾患反而会成为了解身体与生命实相的机缘。

  从表面上看,这些心理疾患大多和生活压力、工作压力或者创伤事件、应激事件息息相关,但这都不过是表面的原因或者导火索。有的抑郁症患者无论外在取得了多大的成功都无法对自己满意,甚至还会自责、自罪。事实上,我们永远无法对自己满意,我们的贪欲和执着哪里会有满意的时候!而从究竟的意义上讲,我们就连证明自己的存在都是枉然,何谈还要证明自己存在得非常优秀这件事。

       如果不了解真正的因,怎么可能去除结在上面的果。就仿佛一颗毒树,不连根拔起,怎么可能阻止它继续结果。修剪枝枝叉叉虽然也会一时减缓它的生长,但并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世间的心理学包括比较世间化的灵修,毫无贬义地说,起到的就是这个作用。

  因此,无论是生活的遭遇、还是佛法的提示,让你在虚无感中变得抑郁或者悲伤,但这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相比较而言,这比麻木而愚痴地继续忙碌要好很多,至少这是一个让你停下来重新看待生命、看待世界的机会。如果你还无比幸运地听闻到了直指究竟的正法,尽管这颗毒树根深叶茂,一时还不可能连根拔起,但至少你知道了它是一颗什么样的树、结的是什么果,至少你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努力地去浇灌它;并且你可以发愿,从现在开始用菩提心将它培育成为一棵全新的树。

  轮回的焦虑、悲伤、抑郁,归根结底都来自于对自我的执着,那么什么时候才能无我?什么时候才能无执?就在菩提心生起的时候。菩提心就像点金剂一样,可以让毒树转化为如意树、让我们的不净身转化为佛身。因为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在这种清净的心中没有自我、没有执着、没有贪嗔痴。所以,只有菩提心可以灭尽烦恼与执着,暂且称之为毒素吧。

由此我们会看到,在修行的道路上,仅有出离心是不够的,尤其是在我们刚刚有些厌离的情绪的时候,内心还很迷茫、脆弱,这时菩提心的引领不仅给我们一个方向、一种力量,更重要的是,通过菩提心的修持可以磨练我们的心性,从而生起真正稳固的出离心与慈悲心。这样的修持不仅为解脱成佛积累资粮,并且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最终成就胜义菩提,这其中的种种历练,需要大家在实修中亲身经验。

《入行论》这部论典,对如何生起菩提心、如何让菩提心不退、如何在不退的基础上继续增长都有系统的传授,随着学习的深入,我们会闻听到更多、更珍贵的教言。

  菩提心功德比喻之二,以如意宝之喻说明难得与珍贵:

       众生导师以慧观,彻见彼心极珍贵,

       诸欲出离三界者,宜善坚持菩提心。

  这里用“如意宝”来比喻菩提心的难得与珍贵,虽然颂词里面没有出现“如意宝”这几个字,但是用“极其珍贵”表达了这个意思。连起来的解释就是:以释迦牟尼佛为主的一切众生导师,以通达无碍的智慧观察,彻见到菩提心就像如意宝一样极其珍贵,凡是想出离三界轮回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坚定地行持菩提心。

  这里用“如意宝”比喻菩提心,那么众生导师——一切佛陀是与可以寻找到“如意宝”的商主相对应的。在古代的印度,很多人都想出海到宝洲去寻找如意宝,但前提是要有商主的带领,因为一路艰辛、充满险情,商主往往是有航海经验、对各种情况都有能力应急的人,最重要的是商主对宝洲的宝贝有鉴别能力,能够识别出哪个是如意宝。大家千辛万苦来到宝洲,翘首期盼的就是为了得到真正的无价之宝,也就是如意宝,因为它不仅可以遣除疾病、灾难、各种障碍,还能赐予名声、地位、财富等一切世间的利益。毫无疑问,商主在整个寻宝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相对于人天导师——一切佛陀,商主只是一个比喻,实际上诸佛菩萨为得到令众生离苦得乐的如意宝,他们曾经遭受的艰难困苦是我们凡夫无法想象的。他们要经过无数的长劫,要经历各种考验,才会彻见到万法的真相,才会得到珍贵的如意宝。释迦牟尼佛过去世时,为了求得六字大明咒,曾遍历百千万世界,供养了无数如来,最后在莲华上如来那里涕泪悲泣,愿燃身供佛,才为众生求得了殊胜的六字大明咒。还有常啼菩萨,为了求得般若法门,因为贫困,发愿用身之血肉来做供养。他苦苦等了七年,后来终于有了闻法的机会,他便刺身出血,用血来洒净和庄严菩萨讲法的地方。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虔敬之心,他在听闻《般若经》的当下,就得到了六百万禅定法门,并且面见了无量诸佛菩萨。  

  所以,法之如意宝,它的得到绝非轻而易举。但在今天,这个如意宝却似乎不太费力就摆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么我们的反应是什么?有的人视而不见;有的人只是把它当作一种学说,在了解的同时用自己所谓丰富的人生经验来评判;还有的人截取其中的某一部分拿来己用;当然,也有的人完全排斥,甚至产生邪见;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才会视若珍宝,恭敬顶戴。实际上从这个角度也折射出,法之如意宝,它的得到绝非轻而易举,不单是要历尽千难万险,如果没有足够的因缘福报,没有至诚的恭敬与信心,法之如意宝即便出现在面前,也会失之交臂。

  往昔佛陀住世时,很多人只要坐在佛陀的旁边,早上来了,晚上就会成就罗汉果位,那时候罗汉比比皆是。但后来,大家懈怠了,觉得慢慢修就好了,不用那么精进,反正佛陀不会死,任何时候修都来得及。因为弟子们的懈怠,以及无常的因缘,释迦牟尼佛示现了圆寂。并非佛陀不够慈悲,包括很多高僧大德,为了让众生知道佛法的珍贵与稀有,在年纪并不是很大的时候就会选择涅槃。那如今我们呢,生在末法时代,远没有那么深厚的福德,只能说更加没有懈怠和浪费的资本。当然,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已经不容易了,需要足够的福德和智慧。

  认识到如意宝的价值很重要,真正地行持更重要。同样的,在行持的过程中,我们也一样会面临诸多的考验和艰难。除了各种外缘的考验,来自于我们自身的障碍也并不容易克服。无始劫以来,我们养成了许多不好的习性,其中最不好的就是剎那间我们就会放逸、散乱。它对我们的迫害最大,一方面让我们无法安住于当下,一方面令我们对当下失去了觉察。正是因为散乱、失去了觉察,一味地跟着贪嗔痴的情绪和感觉走,我们失去了对这个世界实相的洞悉。就连贪嗔痴到底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也失去了觉知,甚至到底如何才能实现我们的愿望,一直以来我们都没走上正道。

  菩提心之所以称为世间与出世间的如意宝,从终极的意义来说,它可以帮助我们实现永恒的安乐;从世间的角度来说,世间人渴望得到的财富、地位、健康、名声等等也同样必须通过菩提心而获得。没有付出哪里会有收获、没有舍哪里会有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话语,我们听过不止一次,甚至可能觉得自己也是这样做的,但为什么总还是不尽人意、与愿相违呢?大家有想过吗?决定我们今生得失的就只有当下的努力吗?当然不是,更主要的是业缘,往昔我们曾种下的因决定了今生结的果。其中的关键在哪里大家知道吗?在参与播种往昔业因的身、口、意三门当中,意——也就是发心,是决定性的因素。

在舍、付出、耕耘时,我们发的是自私心、贪心还是利他心、菩提心,虽然在行为上可能是一样的,但因为发心不同,其结果完全不同。如果发的是自私心、贪心,一旦没收获就会烦恼,但收获了也未必不烦恼,因为自私和贪心永远嫌不够、接下来还想要更多,所以在任何时候都很难心满意足。而利他心、菩提心就不同了,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发心是为利益他人,结果则随顺因缘。发心不烦恼,对结果无求,自然也不会烦恼。可是不问收获,不等于没收获,往往收获还会更多。因此,得到、收获是强求不来的,但是却可以修来,用什么修,自然是用菩提心修,那样会不求自来。

同样的,出世间的福报也需要通过菩提心来积累,并且只有用菩提心来积累,不仅功德巨大,还会永不耗尽。关于这一点,我们在接下来的颂词里面讲授。

  菩提心功德比喻之三,以妙树之喻说明果不穷尽而增上:

       其余善行如芭蕉,果实生已终枯槁,

       菩提心树恒生果,非仅不尽反增茂。

  这里的其余善行指的是世间随福德分的善根以及小乘随解脱分的善根,这种善根就像芭蕉树一样,生完一次果实后,树木迟早都会干枯。但大乘菩提心的善根就不一样了,它像天界的如意树一样,果实会一直不断地结下去,不仅取之不尽,而且还会越来越增长。

  这里用“如意树”来比喻菩提心的功德巨大、无有穷尽,这就如我们刚刚讲过的,同样的行为,有没有功德,有多大的功德,全在于发心。如果客观的行为上帮助了他人,但发心是自私的,这个很难说有没有功德;如果发心是为了帮助了他人,这个是有功德的。但若只为了他眼前或者今生的快乐,这个功德是有限的,就像芭蕉树一样,果实成熟被享用后,果树就枯干了,这个功德也就没有了;而如果帮助他人是希望他究竟离苦得乐,以这样的发心,便会不断结出果实,直至成佛,任何一个发自于菩提心的善行,都将开启无限的可能。

       甚至于仅仅是发这样的愿,愿菩提心的功德都是无量无边的,因为它的深度和广度突破了我们之前非常狭隘的作意和心量。无论善行的大小,这样发愿可以利益到他人的生生世世,直至成佛;同时,无论善行的大小,这样发愿可以利益到无量无边的众生。诸佛菩萨通过自身践行得出了这个证法与教法:只有如此深广的发愿,才能开拓我们的心胸、改变我们的心相续,才能迅速圆满福德与智慧资粮,才能成就殊胜的佛果,从而真实地利益众生。

  因此,我们必须要发深广的大愿,因为累积解脱成佛的福德资粮对于我们凡夫来说是非常困难的,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发愿。关于发愿,我们需要明确的是:发愿需要非常广大的心量,方法也要极为广大,同时还要对这些方便法门具有信心。比如,仅仅是供养一朵花,但你却可以把它观想为无量的供养。当然,让我们马上对这些广大的方便法门生起信心可能是件困难的事,我们或许会觉得,这只是想一想,并不能真的做到。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真心诚意地去想这么抽象的事,而之所以觉得抽象,是因为我们太习惯所谓的实在,我们觉得今天是实在的,再长一点,今生是实在的,我们还不习惯也很少想来生的事、何况解脱成佛的事。但事实上,我们的实在就是无可辩驳的短见,我们不想的这些事,恰恰是最重要的事。然后是发愿的范围,往往起初我们能想到的只是自己的亲朋好友,或者对自己好、有恩的人,我们可以愿他们远离痛苦,但还有很多无量无边的众生,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过、也从来没想过要去帮助他们,他们从未进入到我们的视野。

  这都没有关系,起初的练习就从你比较关注的范围练起,然后把对他们的发愿和善行放得长远一些、再长远一些。当你祝福你的孩子、你的爸爸妈妈开心快乐的时候,你总不会只是希望他们今天开心快乐,你会希望他们永远开心快乐,那就将这个永远放得再长远一点,不仅下一世、乃至再下一世。如果有一个可以实现永远开心快乐、同时充满智慧的彼岸,你不会不希望他们到达。然后,再继续想,尽管下一世、再下一世,他们可能不再是你的亲朋好友,甚至连擦肩而过的机会都没有,但总不至于你就不愿意把这个祝福再送给他们。

  那么,由此你是否可以想到,无量的众生,无始劫以来,在漫长的轮回中,哪一个不曾做过你的亲朋好友、你的爸妈?尽管今生可能未曾谋面,但在某一世他们也一样像今生的爸妈、好友关怀着你、爱恋着你。而在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所谓的怨敌。所以,当你在正法的开解下,当你打开心量去真诚地思维这一切的时候,愿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愿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喜悦、愿众生远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发出这样的心愿不是不可能的,大家都知道,这是四无量心,是菩提心的基础。  

  不断地串习就是为了冲破我们的短见,不要在没有做之前,或者只是做了一段时间,就说“我没办法”、“我做不到”,绝对不要有这种自我轻视的懈怠。正如寂天菩萨在《入行论》里面说的,只要我们每天不断地修持,一再重复地修持,以至于达到熟练,那就绝对没有不容易的事情。

  现在你终于明白为什么说诸佛菩萨都是依靠愿力而成就的,愿大力大。所以,无论积累任何善法功德,哪怕是念一句观音心咒,我们都要以菩提心来摄持。包括放生、听课、顶礼等等,任何一种善行,只要发心是为利益一切众生解脱成佛而行持的,那么不管中间流转多少世,这个善根都会在每一世成熟善果,乃至于在成佛之间都不会穷尽;不仅如此,“非仅不尽反增茂”,善根反而还会再再增上,这就是菩提心的殊胜功德。

  菩提心功德比喻之四,以护送者之喻说救脱罪业之果:

       如人虽犯极重罪,然依勇士得除畏,

       若有速令解脱者,畏罪之人何不依。

  这段颂词的意思是说,如同有人虽然犯了极严重的罪,但依靠勇者的保护可以除去心中的畏惧。同样的,菩提心能够令人快速地从罪业中解脱,所以有罪业的人为何还不去依止呢?

  实际上从无始劫以来,每个人都犯了许多罪业,有轻罪、也有重罪,这些罪业的种子存留在我们的相续中,毫无疑问,其果报是一定要成熟的,只是什么时候成熟难以预料,而且没有一个人愿意承受恶业的果报,只是平时迷迷糊糊地度日,很多人不去想,但只要去想,没有人会不恐惧。毫不夸张地说,轮回中的每一个人都像在逃犯一样,总有一天会被宣判并遭受惩罚,没有谁可以躲得过。

  这些罪业之果,有的时候通过地震、水灾、火灾或者战争、意外等灾难性的方式突然出现;有的时候通过自身的疾病出现,重的像癌症、肿瘤,轻的像各种一般性的疾病;还有就是会遭遇各种生活中、工作中的不顺、坎坷等等……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没有人愿意承受。但事实上,人间的这些果报都还算不上是最重的果报,如果造了重罪,比如诽谤三宝、杀父母、杀阿罗汉或者破了别解脱戒、密乘戒等等,所要承受的是堕入恶趣的果报:无间地狱、热地狱、寒地狱,饿鬼道、旁生道。要知道,堕入到这其中的任何一处,所要承受的痛苦都是极巨大、极漫长的,人间的恶业果报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不仅如此,当罪业成熟、果报现前的时候,就算诸佛菩萨来到面前也不能化解。有些对佛法一知半解的人听到这里,要么选择完全地回避,要么选择自暴自弃,这是愚痴的的表现,这都是不求甚解、缺少福报和智慧的表现。因果不虚这事的确没得商量,但是,在佛教的法门里,有不止一种忏罪方法,也就是说在果报未成熟之前,可以通过对治的法门将罪障清净,而在所有净除罪业的法门中,最有效、最快速的就是菩提心。

  因为所有的重罪与轻罪都是由自私心所引发的,而菩提心是唯求利他的心,只有这种发心可以从根本上瓦解自私心。自私心一旦瓦解,罪业就失去了依靠处,自然就会消除。因此,依靠菩提心的功德和力量去消除罪业远远超过了以自私自利的心去忏罪。华智仁波切也说过:如果有了菩提心和空性慧这两种修法,再重的罪业都可以清净。如果不具足菩提心、空性慧,即便是有了四对治力也不能够完全清净罪业,只有依菩提心,忏罪的力量才最大。

  《百业经》里面有许多小乘行者的公案,其中有一宗,就是一位小乘行者对一位圣者阿罗汉说了一句恶口,还不是诽谤三宝,而且行者当场就很恐惧地忏悔了。但是,尽管他及时忏悔了,罪业还是未能清净,后来他的确没有堕到地狱,但还是堕到了旁生道。为什么这么强烈地去忏悔,罪业却没有清净,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不具有大乘所讲的菩提心、空性见,这种殊胜的因缘不具足,忏罪就很难圆满。翻开《百业经》,此类的公案到处都是。大家要知道,不是说小乘的忏悔法不好,而是不够圆满。

  如果依靠菩提心来忏罪,不要说这些相对比较小的罪业,即使破了根本戒、造了五无间罪,也不会堕入地狱。哪怕已经堕入了,但也会像球拍在地上一样,很快就会弹起来,也就是说会在很短暂的时间内从地狱中解脱出来。就像以前有位阿阇世国王,他造了杀父亲的五无间罪,后来通过文殊菩萨的调化,修持了菩提心并且获得了无生法忍。他在堕地狱的时候就像球落地一样,落下了但一下又弹了起来,很快就从罪业中解脱了出来。

  还有,《大圆满前行》中也讲过关于匝哦之女的公案:匝哦之女降生在商主之家,母亲担心他出海取宝会丢失性命,于是骗他,没有明说他的种姓。后来,匝哦之女通过其他途径知道了自己的种姓后,准备离家前往大海。临行之前,母亲哭着不舍得他的离开,他很生气,大声地喊道:“为什么临行之前,你要这么不吉利?”并且边说边用脚去踢母亲的头。后来在大海中,船只遇到灾难而毁坏,最后他堕入了地狱中。在地狱中,他感受着铁轮在头上旋转的痛苦,脑浆四溢纷飞。这时他想:肯定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用脚踢母亲头的不孝子在这里受苦,愿他们的痛苦由我一人来承受,愿他们都能离开痛苦。就在他发心的当下,铁轮自然腾空,他脱离了重罪,即刻转升到天界,获得安乐。  

  可见,消除罪障、免受痛苦需要菩提心,永享安乐、究竟解脱同样需要菩提心,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在今天学习的内容里,寂天菩萨将菩提心的功德比喻为点金剂、如意宝、如意树以及勇士,希望大家不仅要记得这些比喻的名称,还要明确这些比喻里面所涵盖的修行窍诀,并应用到实际生活和实际修持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实现菩提心的殊胜功德。

  好,今天的这节课就讲到这里。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