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 第九十三课

《入菩萨行论》第九十三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我们讲到了对治自轻凌懒惰的第一部分内容——修思维因无有能力而懈怠之对治。今天这节课继续宣讲第二部分内容——修缘难成而懒惰之对治。对于这部分内容,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宣说:无有怯懦之因和有欢喜之因。其中,无有怯懦之因需要做两种断除,一种是对难行之畏惧的断除;一种是对长期的厌烦的断除。今天我们先来讲对难行之畏惧的断除。

    首先了解一下关于难行的一些邪念,然后再以正念和修习予以断除。关于邪念的颂词我们看一下:


若言我怖畏,须舍手足等。


    意思是说,如果修行意味着需要舍弃头目手足以及其他一些苦行,这都会令我感到畏惧,所以难以精进修持下去。

    类似的想法,在许多不了解佛法或者对佛法的甚深法义领悟得不够全面透彻的人心中,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在漫长的修行道路上,尤其是在大乘菩萨道修持六度万行的过程中,我们的确会面临一些苦行,或者说在世间人的眼里看似非常艰苦的一些修行。当然,其中也会涉及布施自己的身体、受用以及一切所有......如何来看待这些修持?要不要因此而产生畏惧心,从而根本不敢修行?

    接下来的颂词,首先通过观察来帮助断除这些邪念,继而通过自身的修习也会自然断除这些邪念。 

    以观察而断,有五段颂词对此作了宣说。我们先来看第一段颂词:


是昧轻与重,愚者徒自畏。


    意思是说,有这样的邪念,完全是愚昧所导致的,不知道利害轻重,从而自生恐惧。

    一方面,佛法的修行是有次第的;另一方面,大乘佛法的任何一种修持都是利益众生的方便。如何理解这个意思呢?

    首先,佛法的修行是有次第的。就六度万行而言,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是一个由浅入深、从易到难、循序渐进的过程。不会一入佛门,就要求大家布施自己的头目手足,布施出全部的家产,即便有人一时冲动想这样做,一般情况下佛法也不建议他这样做。

    历史上有无数的高僧大德为了修行、为了利益众生,曾经布施自己的身体、受用,或者历经种种苦行……不过,大家要知道,他们一方面是在正法的引导下,一方面是在上师的摄受下,并非冒然地盲修瞎练。于他们而言,这些都是修行到了一定的阶段所必经的修持。另一方面,比如涉及布施自己的身体、头目手足等等,这些在我们常人看来无法忍受、无法想象的痛苦,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是因为修行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并不会感受到常人所感受的痛苦。这样的公案我们已经讲了很多,反过来说,对于还没有达到一定境界的一般修行人,效仿这种修持是不被提倡的。

    所以,修行是有次第的,乃至是很谨慎的,这也正是为什么修行必须经过系统地闻思、必须在具德上师的引导下才能进行的原因。如果仅仅根据道听途说或者自己的想当然来决定修行还是放弃,不能不说,这些都是愚昧的表现。这种对佛法的理解是片面的,并不是真正的佛法修行。

    还有第二个方面也需要明确,大乘佛法的任何一种修持都是自利利他的方便法门。这里有两个要点:一个是自利利他;一个是方便。毋庸置疑,大乘佛法的任何一种修持,都是为了自利利他,为了能够令众生离苦得乐而进行的修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就六度万行而言,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哪一种修持不是为了帮助清除障碍、放下烦恼,直至证得无上智慧,获得永恒安乐?

    实际上,大家现在所做的任何一种修持,首先利益的是自己,然后才是众生。或者说,通过利益众生,自己获得利益。在此期间,如果必然要遭受一些痛苦艰难的话,那也是为了获得最终的利益,比如持戒,表面上需要克服一些习性,放弃一些所谓的享受,但归根结底,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免受痛苦而获得真正的安乐。所以,事实上,戒律是对自他的保护。

    这一点无需讨论。即便在世间,为了维护正常的秩序、保护大家的利益,人们还需要遵守法律,需要合法合规、合乎道德以及各种规范。佛法的戒律之所以远比法律、道德以及各种规范更加细致得多,或者让人觉得严格得多,那是因为佛法的戒律要保护的是我们的生生世世,要保护每个有情的善因善果,不仅如此,佛法的戒律要成就的是众生的究竟安乐。因此,对于佛法的戒律,不能因为它更细致、看起来更严格而产生畏惧心,对于一个真正为自己负责的人,应该对此感到幸运,而不是压力。更何况,就守持戒律来说,佛陀曾经开许,可以一个一个地守,从易到难,并没有要求马上就要守持全部的戒律。

    继而,还有第二个要点,所有的修持都是方便法门。如何来理解这个方便?大家要知道,所有的修持都是为了证得究竟圆满的智慧。这也就意味着任何一种修持都需要以智慧来观待,与智慧结合在一起。举例来说,比如修布施,大家应该时时记得,修布施是为了去除自心的贪着以及吝啬。比如供养上师诸佛——供养花、供养香、供养财物、供养食物等等,我们都需要记得,任何一种供养并非上师诸佛需要,而是通过这种方便来修自己的心,修出一种能够放下、舍得的慷慨的心。

    同样的,即便布施的对境为现实中贫穷的众生,看起来他们很需要布施,但我们也是要如此观待,要用智慧去观待。寂天菩萨曾经说过:如果没有智慧,所谓的悲心、爱心、慈心以及戒律便成了盲目愚昧的举动。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段话,大家一定要好好体会,一定要记住。

    由此,如果完整地表达,任何一种修持都是智慧的方便。这即是说,任何一种修持既是必要的,为了对治习性,我们需要这样的训练;但与此同时,却不要被任何一种修持所困扰。佛在《金刚经》中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意思是说,法或道只是船只,因为要到达彼岸,所以需要乘船。但是到达对岸之后,不要还继续坐在船上,而是需要离开船只,如此才能登上真正的彼岸、最后的彼岸。

    看了以上的澄清,现在大家可以问问自己,或者回答前面所说的那种邪念,对于帮助众生离苦得乐、获得究竟安乐的种种法,我们还需要畏惧吗?对于今生来世乃至究竟解脱有着珍贵意义的种种法,如果我们选择远离或者厌弃,这种态度以及做法不是很愚昧吗?

    这段颂词就讲到这里。接下来的几段颂词,对修行中所要经历的所谓的苦作了更详细的分析,进一步破除邪念。首先我们来看第一个颂词:


无量俱胝劫,千番受割截,

刺烧复分解,今犹未证觉。


    意思是说,无量劫以来,曾经无数次我们堕入地狱,遭受割截、砍刺、焚烧以及分解肢体等种种痛苦,可是至今尚未证得正觉。

    在刚刚讲的邪念中,有人提到修行很苦,所以不想去忍受。这段颂词是从无量劫以来所遭受的痛苦这个角度,一方面说明,即便不修行,也一样会受这些苦;另一方面,这种苦没有意义,注定白受——虽然受了无量的苦,但是至今尚未证得正觉。

    显然,这两点都是不争的事实。无量劫以来,每个人都受尽了轮回的苦,从人身难得的角度来推想,众生在无比漫长的时间里遭受着恶趣的痛苦,相比较而言,在人道的时光只是短暂的一瞬。虽然大家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在恶趣当中是如何度过的,可是这并不等于恶趣的遭遇和痛苦是不存在的。如果不修行可以免于痛苦的话,那我们就安逸度日好了,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不修行更加解决不了这些痛苦。   

    客观地说,即便在人道,往往也是苦多于乐,这和一个人有多少财富、有多高地位没有关系,这是由轮回的本质决定的,也是由自心的烦恼来决定的。许多人有时甚至是痛不欲生,不想再活下去......可是大家已经知道,离开这个世界,痛苦就能够结束了吗?非但不可能,还会遭遇更大的痛苦。

    所以,如果众生所受的痛苦可以自行熄灭,或者痛苦遭受到一定时间、一定程度就会苦尽甘来,那也就不需要修行了,我们受苦了苦就行了。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从无量劫以来,各种的苦众生都遭受过了,但结果怎样?至今尚未证悟,仍然在轮回中辗转不息,还在继续遭受痛苦、造业。所以,不得不说,通常人们所受的苦并没有带来任何有价值、有意义的转化,只是白白地受。

   怎么样才能不白白地受这些苦,而是让所受的苦变得更有价值,如何将其转为道用、更具意义?或者更直接地说,让所受的苦成为解脱的因、趋入菩提的因?毫无疑问,只有修行,只有修持佛法,通过修行将所受的苦转为道用,这样才能成为解脱的因、成为趋入菩提的因。

    总之,与其都在受苦,甚至将来还会受更大的苦、无有终结的苦,不如直面一时之苦、相对而言微不足道的苦,这才是智慧的抉择,也是佛法带来的价值。

    下一段颂词就是从两种苦的对比进一步说明,对修行的恐惧是不必要的。首先我们来看第一个颂词:


吾今修菩提,此苦有限期,

如为除腹疾,暂受疗割苦。


    意思是说,为了觉悟解脱,今生我要刻苦修行,毕竟在这个过程中所受的苦是有期限的,就如同为了去除腹部的疾患,往往需要我们暂时忍受手术治疗的痛苦。

    这段颂词进一步说明,在修行过程中所要承受的苦是什么样的苦。

    首先,大家需要面对,修行的确需要经历一些苦,短暂的苦。有些苦是轮回中本来就要遭遇的苦;有些苦是和修行有关的苦,比如布施的时候,需要战胜自己内在的贪着与吝啬;持戒的时候,需要战胜自己的种种烦恼,贪心、嗔心、傲慢心等等以及各种行为、平时日常的习惯;安忍的时候,需要面对、需要接受他人的损害;精进的时候,需要克服懒惰、散乱、放逸、享乐等习惯;另外,禅修也是如此,需要克服许多不良的习惯。

    总之,修行所要经历的苦,有身体上的苦,也有心理上的痛苦。但是,很显然,修行所经历的苦是有期限的。它们不会像轮回中的苦那样无始无终、没有期限,只要还在轮回中,痛苦就不会结束,不会自动退缩、消失。修行的苦不是这样的,它们是有期限的,不会没完没了地让你遭罪,换句话说,修行所经历的苦正是为了结束轮回、结束更长久的痛苦。所以,为此所受的每一种苦都是有意义的,乃至于当大家清醒地、主动地、勇敢地去面对、去经历时,越大的痛苦反而越能帮助你生起出离心、生起慈悲心、生起智慧心。

    许多人为什么宁可继续忍受轮回的苦,也不愿主动承担修行的苦?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知道,一方面是因为对修行存有邪念,认为只要一修行就意味着需要承担巨大的痛苦,忍受无法承受的痛苦。现在大家知道了,这都是愚昧的见解,根本不是这样的。修行的确需要承担一些痛苦,但是这些痛苦不仅仅是可以承担的,而且相对于轮回的苦、恶趣的苦,这点苦都是微不足道的。关于这一点,下段颂词作了更详细的说明。可见,我们不能被这样的邪念所蒙蔽,自己不要有这样的邪念,也不要被其他人影响。

    有的人不仅对一般的佛法有邪念,而且对密宗有更大的误解。认为密宗高深莫测,甚至是很危险的,自己不敢学密宗,同时劝别人也不要学密宗。其实这样的想法和做法都是没有必要的,密宗和其他宗派一样,闻思与修行都有次第,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事实上,之所以叫密宗,正是源于对修行次第、对根基的考虑所秉持的谨慎的态度,对于还没有达到一定修行境界的人,不予传授、也不予讲授与之不相应的法。可见,主观臆想出来的忧虑或者畏惧都是没有必要的,只能说还并不真正地了解密宗以及修行之苦的价值和意义。

    修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上师会为大家、为每一位弟子负责。只要大家有信心、不离弃,从踏上修行道路的那一天起,一直到证悟解脱,自始至终上师三宝都会对大家负责,这是上师三宝的使命。

    除了第一方面的原因之外,许多人之所以宁可忍受轮回的苦、也不要主动地承担修行的苦,其中还有第二方面的原因,这个原因就在于缺乏主动。如何理解呢?

    轮回尽管苦,但是它更符合人们的习性,不需要主动、不需要努力,贪嗔痴慢疑随时都会自动流淌出来;而懒惰、放逸、散乱、享乐等等也是人们的习惯,它们几乎就是世间人生存的方式。修行呢?恰恰相反,所有这些根深蒂固的习性都需要我们去克服、去改变。如果将轮回比喻为顺流而下的话,那么修行则是逆流而上。所以,原本修行的苦远远不及轮回的苦,可是人们却宁可继续受更大的苦,也不愿去修行、去改变这些习惯。为什么?因为有强大的惰性。惰性令许多人得过且过,过一天算一天,有一天的快乐就享受一天……如果没有的话,就寄希望于第二天,其实也不会想太远,也不会想着从本质上去改变。

    这就是第二点原因。显然,这是极其可悲、极其愚痴的。虽然逆水行舟不容易,但是它驶向的是光明彼岸、究竟的安乐,这一点大家要明确。反正都是在受苦,为什么不让苦受得更有价值、更有意义,为什么不把它转化?所以,大家要常常提示自己用理性、用智慧去观待和取舍。

    总之,能够战胜自己的人才是最强大、最勇敢的人,才能够获得真正的快乐与幸福。

    下面一段颂词继续用比喻的方式来说明,修行中的苦是什么样的苦,再次破除邪念。我们先来看颂词:


医皆以小苦,疗治令病除,

为灭众苦故,当忍修行苦。


    意思是说,医生治病的时候,通常需要患者承受一些微小的痛苦,以便治疗乃至将疾病彻底去除;同样的道理,为了灭除轮回中众多的痛苦,我们理应忍受修行中的微小痛苦。  

    上一段颂词中,我们从时间的角度说明了修行中的苦是有期限的,不会像轮回中的痛苦那样无始无终。这一段颂词是从受苦的程度以及必要性来说明修行中的苦不仅仅是微小的,并且是必要的。毋庸置疑,相对于轮回中的痛苦,修行所受的苦微不足道。这在上一次课刚刚讲过,在无量劫以来漫长的时间里,众生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关于三恶趣的痛苦,大家已经知道了一些,如果堕落到饿鬼道,那里遭受的将是长时间吃不到食物的痛苦,受尽饥渴的煎熬。乃至找到食物却难以下咽,要么因为喉咙太细咽不下去;要么食物瞬间化为火炭烧穿肚肠,更加地痛苦难当。总之,任何时候,那里只有痛苦,没有幸福。

    堕落到旁生道呢?要么被奴役、要么被宰杀、要么终日奔波寻找食物。地狱道呢?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已经宣说了多次,被焚烧、被砍杀、被割截、被分解......种种痛苦都是非常地剧烈。所以,毫无疑问,修行中再大的苦与恶趣中的苦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

    早上早起来一会儿或者晚上晚睡一会儿,减少闲聊的时间、娱乐的时间,或者打坐的过程中腿可能会疼、麻木,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或者顶礼的时候有些累......但是这些苦,对比恶趣的苦还算是苦吗?或者遭受到他人的损害而需要修安忍的时候,对于目前的大家来说,这算是比较大的挑战了,可即便是这种苦,也不能不说仍然是微不足道的。

    因此,每当想到或者感受到修行中的某种痛苦的时候,如何才能激励自己坚持下去?只要想到恶趣中的任何一种苦都远超修行之苦,就足以改变我们此刻的认知和感受。如果眼前的这一点点小苦我们都不能忍受的话,恶趣中那么漫长、那么剧烈的苦又要如何忍受呢?问题的关键是,到了那里,不是要不要忍受,而是无处可逃,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忍受。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的机会、有可能把握的只有当今,只有现在获得的人身这个机会,这也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这个时候好好地把握,就会免于恶趣中的种种苦,就好比患了某种疾病,有一个最佳的治疗时间,如果在这个时间里采取措施,就可以免于疾病继续恶化乃至导致死亡。

    当然,在采取措施的时候,病人需要承受相应的一些痛苦,比如吃药、打针、做手术等等。想想看,应该不会有任何一位病人不愿意去承受这些,会因为害怕痛苦而拒绝治疗,然后眼看着更大的痛苦、死亡的到来,没有这样的病人。修行不也是一样吗?承受眼前的小苦是为了免于今后的、来世的大苦。既然对于治疗疾病的痛苦大家会毫不犹豫地去承受,而修行的痛苦,是为了免除生生世世的痛苦,是为了成就究竟的安乐,对此却不要承受、不敢承受,这道理说得通吗?   

    如此思维,邪念其实很容易破除。关键在于修行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激励自己承受各种艰苦、克服各种困难。如果困难是来自于自己的,比如懒惰、放逸、散乱、享乐等等,我们就需要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去克服、去战胜,不给自己找任何理由。实际上,如果想找理由,我们永远都可以找到,比如身体不舒服、最近太累了、家人不支持、朋友总是来打扰自己,或者身边有各种的障碍违缘,这些理由时时处处都能够找到。但这些理由除了安慰自己、欺骗自己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吗?

    除非真的是因为修行精进而导致太过疲劳,这时候适度的休息是可以的。除此之外,不要再给自己懒惰、散乱的机会。作为在家人,即便自己不找理由,许多不利于修行的情况都会自动找上门来,所以我们应当去拒绝、去出离。 

    所以,作为修行人,既要排除外在的干扰,同时还要有勇气承担一些艰苦——那些为改变习性而必须承担的身体上的或者心理上的艰苦。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不能退怯,更不能放弃。大家要坚信,我们在佛陀的智慧慈悲、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只要自己不退怯、不放弃,一定会度过一个个所谓的难关,这也是必然的。

    接下来还有最后一段颂词,开示大家要善于运用佛法的智慧方便,如此不仅可以破除邪念,更重要的是可以帮助自己化解修行中的痛苦。我们先看颂词:


凡常此疗法,良医皆不用,

巧施缓药方,疗治众疴疾。


    意思是说,对于世间常用的一些治疗方法,佛法并不采用,佛法所用的是温和善巧的方法,能去除众多的烦恼等顽症。 

    世间常用的治疗方法是怎样的?直接用令患者痛苦的方式去对治疾病,吃药还好一点,打针会痛苦些,最令人害怕的是手术。如果遇到高明一点的医生还好,会稍微减轻病人的恐惧,但是如果遇到医德不是很好的医生,或者医术不是很好的医生,患者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将面临很大的痛苦和煎熬。

    佛法则不同,除了刚刚在上面讲到的,在克服自己的习性时需要付出一些艰辛之外,佛法作为对治众生烦恼的妙药良方,不仅温和而且善巧。因为在智慧的摄持下,所以不但不会带来痛苦,相反,它去除和化解的正是种种的痛苦、种种的烦恼。

    首先,温和与善巧。前面刚刚讲到,佛法的修行是有次第的,并且对应不同的根基有不同的方法。佛陀为什么宣说了八万四千法门?就是为了应对不同的烦恼、不同的根基。所以,佛法的修行不会有强迫或者超离现实,不会像世间的手术那样,不管病人多么恐惧和痛苦,但为了治病都必须躺到手术台上。佛法对治烦恼的方法,不仅温和,还具善巧。

    比如修布施,不会有谁来强迫你要去布施,或者必须布施多少,都是依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定,更重要的是依自己的心来定。甚至有一种修布施的善巧,不需要把东西真的布施出去,因为刚开始的时候,有的人的确难以做到断除贪婪,只要是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也舍不出去,没办法舍出去。有一种善巧的方法,只需要把布施的东西从右手放到左手,这样做的时候,通过自己的观想将东西布施出去,这种冥想是从意识上先善巧地练习。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后,再把一些微小的、能舍得的东西布施出去,然后再渐渐地布施更多的东西,直到有一天内心对任何东西都不再贪执、不再吝啬。这种布施的修法说明什么?说明佛法的修行是循序渐进的,而修行的本质则是为了去除内心的烦恼,令修行者获得自由和快乐。  

    可见,大家只要如理如法地修持,佛法带来的绝非是痛苦,而是在一点点地化解痛苦、去除痛苦。无论是自身的贪嗔痴执着所带来的痛苦,还是修行中必然遭遇的痛苦,对于这一切的烦恼和习性,佛法的妙药良方都能够医治。再比如,我们刚刚开始修行的时候,甚至修行一段时间后,许多人会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轮回的痛苦,感受到轮回的无可寄望,每每绝望无助的时候,只有佛法可以带来希望。当然,这种希望不是寄希望于修补轮回,而是彻底从轮回中出离、获得究竟的自由自在的解脱。

    接下来继续修行,当佛法越来越融入于自己的心,无论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烦恼将越来越少,自在与快乐将越来越多。实际上,外在的环境并不一定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而是内心的快乐已经不再那么容易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

    在座的许多人都去过很多地方,包括藏地,那是有信仰的地方,有着特别纯粹的信仰,那里的修行人,相对来说生活非常简单,甚至在大家看起来是很艰苦的,可他们的内心却是非常自在的、快乐的。反观大多数的世间人,虽然衣食无忧、条件非常优越、非常丰富,但内心却痛苦不堪,特别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可见,所谓的苦,无论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都不是绝对的。

    总之,为了出离解脱,大家需要循序渐进地按次第修行,一点点地去除自己内心的烦恼。与此同时,如果在智慧的观待下,所有的烦恼与痛苦其实都是无常的、空性的。从本质上讲,它们并不是实质性的存在。正因为如此,所有的法门都可以归摄为一种,那就是看破、放下。如果瞬间看破,瞬间就能放下。    

    事实上的确如此。贪欲也好,嗔怒也好,它们没有手,也没有脚,我们为什么要成为它们的奴隶?我们为什么生生世世为它们而遭受痛苦,允许它们肆意地伤害自己、伤害他人?每每烦恼到来的时候,大家要有觉知地这样问自己,想到它们的本质,这样就应该不再被它们所控制。如果这样来调伏,当下就可以恢复自由。      

    可见,佛法的智慧,既温和又善巧,可以善巧到当下就能够化解烦恼。所以,毋庸置疑,对治任何一种烦恼,再没有比佛法的智慧更珍贵、更有效的良药了。大家一定要好好地了解、领悟、然后善用,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   

    好,今天的课讲到这里。感谢大家!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