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入菩萨行论 - 第九十一课

《入菩萨行论》第九十一课


 寂天菩萨  著   

炯仁波切 宣讲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听闻佛法、宣讲佛法。

 上节课我们讲到了断除同恶懒惰的方法,这段内容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生起精进之意乐,一部分是以加行修持。其中,生起精进之意乐,包括思维今生无常和思维后世痛苦,关于思维今生无常这部分内容,我们已经基本宣讲完了。今天这节课继续宣讲思维后世痛苦以及以加行修持这两部分内容。

 首先来看思维后世痛苦的颂词,一共有三段颂词,我们先看第一段颂词:


此生所怀惧,犹如待宰鱼,

何况昔罪引,难忍地狱苦。


  意思是说,仅仅是临死之前的恐惧以及痛苦煎熬,就如同待宰的鱼一样,更何况因昔日罪业而被引入地狱,在那里所遭受的痛苦,只能是更加难以承受。

  上节课我们讲到了,人在临死之前通常要遭受的痛苦以及恐惧,除了身体本身的痛苦之外,还有四大分解的痛苦,以及各种恐怖景象的出现所带来的惊恐慌乱。也就是说,人在临死之前要遭受的痛苦是有多种的,并非是眼睛一闭就能离开这个世界,没那么简单。在遭受这些痛苦的时候,作为一个将死之人,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只能在绝望中、在极度恐惧中孤独地忍受这一切的痛苦和经历。

  这段颂词引用了一个比喻:就像待宰的鱼一样。试想一下,待宰的鱼还能做些什么?无论是被渔夫扔到了船上,还是被人们放到了案板上,除了拼命挣扎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可是无论怎样挣扎,它都已经失去了生还的可能性,不仅仅呼吸越来越困难,接下来还要遭受被人们刮鳞开肚,活生生地将内脏掏出来的痛苦……可是它依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忍受着无法言说的痛苦。鱼儿的这种情形,与每一个将死之人是一样的。无论生前多么富有、多么有地位,可以号令多少人,但是到了死亡的时候,只能任由死神摆布。

  不过,这段颂词想说的是,相对于堕入地狱的痛苦,这些痛苦都还是微不足道的。一旦堕入地狱,在那里所要遭遇的痛苦更加无法承受。在前面的课程中,我们多次向大家宣说过地狱的痛苦,无论是热地狱,还是寒地狱、孤独地狱以及近边地狱,每一处都是苦不堪言,每一处的众生都将遭受很漫长的痛苦。

  大家要坚信,来世是存在的,地狱也是存在的,如果造了恶业,必定会堕入到地狱。一直以来,我们都不是在说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我们在说的是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去的地方,以及将要遭遇的情况;我们也不是说很遥远的事情,而是很快就会发生的事情。即使这样反复地宣说,有的人仍然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似的;或者听的时候很害怕,但是下课以后就跟没听过一样,继续忙碌、散乱或者懒惰,这只能说是他的业障太重、福德太浅薄的表现。

  听到之后该怎么办?如果还能有心地问该怎么办,也常常为自己的不精进而着急,为散乱而着急,那就还有希望,就不要放弃。至少坚持听闻下去,至少坚持尽力行持善法,以此来积累福报;对于已经造下的恶业,当然是多忏悔;同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要多多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加持自己能够早日精进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颂词非常形象地描述了地狱之苦,希望大家好好地体会。我们先看颂词:


如婴触沸水,灼伤极刺痛,

已造狱业者,云何复逍遥?


  意思是说,如同婴儿娇嫩的皮肤被沸水所烫一样,地狱灼伤的痛苦也极为剧烈。已经造下地狱之业的人,何以还在逍遥放任呢?这样的状态是不合理的。

  这里用婴儿的皮肤被沸水所烫,比喻堕入热地狱所要遭受的痛苦。要知道,热地狱的水并非普通的水,佛教里描述的是燃烧着的铁汁铜水,这里的众生就像是被投进了炼钢的熔炉中一样,那种被灼烧乃至被焚毁的痛苦绝非人间的任何一种痛苦所能比拟,超过不止百倍千倍。

  其中,被称为烧热地狱的地方,那里的众生遭受的即是这种痛苦。他们在巨大的铁器中被沸腾的铁水熬煮着,时而被卷到下面,时而被翻到上面。一旦被翻到上面,阎罗狱卒就会用铁钩钩住,然后用铁锤使劲地击打头部,如此遭受双重的痛苦。造了什么样的恶业会堕入到这里呢?《六趣轮回经》中说,生前以火焚烧山林、房屋、草原等等,乃至烧害众生,就会转生于这个地狱。

  除了烧热地狱外,热地狱还有其他七种地狱。比如复活地狱,之所以称为复活地狱,是因为那里的众生在炽热的烧铁地上不断地被打死,然后再不断地复活,以此循环往复地来感受痛苦,所以叫作复活地狱。转生到复活地狱的多是因为造了违犯戒律、杀害众生等罪业。除此之外,依据《别解脱经》的观点,较轻的恶作罪,如果没有好好忏悔,最后也会堕入到复活地狱。

  还有黑绳地狱。堕入到黑绳地狱的众生,身上被狱卒用黑线划分为四份、八份、十六份或者三十二份,然后用火红的铁锯按照黑线来锯割。锯割之后再粘连,粘连之后再锯割,如此循环往复地去承受这些痛苦。《六趣轮回经》中说,对父母、亲友、眷属等加以损害,并且通过妄语欺骗他们,命终之后就会转生到此地狱,遭受这些痛苦。

  接下来,众合地狱。众合地狱的痛苦有两种,一种是被关在铁臼里,狱卒们挥舞着铁锤,使劲地锤打。铁锤落下时,众生被砸成肉泥;铁锤抬起时,众生的身体再度复原,同样是循环往复地感受这种痛苦。第二种是生前所害的动物变成相对的山峰,山峰合起来时,众生被夹得粉身碎骨;山峰分开时,他们的身体马上恢复如初,然后再度被夹、又再度恢复,就这样辗转不休地在此遭受痛苦。《六趣轮回经》中说,如果杀害过动物,死后就会转生到此地狱。   

  还有号叫地狱。这一地狱的众生,深陷于完全封闭的炽热室中,里面火焰四起,火烧火烤,无论如何逃串也无法出去,所以不禁大声地惨叫,因此名为号叫地狱。堕落到号叫地狱的因通常为身语意三门不如法,尤其是经常说一些离间语,当面或者暗地里破坏他人之间的关系。

  另外还有大号叫地狱。这里的众生,被驱赶到设置了双重铁门的炽热室中,不仅被火灼烧,还被铁锤不断地锤打。既逃不出内门,也逃不出外门,只有声嘶力竭地大声惨叫,这叫作大号叫地狱。堕入到大号叫地狱的罪业为盗取佛、法、僧三宝的财物。

  再就是极热地狱。极热地狱的众生更加苦不堪言。它们被关在火势凶猛的铁屋内,狱卒们用烧红的三尖铁矛,从双足和肛门刺入,然后从双肩和头顶穿出,同时用燃烧的铁片缠裹着身体,这样来遭受痛苦,这种痛苦也是无法言说的。造下什么样的恶业将堕入到这里呢?《六趣轮回经》中说,对他人作无因诽谤,就如因为对某人不满,从而无有任何根据地肆意诽谤,这种恶业的果报就是堕入到极热地狱。

  最后,无间地狱。这里的众生被放到燃烧的铁块中央,不断有强大的风力助燃,众生的身体与烈火燃为一体,已经显露不出来,只能听到极为惨烈的号叫声。堕入无间地狱的因,大家应该已经知道了:造过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等五无间罪;或者入密乘后对上师产生邪见、不恭敬、进行毁谤,一直没有忏悔等等,造下这些严重的罪业,命终将堕入无间地狱。    

  大家知道在地狱要遭受多长时间的痛苦吗?时间最短的是复活地狱,复活地狱的自寿为五百年,如果我们以人寿来计算,就是一万六千二百亿年;黑绳地狱的自寿长达千年,如果我们以人寿来计算,则是十二万多亿年;众合地狱的自寿为两千年,如果以人寿来计算,则是一百零三万多亿年;接下来,号叫地狱自寿为四千年,大号叫地狱自寿为八千年,烧热地狱自寿为一万六千年,显然,如果以我们人寿计算,都是超万亿年。而极热地狱的自寿,长达半个中劫,已经无法用人寿的年数来衡量;最后,无间地狱,长达一个中劫,更是长得无法计算。

  以上为八热地狱的巨大痛苦、堕入的因以及漫长的时间。如果大家仔细听闻了,就会明白地狱的苦无可回避,并非跟自己没有关系。其中提到的诸多堕入地狱的因,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已经造过的恶业。

   如果不服气,那么可以问问自己:有没有杀害过动物?有没有说过妄语欺骗、损害过父母亲人?没有说过离间语,破坏过他人的关系吗?我们可以如此询问自己,还有,没有因为不满而诽谤过他人吗?没有对上师三宝生过邪见,乃至诽谤过吗?

  可以说,对于上面所列举的罪业,许多人几乎全都造过了,或者说得再直接一点,地狱之门已经在不远处打开了。但是许多人,包括大家自己在内,现在都在做些什么?刚刚在前面已经说过了,来世是存在的,地狱也是存在的,对此大家可能并不质疑,但就是始终不把堕入地狱这件事与自己联系起来,并不认为自己会有如此悲惨的结果。不得不说,这只是自己的想当然罢了。

  所以,希望大家听了以上的宣说,能够从这个想当然的梦中醒过来。事实上,这个梦不会做太久就会醒过来。但是到了最后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而现在,早一天能够醒过来、早一天能够精进修行,就能让自己免受一些痛苦。如果大家真正醒过来,能够正视这个严峻的危机,就可以体会到这段颂词接下来所说的“已经造下堕入地狱之业的人,何以还在逍遥放任呢?”,远不是一句轻飘飘的问话,远不是一句平平常常的呵斥。

  对于正一步一步地迈向地狱之门、却浑然不觉的人来说,如果听到了、并且听懂了这段呵斥,毫无疑问,这是万般幸运的事情。从此一定不会再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因为已经明确知道了,如果不马上精进修行,短暂的时光过后便是万劫不复的地狱之苦。

  米拉日巴尊者为什么能够常年坚持苦行,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辛苦?当弟子问他是不是哪位菩萨转世而来,他说他只是深信因果的一个平常人,如果不做如此的修行,等待他的只有地狱果报。

  所以,如果一旦又忘记了精进,就要问问自己:学了这么长时间的佛法,来世、因果、无常、轮回,这些名词以及相关的道理,张口就可以讲出来,可是它们有多少触动过自己的心,自己真正面对了多少?一定要询问、正视自己。

  这也是《入行论》反复宣说这些基础法的原因。有的人可能会说,这些道理本来就不难,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地讲?都已经听不进去了。正因为无论听了多少遍,但如果还是不入心、不面对,修行就不可能真正地精进起来。所以,如果谁没有入心,谁还没有精进起来,恰恰是要好好地听,要继续听。如果不精进,将要面临的困境怎么可能逃过?用什么方法逃过呢?下面一段颂词宣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先看颂词:


不勤而冀得,娇弱频造罪,

临死犹天人,呜呼定受苦。


  意思是说,不精进勤修,却希望获得安乐成就;娇弱得不能忍受一点点的苦行,造罪却频繁不止;明知道死亡将至,却还是像天人一样放逸懒散,如此的结果一定是饱受痛苦。

  不肯精进修行,却希望获得安乐成就,这是不可能的。这无异于从来不播种,却希望收获很多一样,这种情况在世间与出世间都是不可能出现的。更何况,我们已经造下了那么多的恶业,如果不精进修行,安乐成就是遥遥无期的,等待我们的只有痛苦折磨,无尽的痛苦。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有的人太过娇弱,正如颂词所说,不能忍受一点点的苦行,然而造起恶业来却频繁不止。如果做大礼拜,坚持做10分钟都会觉得很累,今天做了,明天就不坚持了;听一次课,时间不超过50分钟左右,可是有的人听到一半就开始着急了,就开始看表了,怎么还没讲完?而如果是看电视、跟人聊天、聚会吃饭,几个小时过去了都不觉得时间有多长,甚至还觉得意犹未尽……

  事实上,大家目前所面对的所谓的苦,还谈不上是什么苦,与真正的修行者所经历的苦、承受的苦相比,这些苦都是微不足道的。大家之所以觉得这点苦不堪忍受,主要是因为太过娇弱,懒惰的习性太过严重。

  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修行的时候,曾经用一只脚站了七天七夜,正因为如此勇猛精进,所以他在弥勒菩萨之前先成佛。这就是精进可以超百劫的典范。

  还有著名的修行者金厄瓦格西,他终生没有睡过觉,从早到晚,全部时间都用来修行。就连他的上师仲敦巴尊者也不忍心,劝他休息一下,以免四大不调。可是金厄瓦格西说:“身体健康固然重要,但是我一想到暇满难得,就觉得没有时间休息。”正是这种孜孜不倦的精神,金厄瓦格西念完了九亿遍不动佛心咒。

  当然,像金厄瓦格西这样终生不眠,一般的修行人无法做到。虽然我们做不到这种程度,但也应尽量减少睡眠时间、闲散时间。作为修行人,如果还像世间人一样,把吃好、睡好放在第一位,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地修行成就呢?如果凭一点点微薄的修行就能够获得安乐、获得成就,那么多的成就者何必还要非常精进地修行,何不选择一个轻而易举的修行方式呢?  

  对于大家来说,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适当的放松也是必要的,但是要把握好一个度。如果非常精进地修行,适当的休息和放松是必要的;可如果大部分时间并没有用于修行,而是在懒散中度过,那还用得着休息、放松吗?大家可以审视一下,一天24小时,实际上用于修行的时间有多少?有没有计算过?是不是少得很可怜?

  如果这样还需要休息、还需要放松,那什么时候才能精进修行呢?实际上,这只不过是纵容拖延懒惰的习惯。毫无疑问,作为世间人,如果不主动地对治自己的不良习惯,是不可能真正精进起来的。当然还包括如果不主动减少忙碌于世间八法的时间、四处散乱的时间,那些事务永远也不可能自动地停止下来。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所谓的精进修行,在前期主要为改变不良的习性。如果这些不良的习性不改变,即便听懂了道理,也下决心要好好修行,可是一旦落实到实际行动上,还是会一拖再拖。改变习性需要主动、坚持,并且有足够的力度和强度。

  所谓主动,是修行不能依靠他人的监督。诵经持咒,大家可以通过每天报数互相督促,可是修心、静心是没有办法互相督促的。事实上,即便报数,如果没有主动修行的意识,也会报着报着就消失了。

   所以,修行还需要坚持。《禅林宝训》中说:“圣贤之学,固非一日之具。”无论是学问、境界,还是改变习性都并非一日之功,需要常年如一日的积累。有的人说,我学佛都四、五年了,可是没觉得有什么变化,生活没什么改变,自己也没什么改变,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有所成就啊?或许真的没有变化,或许有一点变化,只是你自己不满意。无论怎样,凡事都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即便是利根者,必须要走的路一步也不能少,差一点点也不会圆满。

  更何况,刚刚也让大家做了一个自我审视,每天真正用于修行的时间有多少?虽然学佛的时间听起来不短了,有四、五年的时间了,但这四、五年中,真正用于学佛修行的时间加在一起有多少?然后平均到每一天又有多少?假如每天都只是蜻蜓点水地修一会儿,这对于我们改变习性能有多大的力度?想必大家自己深有体会。

  所以,不仅要主动修行、坚持修行,修行的力度或者强度也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否则,懒惰、散乱的时间永远超过修行的时间,然后始终都没有变化,那不就很正常吗?

  释迦牟尼佛在过去世为螺髻仙人的时候,日夜精进,不懈地禅坐,以至于“雀巢于顶,草穿过膝”。意思是说,鸟雀在头顶的发髻中筑巢,草长得高过膝盖,可即便这样,螺髻仙人仍然寂静不动,不曾离座。显然,这才是真正的精进、大精进。大家都知道佛陀有无上的定力,这无上的定力是从哪里来的?是从精进修来的。

  总之,懒惰、娇弱、放逸为修行的最大违缘,如果不尽最大努力去克服,不仅不可能获得安乐、成就,等待着的就只有痛苦和堕落地狱的果报。

  以上为对治同恶懒惰的第一个内容:关于思维无常以及后世的痛苦,从而生起精进之心。下面继续讲第二个内容,以加行修持,只有一段颂词。我们先看颂词:


依此人身筏,能渡大苦海,

此筏难复得,愚者勿贪眠。


  意思是说,依靠人身这条舟船,能够度脱生死轮回的苦海;如果这条舟船不幸失去,来生再难复得,所以愚痴的人,不要再贪睡了! 

  首先,人身难得;其次,一旦失去,再难复得。关于这两方面的教言,我们已经宣说过很多次了。从第一品讲暇满人身开始,到第二品、第三品,一直到现在的第七品,多处讲到了人身难得以及暇满人身的重要性、它的价值,同时一再地告诫大家,一旦失去,再难复得。这一开示讲过很多次。

  简单地回顾一下,能够获得人身,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个无比珍贵的人身,是往昔通过发愿、持戒、行持善法等等,积聚了巨大的福德资粮才获得的。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同时又具足了八暇十圆满,那更是珍贵中的珍贵,它是度脱自己出离轮回之苦海的舟船。

  所以,原本应该没有任何犹豫,应该迅速地利用这条舟船,分秒不停地驶向解脱的彼岸。只要能够保证这条舟船的正常行驶,就不需要对它本身有所贪执,更不需要对它爱护到舍不得用的地步,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

  也就是说,要看到暇满人身的真正意义所在,它不是用来娇惯、纵容、任由懒惰的,诸如此类,如果这样的话,就完全背离了它要完成的使命。就像一个原本可以成就一番伟大事业的人,却由于父母的娇惯、溺爱,从小到大不让吃一点点苦、不让受一点点委屈,结果长大成人以后,他成为了一个百无一用的人。应该说,这既不是父母的希望,也不是他自己的希望。可是,一个人一旦到了一定的年纪,再想改变就难了。所以,应该做自己的身体的主人,不随从它的懒惰。显然,越是纵容,惰性就越严重。

  有的人长久以来养成了拖延的习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拖延到最后不得不做的时候再做;如果可以不做,干脆就放弃了。那么修行这件事,虽然比任何一件世间的事情都重要,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却是最容易放弃的一件事。今天太累了,可能会放弃;明天太闲了,可能也会放弃……就这样一再地向后拖延,导致这种修行的拖延症非常严重。

  还有的人长久以来就喜欢睡觉,累的时候睡;不累的时候也睡;如果睡不够,就会无精打采,想办法也要补回来......萨迦班智达曾经说过:“诸人寿短其一半,夜间入眠如死亡。”对于世间人来说,睡眠是再正当不过的事,但是大家要知道,睡眠就用掉了人生将近一半的时间。更何况,夜间入睡如死亡,它的意思是,睡眠其实是一种遮蔽真心、无明暗覆的状态。也就是说,这种状态其实是修行的违缘,它和我们要证悟的清明状态根本是两种不同的状态。由此可见,一个人睡眠过多,其实对修行有着诸多的不利和障碍。

  那么,作为在家人,本来大家用作修行的时间就不多,如果还一再地拖延、一再地把时间用在贪图舒适、睡懒觉上面,可想而知,修行不可能有很大的长进。当这样的人生过完,再得人身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

  原来为大家宣说人身难得,大家可能还觉得抽象或者半信半疑,比如再得人身如同盲龟值木轭一样难,这样的比喻大家是听得懂的,但是有的人怎么也想象不到,觉得怎么会难到这种程度?通过今天在前面又一次宣说堕入地狱的因,以及在地狱中将要度过的漫长时间和遭受的极大痛苦,大家是不是可以确知这种难度真实不虚。

  所以,毫不夸张地说,可以利用的机会只有今生。今生利用好了,至少能保住人身;如果修行得更好的话,还可以往生净土;再进一步,获得更大的修行成就也有可能。但如果不好好修行,毋庸置疑,下一世的人身就很难保得住,更不要说解脱成佛了。

  宋朝的时候,有一位高峰妙禅师,他很喜欢打坐,可是一坐下来就打瞌睡。为了对治这个毛病,他将自己打坐的地方移到了一个悬崖上。悬崖高达数丈,如果打瞌睡,他马上就会掉下去,一定会粉身碎骨。

  前面的几天还好,不敢懒惰,不敢倦怠。可是到了第八天,他还是睡着了,身体向前一倾,栽了下去······禅师心想,这回完了,一定死定了。可是他没想到,落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力量托了起来,并且把他送回到山上。禅师很奇怪,不由得问道:“谁救了我?”只听到空中传来声音:“我是韦陀菩萨,前来护法。”        

  听到韦陀菩萨的声音,禅师顿时生起了傲慢心。他问道:“这世界上像我这样勇猛精进的修行人有几个?”韦陀菩萨回答说:“像你这样的修行人,多如牛毛。你却生起了傲慢心,从此之后,八万大劫我都不会再护你的法。”说完之后,他转身离去。

  禅师听了以后,非常惭愧,不由得痛哭流涕。哭过之后,他想:韦陀菩萨护不护我的法,我也要继续参禅、继续打坐。于是他打起精神,继续用功。

  坐久了,忍不住又睡着了,他再一度又掉下去······.这时,他心想:这回没有希望了,我肯定会死了。就在快落到地面的时候,又有一股力量将他托了起来,送到山上。他很惊讶地问:“是哪位护法?”“是韦陀菩萨。”

  禅师更惊讶了,他继续问道:“您不是说在八万大劫中都不再护我的法吗?为什么又来救我?”韦陀菩萨说:“因为你生起了惭愧心,已经超过了八万大劫的时间。再加上精进修行,所以我来护你的法。”

   可见,一念惭愧可以超过八万大劫,这种功德是不可思议的。与此同时,如果真正地精进修行,还是会有护法保佑的。

   对于大家来说,能够值遇佛法、值遇善知识上师、具足暇满人身,对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一分钟都不再耽搁,想尽办法要克服自己的懒惰,从此勤勤恳恳地利用好每一天,不再让时间这样地一天天空过。如果能够这样做,即便起初可能是一个下等的修行者,但经过不断的努力,一定会成为一个中等修行者。同样的,上等修行者也是通过精进修行修成的。没有任何一种转变、一种进步是一蹴而就的。只要坚持下去,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上等修行者。  

   总之,大家要常常思维、常常观修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以及因果不虚、轮回过患这些基础法。只有基础法真正入心了,才能将修行放在人生的第一位,哪怕各种不良习惯、惰性还会再次生起,但是我们会尽全力来对治,并最终战胜它们。    

    好,今天的课讲到这里。感谢大家!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180006020号-3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